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十六章 攻略民国军阀(十三)
    车子歪歪扭扭,撞了几个难民后,横冲直撞的往前开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莳七浑身紧绷,死死的踩着油门,直到路上已经看不见人了,莳七才定下心。

    “我们现在回去找高扬和陈星海。”

    小蔚听到她这句话,忽然就哭了出来,“他们已经死了。”

    莳七也不理她,只是调转车头打算往回开。

    “小姐,他们死了!我亲眼看见的!”小蔚哭得更大声了,车子刚开出去不久,她回头看,看见那些难民见车子开走了,就拿着石头疯狂砸着他们俩的头,高扬和陈星海不一会儿就倒在血泊中了。

    小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姐,别回去了,他们拼死才帮我们逃出来,现在回去太危险了。”

    莳七用力的咬着下唇,狠狠的踩了刹车。

    她怎么会不知道高扬和陈星海死了,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赵信厚在经历了刚才一系列的事情后,终于哭了出来,小蔚连忙去哄他。

    莳七从后视镜看他,平静的说:“信厚,不准哭。”

    赵信厚还是哭个不停,小蔚小声对莳七说:“估计吓坏了。”

    “赵信厚,不准哭!”这乱世,没有人有哭的权利,哭了,就是弱者,弱肉强食。

    莳七厉声的呵斥让赵信厚安静了下来,却还是不住的抽泣。

    她转身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脸,柔声道:“信厚,爹爹教没教过你,赵家男子汉,什么时候都不能哭。”

    信厚抽泣的点了点头,莳七扯了个微笑,“所以啊,不能让爹失望。”

    “我不让爹失望,我不哭,姐姐不要生气。”赵信厚哭得小脸通红,不停地抽噎,却还是奶声奶气的答应。

    莳七轻轻拍着他的背:“姐姐不会生信厚的气。”

    车子开到半途没油了,现在全国油荒严重,政府下令汽油先供军队用,以至于市面上不认识人根本买不到。

    莳七当下决定弃车改坐火车,她们现在没了车,目标小一些,可因为全是女人和小孩,被人盯上的可能也更大了。

    目前为止,她手里有两把枪和一把刀,应该能够防身。

    路上也有一些想抢她们行李的人,都被莳七解决了,过程还算惊险。

    到南京时,已经是八月十三日了。

    这日,日军以租界和停泊在黄浦江中的日舰为基地,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

    莳七找了个旅馆住下,白天的报纸全是日军进攻上海的新闻,她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宋以良。

    晚上,她回到旅馆,小蔚一脸期待的看着她,莳七摇了摇头,小蔚顿时叹了口气,“也是,南京这么大,找一个人哪有这么容易。”

    “姐姐是在找姐夫吗?”信厚睁大双眼,奶声奶气的问。

    莳七微微一笑:“是啊。”

    “少将是来南京请示工作的,会不会已经回去了?”小蔚小心翼翼的猜测。

    她这句话让莳七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宋以良回了林城?可是林城已经沦陷了,那他不会……

    莳七下意识的看了手上的戒指,却见戒指上的玉石已经变成了橙色,她的心定了下来,宋以良不但没死,对她的感情还更深了。

    “我明天再出去看看。”

    十四日一早,莳七就出去了,找了一上午也没什么消息。

    午时,她正要回旅馆,防空警报骤然而起,她抬头往天上看,只见天上盘旋着十几架日军轰炸机,周围的人作鸟兽状四处逃散。

    她也被人流冲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轰鸣爆炸声响彻整个南京城,一时间仿佛地动山摇,所有人皆尖叫着逃跑。

    忽然,她被人撞了一下,重心一个不稳,就在快摔倒在地的时候,一只手拉住她。

    “鹤清?”

    那人拉着她往前跑,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躲了起来。

    莳七这才看清楚拉着她的人是谁。

    “程彦笙你怎么在这儿?”

    程彦笙欣喜的看着她:“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儿?”

    “林城沦陷了。”莳七掸了掸身上的灰,淡淡道,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可面上的云淡风轻永远都是装出来的。

    程彦笙脸上的笑也瞬间荡然无存,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点了一根:“江州也是,我家的粮行全被占了。”

    外头爆炸轰鸣声不断,她和程彦笙躲在这一隅,日军的空袭好像对准的不是南京城的大街小巷,倒像是雨花台军区的方向。

    “狗.日的日本人!”程彦笙狠狠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

    这是她认识程彦笙以来,第一次见他骂脏话,印象中的程彦笙总是头发梳得光亮,戴着金丝边眼镜,身穿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文质彬彬的样子。

    现在,她和他都极其狼狈,她不再是司令的千金,他也不是家财万贯的小开。

    乱世从来都不把人当人,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南京也不安全了。”

    莳七抬头看看天,浓浓的爆炸烟雾遮住了原本的天空。

    也不知过了多久,头顶上日军的轰炸机终于飞走了。

    “我该回去了。”信厚一定被吓坏了,小蔚一个人怕是哄不过来。

    程彦笙一把拉住她:“你住哪儿?”

    莳七回眸看了看他,“以后再见吧。”

    “你和谁一起的?”程彦笙不依不饶的问。

    莳七也不理他,只是往回走。

    “我来找以良的。”

    程彦笙就像个牛皮糖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怎么也甩不掉,莳七终于松了口。

    程彦笙听了,一副看到鬼的表情。

    莳七直觉他知道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宋以良七月二十六号就回林城去了。”

    “你怎么知道?”

    “他走的时候,我正好看见他,他说要回去找你和赵司令。”接下来的话他没敢说,宋以良定然和她错过了,可现在林城又沦陷,只怕凶多吉少了。

    莳七眸色一暗,他果然回林城了,他是二十六号离开南京的,路上还有几天的时间,而她正是二十九日离开林城的,只怕她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回到了林城。

    “鹤清,这兵荒马乱的,你一个女人也不安全,我跟你一起吧。”

    莳七没有说话,程彦笙毕竟是个男人,有他在,有些事会让人放心很多。可是程彦笙和江怜南算计过她,她不知道该不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