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十二章 逆袭娱乐圈(二)
    莳七没有说话,将桌上的剧本拿了起来。

    就在此时,门被人推开了,一个长相娇艳的女人站在门前。

    莳七认得她,也是近来比较火的一个小花,名叫杨千蔓。

    “徐知初你能不能快点儿啊,全剧组就等你了。”

    杨千蔓这个人,怎么说呢,算是林善的爪牙吧,林善带着她混,作为回报,林善有些不能出面的事,都是杨千蔓在做,她还以为是林善器重她,实际上她也就是个炮灰。

    莳七提着宽大的裙摆往外走,正要出门,杨千蔓嗤笑一声,继而伸出一只脚。

    由于戏服宽大,莳七被杨千蔓绊了一跤摔在了地上,周围人顿时一阵哄笑,却没有半个人上前帮忙。

    莳七心底冷笑,这些账都一笔一笔记着,她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人。

    “赶紧的,导演生气了!”

    莳七默不吭声的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片场。

    今天拍的这场戏是莳七扮演的皇后沈嘉安,彻底失势,夺了凤印,被圈禁在坤宁宫,从前她戕害过的惠妃带着宫人前来挑衅。

    惠妃的扮演者正是杨千蔓。

    “妈的,怎么磨磨唧唧的,再这样你下次也不用来的!”张导正抽着烟,看见莳七过来,骂骂咧咧把手中的烟头往她身上砸去,“什么垃圾玩意儿!”

    徐知初就算被爆出劈腿,人气大不如前,也不至于剧组里导演副导演都指着她鼻子骂,其中必有人授意,而本该庇护她的经济公司就像是被收买了一样,掐了她的资源,对她现在的遭遇漠不关心,林善的手竟伸的这么长了?

    莳七眉心染上一抹凝重,看来林善不如想象中的好对付。

    惠妃为了报自己初侍寝后被皇后的羞辱之仇,带着酸臭了的饭菜前来探望沈嘉安。

    毕竟当初,沈嘉安在惠妃侍寝之后,就是这样对她的。

    莳七的行头还是沈嘉安的皇后装扮,只是妆容就稍显憔悴。

    徐知初是正经的科班出身,演技能直接碾压当前的小花小鲜肉,莳七接收她记忆的同时,顺带着继承了她的演技,今天这场戏,应该不在话下。

    坤宁宫已经没有几个伺候的人了,沈嘉安见惠妃的时候还是端着自己的皇后架势,犹如斗败了的困兽。

    “皇后娘娘安好,臣妾来看看皇后娘娘过得可好。”惠妃唇角凝着一抹笑意,那笑意不及眼底。

    莳七倚靠在软榻上,纵然发间满是沉重的金银珠翠,可眉目间的憔悴还是难以遮掩,都不用说些什么,一个动作和一个表情,就将沈嘉安的性格和境地表现得淋漓尽致。

    张导坐在监视器前,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紧接着是惋惜。

    真是可惜了,徐知初的演技不知道吊打多少小花小鲜肉,那也没办法,谁叫她挡了别人的路呢。

    这圈子,谁是谁非本就说不清,人人都是墙头草,这就是自保的唯一法则。

    “本宫过得好不好,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莳七漫不经心的睨了杨千蔓一眼,只一个眼神,竟叫杨千蔓的气势顿时矮了半截。

    周围的工作人员无不惊叹,徐知初的演技是大家公认的,没合作过的以为只是公关吹嘘,毕竟徐知初的名声现在一落千丈,连带着她的演技也被质疑上了,这看了现场才发现,徐知初的演技真的很能带入人。

    杨千蔓这场戏本是居于上风,被莳七这么一带,竟渐渐处于下势。

    她心里恨得牙痒痒,总想将风头抢回了,可落在镜头里,却像个跳梁小丑。

    “卡!”张导喊了停,本想发火,碍于杨千蔓是林善带来的人,这才压了压火气,“千蔓,不着急,你慢慢来。仔细想想惠妃这个时候的心情,她已经是胜者了,看沈嘉安就像看一个死人,你用力有点过了。”

    这场戏拍到现在,莳七全部一条过,杨千蔓却被她压制的略显慌张,几乎条条重来。

    杨千蔓被张导这样一说,顿时觉得没面子,又不好发作,只好将账算在了莳七身上。

    “导演,我想休息一下。”

    张导皱了皱眉,片刻才点了点头:“休息五分钟。”

    五分钟过后,杨千蔓的状态稍微好些了,连着几条都过了。

    “听闻宫里的饭菜不合皇后娘娘的胃口,臣妾特意做了几道菜给皇后娘娘。”惠妃笑里藏刀的看着沈嘉安,话音刚落,一旁的宫女就提上来一个食盒。

    桌上渐渐摆上几道菜,莳七顿时闻见一股酸臭味。

    这酸臭的饭菜不是道具麽!怎么会真的有一股臭味?

    杨千蔓看着莳七略微震惊的神色,不由轻笑出声,心底一阵自得:“粗茶淡饭,却也是臣妾的一番心意,皇后娘娘可不要嫌弃。”

    “卡!”

    张导又一次喊了停,却不是因为杨千蔓,而是莳七半晌都没有接台词。

    “干什么呢?往下演啊!”

    莳七蹙了蹙眉,冷声道:“也难为道具组了,零下的天也能找到馊了的饭菜!”

    张导脸色一阵古怪,他不知道这件事,故而看了看副导演。

    黄副导演点了点头,继而阴阳怪气的说道:“徐知初,当初不是你说演戏不是演戏,只有当真了才能抓住观众麽?”

    莳七凝着他的嘴脸,骤然发现原来她和这个黄副导演合作过,当时他正是道具组的组长,因为偷懒,被徐知初指着鼻子骂,徐知初吃亏就吃亏在这性子上。

    “我也是为你好,不弄点真的,你万一带入不进去,演不出来那种感觉怎么办?”

    屁话,都是屁话。

    徐知初的演技有目共睹,且最擅长的就是无实物的话剧表演,不过是趁机刁难罢了。

    莳七深深的看了黄副导演和满脸得意的杨千蔓,在action后,迅速进入状态,她说过,她从来都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这笔账,她会一笔一笔跟他们算!

    “你算什么东西?这种猪食拿来刁难本宫,说一千道一万,本宫还是皇后!”

    惠妃笑得娇俏:“臣妾一番好意,皇后娘娘若是不领情,臣妾只好带着饭菜去找五皇子了。”

    沈嘉安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片铁青,五皇子是她唯一的儿子,这贱人竟然用他来威胁她。

    咬牙良久,沈嘉安缓缓坐在桌前,一口一口吃着酸臭的饭菜。

    酸臭的饭菜入口,莳七立刻有些想吐,强忍着心底的恶心,将饭菜咽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饭菜都快吃完了,也没听见导演喊卡,不该这么久。

    “卡!”

    莳七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正欲离开吐了,却听见一个笑盈盈的女声。

    “前辈的演技实在是让人佩服,幸好没来迟,不然就该错过了。”

    莳七循声望去,只见林善正站在监视器后头,笑得温柔得体。

    原来是她,难怪只需要四五秒的镜头,竟然拍了十几分钟,莳七轻笑一声,眸底闪过一丝狠厉,林善,咱们彻底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