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一章 攻略民国军阀(十八)
    未待莳七开口,江怜南便笑盈盈的对着佐藤用日语说了什么,佐藤笑着点了点头。

    “你还会说日语?”

    “我本就是日语专业的。”江怜南也不避讳,她穿越的事,赵鹤清不是早就知道了。

    “大学生了,却做起了走狗?”

    江怜南唇角还是扬着笑意,只是眸底的冷光直直逼向莳七:“赵鹤清,这儿已经不是林城了。”要想弄死她简直易如反掌,只是她不想让她死得那么容易。

    宋以良不是喜欢赵鹤清麽,倘若赵鹤清已经被佐藤睡过了,那宋以良那样爱国的男人又会怎么想?

    她就不信他们俩人还能在一起,这都是他们欠她的,宋以良该死,赵鹤清更该死!

    她从林城出来后,不少地方的戏班子都听说了这事,纷纷表示高价请她去唱戏,可是她的嗓子已经被赵鹤清毁掉了,再也不能唱戏了,她连最后一条活路都被赵鹤清这个贱人切断了!

    后来,她遇见了秦先生,是他在她危难的时候救了她,可是呢,他却转手把她送给日本人。

    她现在才算彻底明白了,任何人都不能信,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宋以良不是不要她麽?那她就毁了他的心上人。

    秦生香不是把她送给日本人麽?那她就从中挑拨,现在佐藤已经不信任秦生香了,到头来,秦生香要想在上海混下去,只得仰仗着她。

    至于佐藤,相貌堂堂,对她也不错,只可惜是个日本人。

    她已经盘算好了,未来几年,她还是要依靠佐藤的,等战争一结束,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她就立刻坐飞机去美国,当然,在这之前,她的帐还是要一笔一笔算清楚的。

    莳七刚进入上海时,就已经被江怜南盯上了,自然知道她身边还有两个小孩一个丫鬟,所以当莳七刚进洋房的时候,她就派人去抓了。

    佐藤很信任她,因为她凭借后世的信息,提供了几次情报都帮到了他,所以她虽然只是佐藤身边的女人,却可以调配部分人。

    当晚,她派去的人回来了。

    “什么,没抓到?”江怜南本是笑盈盈的眸色顿时厉光四射。

    替她办事的是个中国男人:“是,她们本就在租界里,我们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抓她们,我亲眼看着她们进了一所教堂,那个教堂是个美国女人开的,她死活拦着我们不让进。”

    “废物!”江怜南气得浑身发抖,将茶杯猛地砸在了男人的身上,一杯热茶将男人的衣裳浇了遍。

    男子不敢反抗,立刻低下头。

    “明天你一早就带人去港口,凡是民船,一艘船一艘船给我搜!”江怜南眸光凌厉,鲜红的指甲敲击在桌面上,如吐着红信的毒蛇。

    “是。”男子转身就要走。

    “许昌。”江怜南叫住了他,声音冷冽,“这次若是再办砸了,我就叫大佐毙了你。”

    许昌低着头,眼底一闪而过一丝愤恨,却还是毕恭毕敬的答道:“是。”

    佐藤对莳七很绅士,邀她去舞会,请她去吃晚饭,送她各种各样的衣裳首饰,唯独一点,限制自由。

    被变相软禁了十来天,她不仅再没见到程彦笙,连江怜南都没再见过。

    “赵小姐。”

    莳七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佐藤和他的翻译正站在她房门口。

    佐藤微笑着看她,然后说了什么。

    翻译连连点头:“佐藤大佐说今晚请你去吃饭。”

    “我要见我哥哥。”

    她大概是猜到佐藤的心思了,正逢乱世,他在妄图用安稳的生活一步一步击垮她,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离不开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

    只可惜,他的算盘还是打错了,因为她是莳七啊!

    “大佐说,明天可以让你见他一面。”

    江怜南敲响了佐藤房间的门。

    “进来。”

    推门而入,佐藤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大佐,位子已经订好了。”

    佐藤点了点头,江怜南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他,犹豫片刻,还是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

    “大佐,赵鹤清太傲气,可以用点手段的。”

    佐藤这才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着她,眸光晦暗不明,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放这里,你先回去吧。”过了良久,佐藤才开口。

    江怜南心中暗喜,赵鹤清这次栽了,等她和佐藤睡了,看宋以良还要不要她!

    “那我先回去了。”江怜南轻轻拉了拉肩上的披肩,笑得妩媚。

    她正要带上门,却骤然听见佐藤的声音,“石塚君很喜欢你,你今晚去陪陪他吧。”

    江怜南妩媚的笑意顿时凝固在唇角,眼底满是难以置信,她是个女支女麽?在佐藤眼里,她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凭什么赵鹤清顺风顺水,她却沦为了陪女?

    “怎么了?”佐藤抬头看她,眉心微蹙。

    江怜南狠狠的攥紧了手中的帕子,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唇,见佐藤看向自己,面上硬扯了个微笑:“没事,我先回去了。”

    回到房间,江怜南忍不住砸了桌上的杯子,疯魔似的大笑起来,她就是个傻子,以为佐藤会看在她贡献情报的份上对她好,可他有了赵鹤清后,转手就将自己送给了别人。

    这世界谁也不能信!谁也不能信!

    “赵鹤清,你等着!”江怜南的眸底是滔天的恨意,手指被打碎的杯子划破了,鲜血淋漓还不自知。

    到了晚上,佐藤带着莳七出去了。

    “赵小姐,这里的红酒很不错。”佐藤用蹩脚的中文微笑着说。

    莳七的态度不冷不淡:“如果大佐只是想让我留下来,大可放了我哥哥,我自然不走。”

    佐藤唇角带着微笑:“你很聪明。”

    莳七顿时了然,佐藤说她很聪明,懂得迂回,放了程彦笙就是放了拿捏她的把柄,这种赔本的事,他不会干的。

    “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佐藤见她不语,笑着说。

    莳七没有动,佐藤笑了笑:“吃了饭,明天让你见他。”

    她不能在待在这里了,不知道小蔚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坐上了去重庆的船,明天看见程彦笙,旁边一定会有人监视,该怎么逃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