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章 攻略民国军阀(十七)
    出了南京城门口,莳七却看见程彦笙站在那边抽烟,也不知等了多久。

    他下巴上都是胡渣,整个人沧桑了不少。

    看见莳七,他猛地吸了口烟,然后将烟叼在嘴里,走到她面前,拎过她手中的箱子,哑着声音说:“走吧。”

    “不是去重庆,我们去上海。”

    程彦笙愣了愣,从唇边拿下香烟扔在地上,没有说话,自顾自拎着她的箱子往前走。

    他这辈子就是欠她的,重庆也好,上海也罢,能跟着她就行,他想洒脱一点的,这一个月里,他看似离开了,可还是忍不住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有些事成为习惯最为致命。

    他们离开南京不久,国民政府就宣布迁都重庆。

    十二月九日,日军兵临南京城下。

    十二月十三日开始,南京掀起了腥风血雨——大屠杀。

    南京到上海的铁路,其中有一半已经被日军占据了,除了陆路,只能走水路了。

    水路相对而言就比较慢,陆路换水路,水路又换陆路,再加上莳七一路上有意的走走停停,到达上海的时候,已经是一九三八年春了。

    到了上海,自然免不了一顿盘查,莳七将不能暴露的东西都收在了戒指里,塞了点钱才顺利通过盘查。

    莳七时间拿捏得很好,到上海时,日军已经解除了对上海占领区的封锁。

    在租界里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后,莳七和小蔚看着彼此化的丑妆,都不由笑了出来,若非如此,她们俩个女人太危险了。

    在北方的农村,抗日武装和日军一直是对峙状态、剑拔弩张的,但在北平、上海情况就不太一样。新的统治者都需要维持表面的繁荣,除非自己选择离开,日本人并不会把人赶走。

    程彦笙不让莳七出去,每天就自己一个人去找阿辛的姥姥。

    阿辛的母亲临死前告诉了阿辛他姥姥的名字,可是这偌大的上海,叫周琴的人实在太多了,年纪小的,年纪大的,偏偏都没有一个周琴的女儿是远嫁天津的。

    天色渐晚,程彦笙还是没有回来,莳七不禁有些担心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和日本人起冲突了?

    “小蔚,你去门口看看。”

    小蔚应了声就小跑着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小姐不好了,程先生被抓起来了。”

    莳七猛然一惊:“怎么回事?”

    “刚才门口来了个男人,说程先生和日本人起了冲突,要你拿着钱去赎人。”

    莳七沉思片刻,对小蔚说道:“小蔚,如果我和程彦笙明天早上还没有回来,你就带着信厚和阿辛赶紧离开上海。”

    “去哪儿?”小蔚被吓坏了,还是强装镇定的问。

    “到港口坐船去重庆,重庆有家新运旅店,你带着他俩在那里住下等我。”莳七冷静的说,“记住,不管多少钱,哪怕是下等舱,也一定要坐上英国的船。”

    她怕带着小蔚和两个孩子不好离开,索性让她们先走,英国的船比较保险,属于中立地段。

    从租界出来,就看见一辆车停在那里。

    莳七心中有几分狐疑,却被一个男人推上了车。

    车子停在了一所洋楼门口,莳七便被推下了车,洋楼门口站着几个背枪的日本卫兵,她飞快扫了眼四周,大抵将周围环境记在了心里。

    搜过身后进了屋内,却见一个日本军官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看她,嘴里说了什么,但因为是日语,她不太明白。

    莳七看了眼他的肩章,是个大佐。

    一旁的翻译见她无动于衷连忙说道:“这是佐藤大佐。”

    莳七戒备的望着佐藤,对他点了个头:“听说我哥哥犯了糊涂,大佐见谅。”

    那翻译连忙将她的话翻译给佐藤听,佐藤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听完翻译的话,他笑着对翻译说了句什么。

    “佐藤大佐说,梨春园一别,赵小姐更漂亮了。”

    梨春园?她来到这个位面只去过一次梨春园,怎么不记得见过这个佐藤,赵鹤清的记忆里,也没去过梨春园。

    “大佐恐是认错人了,鹤清并不记得见过大佐。”

    佐藤听了翻译的话,哈哈大笑。

    “佐藤大佐说,那天在梨春园听戏,并未透露身份,只在楼下看见了小姐一面,心中牵挂至今,又怕小姐对皇军有什么误会,所以才用了些手段把小姐请过来。”

    误会?还能有什么误会?这话说的简直可笑,他们借搜查为名,攻进林城,便宜爹战死,她和以良天各一方,他们弄得她家破人亡,现在却和她说是误会。

    “不知道大佐是不是对误会二字有什么误解?”莳七唇角微微上扬,声音里透着几分轻蔑与嘲讽。

    翻译一愣,小声斥了句:“胡说什么!”

    莳七也不知道那翻译怎么翻译的,佐藤听了他的话,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着对她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

    “你告诉他,我哥哥脾气莽撞,可能哪里冲撞了大佐,还请大佐不要放在心上,能不能让我见哥哥一面?”

    她不知道这个佐藤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在此时,楼梯上缓缓走下来一个身穿暗红色旗袍的女人,肩上披着一条黑色的毛呢坎肩,身姿曼妙,风情万种。

    “别来无恙了,赵小姐。”女子的声音有几分怪异,不似正常女人的柔美与娇俏,倒像是七十岁的老妪一般沙哑难听。

    莳七循声望去,待她看清女子的脸时,忍不住轻笑了两声,她早该猜到的,声音沙哑,梨春园,能对的上的唯有江怜南。

    果然是祸害遗千年,莳七当初想着放她一马,没想到她竟然死灰复燃了。

    她刚刚还在想,为什么到了上海不久,佐藤的人就找到了她,如果是江怜南的功劳,倒也不足为奇。

    “你跟踪我?”

    江怜南缓缓走到佐藤身边,轻轻环住他的胳膊,笑得风情万种:“我哪有那本事,不过是你进了上海,就已经被我注意到了。”

    “佐藤大佐一直心慕于你,赵小姐,你也算是有福了。”江怜南的声音真的很难听,但莳七现在落到她的手里,她高兴也是正常的,“怜南以德报怨,赵小姐该高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