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三章 攻略民国军阀(二十)
    莳七下意识掏枪转身,动作一气呵成,只见门口正站着江怜南正右手举枪对着她,左手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你趁大佐睡着了就想逃跑?”

    江怜南看来还不知道佐藤已死的事,莳七举着枪缓缓站起身,将程彦笙护在身后。

    “你不敢开枪。”江怜南唇角噙着讥讽的笑。

    开了枪会把卫兵引过来,到时候一样逃不掉。

    莳七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刚刚许昌说收拾完佐藤的房间就来帮他们逃出去,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拖延时间。

    “把我赶出林城的时候是不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莳七平静的看着她:“我以为我们早就一笔勾销了。”

    “一笔勾销?”江怜南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启唇大笑,“赵鹤清,你把我害得那么惨,还想着一笔勾销?”

    “惨?那我丧子的账你可算了进去?”莳七看向她的眸光冷厉,唇角扬起一抹嘲讽,“本就是你抢了我的命数,因果轮回,你不过是还回来罢了。”

    程彦笙听得一头雾水,丧子,命数,他可是听错了?

    “你放屁!我抢了你的命数?成王败寇,上辈子是你自己不争气,亲手将宋以良推开的,你都是自找的!”江怜南心中恨意滔天,情绪渐渐激动起来。

    “这可真是笑话,如果都是我自找的,那你告诉,为何我现在会站在这里?”

    江怜南是典型的利己主义者,但凡阻挡她利益的人都该死,而她做的一切都应该无条件被原谅,这点和苌黎像极了。

    “你在这里又如何?”江怜南忽然笑了,“你以为佐藤睡了你,就能保你一世无忧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然后告诉他你是反日分子!”

    程彦笙听完她的话,瞪大了双眼,鹤清为了救他,被糟蹋了?

    “鹤清你……”

    “闭嘴。”

    莳七半点不敢松懈,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你是未来的人吧,你明明学过这段历史,为什么还要助纣为虐?家国情仇在你心里就半点也不重要麽?”

    一步一步击垮江怜南的防线,最后一举诛之。

    陆辛早告诉过她,见到穿越女,诛之!可她还是没照做,不然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江怜南神色一怔,举着枪的手隐隐有几分颤动,但只是片刻,她就情绪激动的看着莳七:“家国情仇与我又有什么关系!这个大时代中,我江怜南又能算得了什么!三七年注定了七七事变,抗日战争注定了八年,我做的一切不过是顺应历史罢了!”

    莳七轻笑一声:“自欺欺人。”

    “难道我不让大佐去攻打林城,林城就不会沦陷了麽?”江怜南现在的情绪已经崩溃了,她的脸涨得通红,近乎癫狂,“别放屁了赵鹤清!”

    她刚到佐藤身边不久,北平就沦陷了,她说服佐藤攻打林城,林城是南北交通枢纽,有了林城,就控制了南北通向的交通,相当于握住了命脉,她还告诉佐藤,林城虽然易守难攻,但自身补给有限,而且现在南京政府的注意点全在北平天津一带,只要连续强攻,林城轻而易举就能拿下。

    佐藤大喜过望,立刻向上面请命,用了五天,林城就攻下来了,五天,日军也损失不小,时间也不算短,但林城确实值得。

    林城的弱点其实是上一世她无意间听宋以良和属下说起过,他可能死也想不到,林城被攻,他和赵鹤清都会丧命,全都因为他前世的一句话。

    可是她没想到,赵鹤清竟然离开了林城,不止她,宋以良也是。

    “攻打林城是你出的主意?”莳七眸光顿如寒针,直逼江怜南。

    江怜南长笑几声,一步步走上前,扣动扳机:“去死吧赵鹤清。”

    就是现在,莳七从戒指中取出匕首,飞快的打掉江怜南手中的枪,一把反扣住她,匕首死死的抵着她的脖子。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又被人推开了,莳七心头一颤,不知来的人是谁,如果是许昌还好,她担心刚刚的动静太大,引过来卫兵。

    许昌推门而入,就看见莳七擒住了江怜南。

    “她怎么办?”

    “许昌,赶紧救我!不然我让大佐毙了你!”江怜南从喉咙中挤出来两句威胁的话。

    许昌淡淡扫了她一眼,对莳七点了个头。

    莳七会意,在江怜南耳边轻声说道:“结束了。”说完,匕首狠狠的割破了她的脖颈,鲜血飞溅,屋顶顿时一片猩红。

    莳七嫌弃的推开江怜南的尸体,拿过她手中的钥匙替程彦笙开了锁。

    “快点,现在他们正在唤哨,正好可以逃走。”

    许昌带着她和程彦笙出了洋楼,躲在了草丛后头:“赵小姐,佐藤死了,估计我没办法把东西送出去了,但这东西不能耽搁,你能不能帮帮我?”

    “好。”莳七一口答应。

    许昌告诉了她具体的接头地点,最后说道:“你和程先生也不能留在上海了,可以让我们的同志帮你们离开上海。”

    告别许昌之后,她和程彦笙趁着换岗顺着围墙往前走,程彦笙先爬上墙,然后把莳七拉了上来,莳七刚翻下墙,一道光扫了过来,正巧照在程彦笙身上,紧接着,一阵机关枪的扫射,程彦笙满身是血的从围墙上栽了下来。

    莳七被这一变故弄的怔住了,下意识的上前按住程彦笙身上的枪伤。

    “你……不是……鹤清?”程彦笙身上的枪伤太多,鲜血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他的手指轻轻的勾住莳七的手,眸底的眷恋像是星辰大海。

    “亲……亲我,好吗?”程彦笙的声音里尽是哀求。

    莳七的心底充斥着巨大的悲伤,眼睛涩的厉害,轻轻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程彦笙满足的笑了,轻声道:“我……爱你。”

    “快……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莳七。

    莳七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他。

    里面的日本人还没有发现佐藤死了,巡逻的卫兵将程彦笙扫射后,派过来一个人查看,见人死了,也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