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十九章 攻略民国军阀(二十六)
    宋以良这些天从部里回来就将自己锁在书房里,过了很久才出来。

    莳七有些担心他,站在门口听了片刻动静。

    忽然,只听“嘭”的一声,莳七被吓了一跳。

    国军里面,司令就是司令,没了兵的司令就成了光杆司令,军部不会再派任何部队给他,没人愿意做光杆司令,所以和日本人交战的时候,稍微看见有战败的苗头,就立刻撤兵。

    泱泱华夏,自三七年开始,已遍是焦土。

    除了和军部的决策有关之外,国军的司令将军们不肯尽力也是事实。

    这些事宋以良尽数看在眼里,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家国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他们看到的竟然还是眼面前的蝇头小利。

    “以良,怎么了?”

    宋以良平复好心情,走出书房就看见莳七站在门前担忧的看着他。

    他怎么舍得把这些糟心事和她说呢,他的鹤清应该是高高兴兴的。

    “没什么。”宋以良注意到莳七看向书房地面上狼藉的目光,笑着道,“失手打翻了杯子,一会儿让下人来弄吧。”

    纵然他不肯说,莳七也猜到了,宋以良和国军的理念是完全不合的,非战时还看不出来,可一到战时,所有矛盾就全部激化了。

    “去休息吧。”莳七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轻声笑着。

    “好。”

    此时楼下的电话响了,下人在楼梯口轻唤:“少将,有电话。”

    “我去接个电话。”宋以良蹙了蹙眉,转而又对莳七温柔的笑,“先去房里等我。”

    莳七微笑着看他下了楼,正要回房时,心头骤然一阵翻江倒海般的往上涌,喉咙处的腥甜已经止不住了,她连忙捂住嘴,冲进了最近的洗漱间。

    当她冲到洗漱台时,鲜血已经顺着手指缝滴滴拉拉的流了下来。

    她一阵呕吐,水池里瞬间就被猩红的鲜血染成了红色。

    “赵姐姐?”

    身后传来阿辛的声音,莳七一阵慌张,下意识去开水龙头。

    她着急慌忙间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以至于浑身乏力,若不是她强撑着洗漱台,估计就要摔倒了。

    “不准告诉别人。”

    她不想信厚知道,更不想宋以良知道。

    这具身体已经非常排斥她了,没必要让他们知道衰竭的程度。

    阿辛眸子暗了暗,继而点了点头:“我把这里清理一下,赵姐姐先回房吧,这会儿少将估计快打完电话了。”

    方才从指缝滴落的鲜血淌了一路,若是让下人看见,定会惊动宋以良。

    莳七想了想,无力的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阿辛目送她离开后,这才蹲下缓缓清理地上的鲜血,当他正要清理水池时,却怔住了。

    水池缝里藏了些许细碎的块状物,他本以为是呕吐物,后来发现不是,那是新鲜的碎肉。

    赵姐姐她,内脏已经破裂了麽?

    莳七回到房间不一会儿,宋以良就回来了。

    她吓了一跳,方才走得匆忙,刚刚漱完口,右手上全是残留的血迹,是以,她一看见他,便心虚的将手藏在身后。

    宋以良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正要上前查看,却被她一把抱住,薄唇被她吻住,他高她一个头,莳七不得已踮着脚才能勉强亲到他。

    他喉头一紧,大掌托住她。

    她把他压倒,笔挺的军装早已被她扯得凌乱不堪,他深邃的眼眸暗了又暗,翻身将她压住。

    她唇角溢出几声轻哼,红唇却顺着脖颈向下,一路吻到锁骨处,那里有一个红色的胎记,她心下升起一丝坏意,伸出小舌在他的喉结上轻轻舔了一下。

    他浑身一僵,在她玩得不亦乐乎之时,飞快钳住她一直藏匿的右手,只见上头满是干涸的血迹。

    他就知道!

    莳七被他暗沉的眸光盯得一阵心虚,只得搂着他的脖子撒娇:“没什么的,就是看着吓人。”

    宋以良没有说话,翻身坐了起来。

    沉默良久,才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烟点上。

    莳七柳眉微蹙,上前一把抢过他口中的烟掐了扔在地上:“不准抽烟。”

    宋以良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半晌才道:“你心里真的有我?”

    莳七脸色一阵惨白,这是什么话!

    她心里若是没他,何苦留在这里平白多受一个月的罪?他居然还质疑她!

    宋以良看着她咬着下唇,久久也不说话,终是叹了口气。

    上前一把将她捞入怀中,他喉结滚动,眼中酸涩得刺痛。

    良久才哑着声音道:“别再瞒着我了。”

    一日复一日的胆战心惊,她的身子日渐消瘦,他当然能感觉的到,可她那样的疼,却不愿让他知晓半分,那种什么都可以隐瞒的孤注一掷简直让他心寒,特别是,他也是被隐瞒的对象的时候。

    有时候,她冷静的吓人,让他恍惚觉得自己也是不被需要的。

    莳七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大部分时间她都处于昏睡状态。

    难得有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看见的永远是宋以良。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估计离开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

    真不想走啊,纵然是战火纷飞的乱世,她也依然舍不得这里,最舍不得的就是宋以良。

    她走了,他一个人会很艰难吧。

    “一寸山河一寸血。”莳七倚靠在他的怀中,聆听着外头日军空袭的炮火声,低声轻喃,“以良,你说会有战胜的一天麽?”

    许是要离开了,她的面前出现了许多人,有小蔚、程彦笙、俞秋安和便宜爹,还有蒋素素,甚至是高扬和陈星海,他们站在那里对着她笑,她的双眼疲乏得难以睁开。

    “会的。”宋以良轻轻拨弄着她的发,青丝绕指,他最爱的就是她的发,“等战争结束了,我带你去看看我们中国的大好山河。”

    她凉意透骨的小手轻轻握住他温热的大掌,唇角扬起的笑渐显无力:“一言为定。”

    他在她发间落下几个细密的吻,柔声答应:“好。”

    “你答应我,会好好活着。”她的手轻轻抚上他俊美的脸颊,声音轻不可闻。

    山盟与海誓,他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