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十七章 攻略民国军阀(十四)
    莳七想了一晚上,终于听了小蔚的建议,让程彦笙跟着她们。

    程彦笙高兴得不行,当即就搬到了她们住的旅馆,住在她们隔壁房间。

    他自然是有私心的,宋以良现在凶多吉少,他守在赵鹤清身边,总归是有希望的。

    “接下来怎么办?”小蔚有些无措的问,她们本来就是来找少将的,现在少将又回了林城,生死未卜。

    沦陷区现在不能回去,重庆路途遥远,加上流民四散,程彦笙虽是个男的,却是个十足的知识分子,顶不上什么用,若是去重庆,实在是下策。

    “留下来。”

    “对,留在南京。”

    程彦笙很高兴和莳七想到一块儿去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心有灵犀一点通。

    南京至少最近几个月是安全的,尽管轰炸不断,可毕竟是政府所在,而且莳七知道,十二月之前离开南京就行。

    而且莳七在想,宋以良回到林城,必定会听说她已经来了南京,她若是再离开南京,估计又要错过了。

    正当他们做出留在南京的决定时,第二天南京就迎来了日军的大规模空袭。

    耳边尽是炸弹的轰鸣声,莳七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的,几乎听不见人说话。

    沦陷区不安全,南京也不安全,小蔚鼻子一酸,终于撑不住嚎啕大哭。

    程彦笙和莳七都没有安慰她,也许让她哭出来是好事,总好过憋在心里,最重要的是他们早就不想说话了,巨大的震动震得头顶上的灰簌簌的往下掉,一张嘴就吃进去一肚子灰。

    莳七捏了捏怀中信厚的小手,信厚抬起小脸,睁着一双乌亮的眼睛看着她,继而也用肉呼呼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她。

    旅馆的老板人很好,防空警报刚开始响起,他就一个个房间敲门,让他们躲在旅馆的地下室里。

    沉默,地下室挤了十几个人,却尽是漫长的沉默。

    没有人开口,巨大的轰鸣声已经让他们麻木了。

    是小蔚的哭声打破了死一样的寂静,紧接着便是其他旅客低低的啜泣声。

    “别哭了,嚎丧啊!”一个身穿旗袍,头发烫成卷,打扮得十分艳丽的女子不耐烦的骂了一句。

    旅店老板扯了个笑:“您多担待,这世道谁也不容易,小姑娘心里害怕着呢。”

    女子见老板客客气气,到底是没再说什么,只翻了个白眼就自顾自倚在墙角假寐。

    “老板不是南京人吧?”程彦笙打破了原有的尴尬。

    “北平的,十年前就过来了。”老板说完这句话,像是想到了什么,重重的叹了口气。

    程彦笙顿时缄默,他明白旅馆老板那声重重的叹息意味着什么。

    莳七看了看众人,启唇轻声道:“诸位若是信得过我,趁着日本人停止空袭,赶紧离开南京吧。”

    能帮一个是一个吧,不做点什么,总觉得自己是个废人。

    “离开南京能去哪儿?”旗袍女子嗤笑一声。

    “往南走,去重庆。”莳七顿了顿,又道:“或者往北走,去延安。”

    她来到这个位面到现在,也听说了不少有关共军的事,那支军队虽然备受打压,却发展迅猛,从江西瑞金到甘肃会宁,这支军队确实让人惊叹。

    只可惜赵鹤清的记忆只到三九年,三九年六月,赵鹤清难产,记忆也就没了。

    “政府可是在南京的,重庆和延安就能比南京更安全?”

    旗袍女子依然面带讥诮,冷嘲热讽。

    小蔚刚刚就被她堵了一句,现在见她还不识好人心,顿时怒上心头:“你爱信不信,谁要管你!”

    女子轻笑出声,一双丹凤眼睨了小蔚一眼,却是没再开口。

    也不知过了多久,爆炸声渐渐平息。

    适应了爆炸声,一时间安静下来,莳七竟还有些不习惯。

    “应该是走了,我出去看看。”

    旅馆老板一面说,一面顺着楼梯往上走。

    “还是再等等吧。”莳七微微蹙眉,爆炸声才停不久,现在出去还是太冒险了。

    旅馆老板笑呵呵的摆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

    莳七蹙着眉,心里总觉得有几分不平静。

    “走了走了,都出……”

    忽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瞬间淹没了老板笑呵呵的声音,莳七下意识的抱着信厚趴倒在地。

    当她缓缓从满室的灰尘中抬起头时,她才意识到了什么。

    小蔚吓得不禁捂住了嘴,双眸睁得老大。

    所有人皆不敢动,这样的情况才最恐怖,不知道日军轰炸机究竟走没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程彦笙才道:“我出去看看。”

    莳七一把拉住他,程彦笙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已经很久没有爆炸声了。”

    程彦笙转身上了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下来:“空袭结束了。”

    从地下室上来,却见天已经黑透了,空袭造成了滚滚浓烟渐渐散尽,他们这才看清四周,最后一颗炮弹是扔在了他们这条街道上,巨大的震动和气流将旅馆都震的倒塌了。

    忽然,一个女人连连尖叫,所有人循声望去,原来是那个长相艳丽的旗袍女子。

    “死……死人!”

    女子惊恐的指着地上,撕扯着嗓子尖叫。

    莳七让小蔚看着信厚,自己缓步过去,只见地上直挺挺的躺着一个人,面部已经被爆炸中四处飞溅的碎石弄得血肉模糊,脖颈处插着一根尖利的木头,就是这木头要了他的命。

    “没什么可怕的,是老板。”莳七淡淡瞥了旗袍女一眼。

    若不是旅店老板,他们连空袭都未必躲得过。

    旅店老板的尸体已经全身僵硬了,看来他们在地下室至少又呆了四个小时。

    浓烟散尽之后,才露出夜空,漫天的星辰让人恍惚觉得这不过是场梦,梦一醒,就好了。

    “怎么上来了?”

    身后传来程彦笙的声音,莳七没有回头。

    两人坐在旅店的废墟看着星空,没有人说话,他们思忖再三还是决定留了下来,旅店虽然已经被炸毁,但至少还有个地下室,近来南京空袭不断,别的地方也未必比南京安全。

    “我本来可以拉住他的。”

    漫长的沉默突然被莳七打破,她面色平静,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这不是你的错。”程彦笙知道她心里一定很难受,抬手想拍拍她的后背,却又犹豫缩回了手。

    “在这里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废人,所有的事都无能为力。”

    平生最大的无力感,竟然是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给了她太多的冲击,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程彦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见莳七讽刺的笑了笑,那笑里似乎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他忽然觉得他看不清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