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四章 攻略民国军阀(二十一)
    趁着佐藤被杀的消息还未传开,莳七立刻躲进了租界里。

    许昌告诉过她,租界里有一个美国人开的教堂,他口中要接头的同志会去那里。

    接头的人和许昌不一样,许昌因为看见她杀了佐藤,故而心底没那么防备,可接头的人着实谨慎,时间换了又换,眼看佐藤被刺杀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整个上海都在搜查她,租界不过是凭着国际条约暂保一时安宁,随着日本人对上海的控制,难保哪天这最后的避难所也要覆灭。

    时间就这样在东躲西藏、不见天日中过去了,当莳七真正和接头人接上头已是春末。

    她从未想过接头人同样也是个女子,二十来岁,一双眼睛摄人心魄。

    秦生莲见莳七打了相同的手势,佯装不找痕迹的坐在了她身旁,莳七缓缓闭上眼,似在真诚的做祷告。

    “你不是白鹭。”秦生莲双手交叉,压低了声音道。

    她见过白鹭,是个男人。

    “白鹭让我来的,东西在我这里,作为条件,你要把我安全送出上海。”

    莳七还是有所保留,她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万一东西到手卸磨杀驴,她就太得不偿失了。

    秦生莲没想到和她接头的不是白鹭,听了莳七的话,她没有说话。

    莳七唇角扬起一抹轻笑,她在防备对方,对方又何尝不防备她呢?

    秦生莲回去和上头商量了一下,还是找到了莳七:“我送你出上海,你把东西给我。”

    白鹭死了,不知是不是暴露了,佐藤死后,日军那里抓起来不少人,组织上说白鹭是个烈士,只是到目前为止,除了两三个人,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日本人的走狗。

    秦生莲是秦生香的妹妹,秦生香是把江怜南送给佐藤的人,顶的正是秦生莲的包。

    当初佐藤看上自己,哥哥就想尽办法推脱,最后不知在哪里捡到一个艳色绝世的女人,听说以前是个戏子,被哥哥捡到时感激涕零的,她心里颇有几分不忍,没想到那戏子卖起国来竟是半点不手软。

    其实她当时是想深入到佐藤旁边的,这样得到的情报会更多。

    但哥哥坚决不同意,他不信仰共产主义,顶多算是插科打诨的中立派,她若是太过于执着,只会让他生疑。

    秦生莲正想着,就听到对方轻笑一声:“合作愉快。”

    现如今佐藤死了,接任他位子的前田和秦生香关系匪浅,她现在要送一个人离开上海也不是难事。

    “赵小姐,这满大街都是搜寻你的,若是不说实情,我又如何能帮你离开上海?”

    秦生莲以为事情会很容易,没想到日本人竟到处在抓她。

    莳七笑了笑:“佐藤是我杀的。”

    秦生莲大惊,看向她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

    莳七说她要去重庆,正好秦生莲家的一艘货船也要去重庆,因为前田的关系,秦生莲家的货船只是粗粗的过了一遍就放行了。

    临行前莳七把名单给了秦生莲,而秦生莲也给了她一封信。

    “赵小姐,世道太乱,若是有兴趣,可以去延安,我给你写了封介绍信。”

    莳七微笑着接过信:“谢谢。”

    从上海到重庆,水路走了近一个月,到重庆时,已经是七月份了。

    七月的重庆热得很,像是个被群山包围的火炉。

    下来货船,莳七就直奔新运旅店,她让小蔚带着信厚和阿辛在这里等她的,拿着地图,几次问路,终于找到了新运旅店。

    可眼前的废墟却让莳七在这炎热的七月恍如置身于一个寒冰地狱。

    双脚像灌了铅,耳边只剩下嗡嗡的声音。

    她神思恍惚的捡起地上一个匕首的鞘,那是她临走时交给小蔚的,她认得。

    是了,她只记得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却独独忘了重庆正因如此也成了众矢之的,和三七年的南京一样,空袭不断。

    是她害了他们。

    艳阳高照的重庆,莳七神思恍惚的走着,像一缕游魂。

    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比她原先的世界要残酷的多,她退却了,可是也联系不上陆辛,唯有咬牙撑下去。

    唯一支撑莳七的信念就是找到宋以良,完成最后的任务,离开这里。

    她在重庆待了快一年了,没有空袭的日子就在街上游荡,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这已经是三九年的六月份了,难道找不到宋以良拿不到神魂,她这辈子就要待在这里吗?

    防空警报一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往防空洞里跑,莳七被人流挤进了防空洞。

    闭塞的环境让空气不流通,她渐渐产生了幻觉,信厚和阿辛没死,他们被人欺负了。

    莳七像着了魔一样就要往外跑去,被守在门口的人拦了下来。

    “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弟弟。”

    守卫的人本不耐烦的将她推到在地,当看清她的脸时,不由愣住了。

    他不敢耽搁,连忙叫来长官。

    “真的像!”

    “要是认错了你自去领罚!”一个准尉军衔的人走了过来,满脸不耐烦,这都第几个了,想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待那准尉看见莳七时,也愣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缓缓在莳七面前蹲下。

    莳七目光警惕的看着他,片刻才道:“赵鹤清。”

    准尉顿时喜上眉梢:“你可有未婚夫?”

    “没有未婚夫。”权衡再三,还是选择了撒谎,她不知道这人是谁,一个政党内还是会有敌我之分,她不想给宋以良招惹麻烦。

    准尉脸上的喜色渐渐没了:“没有未婚夫吗?”

    外头的轰炸未结束,准尉蹲在莳七身边和她聊天,说是聊天,十句有九句是在试探她。

    空袭结束后,他让人架着莳七就出去了。

    “少将,我们今天找到一个女子,和夫人很像,只是她说她没有未婚夫。”

    “带进来看看。”宋以良还是不放心手下的办事,每找到一个,都要亲自过目。

    莳七被人押着进了屋内,她原本冷厉的眸光在看清坐着的人时,瞬间如水般温柔。

    宋以良笑盈盈的看着她,挥了挥手,那些人便退了出去。

    于准尉见到这样的状况,心底顿时有种要泪流满面的冲动,终于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