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七章 攻略民国军阀(二十四)
    “以良,怎么了?”莳七声音轻柔,抬手轻轻抚摸上他的脸颊。

    梳妆镜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了,地上的狼藉也被打扫了,他一定发现了吧。

    莳七若无其事的凝着他笑,冰凉的手被他紧紧的攥住,这不是六月吗,她的手却尽是冰凉,怎么也捂不热。

    宋以良强迫自己调整好情绪,他不能被击垮,他若是也垮了,鹤清该怎么办呢。

    他的大掌轻抚着她的发,张了张嘴,半晌才哑着声音说:“没事,鹤清,你好好休息……”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不知道她在上海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请来的所有医生和大夫都说她时日无多,怎么他才和她相聚,就要失去她了呢?

    他听见那些医生战战兢兢的说出诊断时,生平第一次情绪失了控,几乎是下意识的拔枪对着他们。

    他不接受,什么叫身体开始衰竭?什么叫气若游丝大限将至?他的鹤清明明昨天还是好好的,庸医!一群庸医!

    可纵然他万般自欺欺人,当莳七再一次在他面前昏过去时,他顿时手脚冰凉,浑身的血液像是被冻住了一样,那种近距离感受她随时可能离开他的恐惧,瞬间侵袭了他。

    偏生她醒了之后还笑盈盈的看着他:“骗到你了。”

    她眸中润着一层微亮的光,唇角的笑意一如既往的温柔,他定定的看着她,薄唇紧抿,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布满了红血丝。

    他的手在她头顶顿了顿,好容易止住颤抖,轻柔的抚着她的发,才扯了个生硬的笑:“别闹了,乖。”

    他强忍住喉咙处的酸涩,将她哄睡下了,才缓缓走回书房。

    关上门的一瞬间,他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人瞬间抽离,跌坐在地上,这么多天的情绪如山洪般爆发,他捂住脸,泣不成声。

    她骗他,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怕他担心,哪有人捉弄别人会昏睡整整一天一夜的,她怎么这么傻呢?

    什么家国,什么大义,他都不要了,他只要他的鹤清。

    从那日之后,但凡没有事,宋以良一定是在家的,只要离开她片刻,他的心就慌得厉害,军中的上司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站在宋以良面前良久,才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了。

    新婚太太命不久矣,任谁都难以接受,故而落在宋以良身上的目光多多少少都带了些怜悯。

    可宋以良不在乎,他的眼里现在只能看见鹤清了,只要她还好好的,还能笑意融融的和他说话,他愿付出他的生命。

    为什么得病的不是他呢?鹤清失去的太多了,为什么连她最后的生命也要剥夺?

    不,如果他们俩人中一定要有一个生病离去,他希望最后失去挚爱的痛楚留给他一人承受。

    阳光从浓密的树荫中漏下几缕洒在地上,如剪碎的了金子。

    整个院子寂静无声,树上偶有几声蝉鸣,破坏了原有的宁静。

    宋以良放轻脚步,应该在午睡吧,天热了,鹤清贪凉,总是软声软气的和他说热,他却担心她的身体,不让她长时间吹风扇,今早还和他赌气来着,他对她百依百顺,唯有这件事不能答应她。

    他轻轻转动门把手,悄无声息进了屋。

    可空无一人的卧室让他瞬间懵了,明明是夏日,可身子却像置于极寒之地。

    他双拳紧握,眼眸通红,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她去哪儿了?不要他了吗?

    若是她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很有可能会做出离开的举动,她太懂事了,懂事得仿佛和原来他了解的鹤清完全是两个人,所以他才瞒着她,生怕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她自从昏倒那日之后,变得愈发的温柔,这本是他最钟爱的性格,可在此时,他只想她曾经的嬉笑怒骂,那才是他的鹤清,独属于他的鹤清。

    宋以良发了疯似的跑下楼,正好撞见厨房里的仆妇。

    他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被他一把拉住的仆妇吓了一跳。

    “太太呢?”

    仆妇吓得浑身发抖,指了指外头,“太太出去了。”

    “去哪儿了?”

    “我……我不知道。”那仆妇从未见过这样的宋以良,一直以来少将对人都很和善,哪怕对她们这些下人也都是笑脸相对。

    宋以良的眸子凌厉的可怕,他的手死死的掐着仆妇的胳膊:“谁告诉太太的?”

    “什……什么?”

    “谁告诉太太她的身体状况的?”

    仆妇被吓坏了:“没人,没人告诉太太。”

    宋以良是在一家名叫“晏江”的饭店找到的莳七,她正坐在饭店的大堂,匆匆赶来的老板笑眯眯的和她说着话。

    “太太定是弄错了,我们饭店从来也没招过小孩子来刷碗。”

    杜老板笑得真诚,莳七知道他在和她打太极,她的眉目间渐染冷意:“那就搜。”

    “等等。”杜老板笑眯眯的拦住了她带来的人,“太太这么做就有点不厚道了吧?”

    他看出来她非富即贵,可他能在重庆开饭店,自然也是有背景的。

    莳七冷笑一声,挥了挥手,让带来的人进去。

    杜老板面上的笑意荡然无存:“我看今天谁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那要是我呢?”

    门口骤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杜老板浑身一僵,转过身看见一个身穿笔挺军装的男人阔步走了进来,他的眉宇俊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可他浑身散发的冷意却又让人不寒而栗。

    “宋少将。”杜老板脸上的赔笑十分僵硬,宋以良是他靠山的顶头上司,他不蠢,自然猜出了女子的身份。

    只是城中传闻少将的新婚太太时日无多,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卧病在床麽?

    想到这里,杜老板不由冷汗涔涔。

    莳七看见了浑身散发着寒意的宋以良,眸光微亮,唇角漾起一丝温暖的笑意:“以良,你怎么才来。”

    她冰凉的手轻覆在他的手上,“我好想你。”

    宋以良双唇翕动了半晌,却说不出一句话,所有的恼意都在她的一声话中消失殆尽。

    他欠她的。

    他紧紧的将她冰凉的手握在手中,半晌才轻声道:“别再突然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