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六章 攻略民国军阀(二十三)
    莳七本以为当她再次醒来时,就已经回到了陆辛那里。

    所以当她睁开眼,看着大红色的帷帐时,心里一阵恍惚。

    宋以良被临时找去开会了,这就是战时,哪怕新婚,也没办法松懈。梳洗后,莳七坐在梳妆镜前,镜中印出墙上的挂历,一九三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她的眸色不禁暗了暗,身后的小丫鬟笑眯眯的看着她:“夫人生得可真好看。”

    “你先出去吧,我看会儿书。”

    小丫鬟轻快的应了一声后便带上门出去了。

    莳七缓缓阖上双眸,脑海中顿时浮现信厚和阿辛的样子,他们正在刷盘子,一旁的盆里是源源不断的倒进来新盘子。

    这很奇怪,之前在防空洞时,她以为这不过是因为空气不流通导致的幻觉,现在看来不是。

    她动用意念继续查看,信厚和阿辛似乎是在一家饭馆的后厨,和他们一样的孩子还有两个,似乎都是被关在那里的,场景慢慢往前移动,只见饭馆正上方悬着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晏江饭店”四个大字。

    原来是那里,她在重庆游荡的这一年,几乎每个月都会路过那里一次,没想到信厚和阿辛就被关在里面。

    可是,为何独独不见小蔚?

    想到这里,莳七再一次发动意念寻找小蔚,却不想,脑子瞬间嗡嗡作响,喉咙一阵腥甜,一口血喷在了梳妆镜上。

    心口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啃噬,莳七死死的抓着梳妆台,冷汗浸湿了她身上的旗袍,脸色惨白的如一张白纸。

    她强撑着自己想要站起身来,可无力的双腿让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忽然,一股巨大的气流侵袭了她的身,她只觉得眼皮似有千斤重,陆辛,是陆辛要带她回去。

    不能睡,睡了就再也见不到宋以良。

    她不想他满怀欢欣的回家,可见到的却是她冰冷的身体。

    她好想他,好想好想他,可她却陪不了他了。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咬了下唇,鲜血顿时顺着破了的嘴唇滴了下来。

    陆辛的幻影出现在屋子里,声音里听不出他的情绪:“为什么不回去?”

    莳七的额间尽是冷汗,每说一句话,喉咙处都像是有一个锋利的刀片在割着。

    “再给我一个月时间。”

    她不想刚和宋以良团聚就分开,她怕他难过,更怕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忘了自己。

    为什么这么艰难,她以为不过是取回神魂而已,可却独独忽略了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这具身体已经开始衰竭了你知道吗?”

    她何尝不知道,昨夜欢好之时,她就浑身乏力,昏昏沉沉,原本没当回事,只以为是那事太叫人乏累。

    可当她看见墙上的日历时,她顿时明白了一切,前世的赵鹤清于三九年六月二十日难产去世,这也就意味着赵鹤清原本的神魂在二十号的时候就消散了,全凭她在支撑这具身体。

    可是她还有一事不明。

    “赵鹤清的命运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为什么到了二十号,她的神魂还是散了?”

    陆辛的声音清冷:“她的神魂早就散了,在你还没离开林城的时候。”

    “那为何?”

    “你的元神太弱了,所以一旦她的神魂散了,到了原先的时间点,这具身体会排斥你,然后衰竭。”

    原来是这样,就像一场笑话,她把这个世界当了真,可她到底还是外来的。

    “求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莳七强忍着喉咙处的腥甜,虚弱的声音里尽是哀求。

    陆辛的眸光深深的落在她身上,半晌才道:“你动心了?”

    回应他的是沉默,不知为何,陆辛竟是轻笑两声,听在莳七耳朵里是无尽的嘲讽。

    是啊,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个任务,竟然动了心。

    莳七好像是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里的她还是天宁宗的小女孩,刚刚展露锋芒,有疼她爱她的长老们,有会温柔看着她的封亟,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画面一转,她站在一个高台之上,高台下是千军万马,她一袭火红的嫁衣在夕阳的光辉下愈发绚丽夺目。

    莳七飘荡在空中,旁观着她和她,像个局外人一样,没有任何感觉。

    只是在身穿嫁衣的她拔掉自己发间的簪子时,莳七的心猛然抽动了几下。

    当画面再次扭转时,那座高台早已成了废墟,一个身披铠甲的男子背对着她而立,背影是如此寂寥,她生平第一次竟是能感觉到男子无尽的绝望。

    是什么让他如此绝望?

    她不明白,可是那荒凉入骨的脊背,却刺得她流下泪来。

    呵,果然是在梦中啊,她像个怪物,纵使心里难过至极,眼眶红了又红,酸涩得她恨不得挖去双眸,可就是流不出泪来。

    唯独在梦里,她才能流泪。

    莳七从长长的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伏在她手边睡得昏沉的宋以良,他的大掌紧紧的攥着她的手,像是生怕她不告而别,笔挺的军装外套随意地扔在一旁。

    陆辛同意了她的一月请求,意识到这点,她欣喜难耐。

    莳七垂眸静静地凝望着他的睡颜,他的浓眉紧蹙,睡得并不安稳,她抬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眸中满是缱绻。

    她的手刚一碰到他的头发,他便醒了。

    他就这样怔怔的望着她,眸底有几分恍惚。

    莳七微微一笑:“回来了。”

    她的声音轻不可闻,却叫他登时红了眼,又不敢让她看见自己的样子,微微别过脸,继而将她拥入怀中。

    他以为,他从部里回来,见到的会是她欢喜的笑靥,他的手中拿着想送给她的镯子,他知道,她向来只喜珠翠,不爱金银,他甚至在想这通透的玉镯套在她如凝脂一样的皓腕上,肯定好看。

    可是他一进门就看见她倒在地上,面色惨白,唇上的鲜血染红了她原本苍白的唇,梳妆镜上满是鲜血。

    他登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住了,手中的镯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就像他此刻的心。

    他像疯了似的让人去找医生,而他则浑身发抖的跪在她身旁,手指颤抖的探向她的鼻息,微弱的呼吸像是一场春雨,消融了他心底的冰凉。

    不怪他如此,她倒在地上的样子就像一只精致的瓷娃娃,彻底没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