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十六章 逆袭娱乐圈(六)
    艺光的动作很快,不到一个星期,莳七就已经和天星没关系了。

    陈息然扫了合同两眼,发现莳七和老板签了五年的免酬劳合同,不由叹了口气,徐知初这是破釜沉舟啊,但是这五年里,要想将她现在的形象从大众的视野中抹掉,可能就要花掉一半的时间。

    “《帝王燕》还有几场戏?”陈息然拉住莳七问道。

    莳七算了算道:“还有下周的两场戏。”

    沈嘉安的戏份不多,毕竟只是个恶毒女配,戏份着重在女主被封为昭仪之后,算是女主成功路上的小boss,毕竟女主取代沈嘉安成为皇后之后,真正的大boss是太后和她的母家。

    下周的两场戏算是全剧的一个小高潮吧,成为皇贵妃的女主顾兮燕,去坤宁宫羞辱沈嘉安,最后沈嘉安从她口中得知自己娘家已被抄家,男丁流徙三千里,女眷充入掖庭,五皇子更是骑马摔断了脖子,没两天就死了,沈嘉安万念俱灰,自戕在坤宁宫前。

    陈息然将莳七拉到一旁,低声道:“我听舒总说,他好像帮你找了一个本子,估摸着就这几天会带你去见见导演,你心里有个数。还有林善那边,你尽量忍着点,但凡出头都对现在的局面没好处。”

    “好,我知道了。”

    从北京飞到横店,莳七本以为最后的两场戏统共用不了三天,没想到她还是小看了林善。

    第一天去的时候,黄副导演看见她来了,直接告诉她之前她和林善的一场对手戏有问题,要补拍,现在林善在和导演讨论剧本,让她等着。

    莳七坐在户外的椅子上,场务几个人说什么化妆间还有休息的地方都被占满了,让她先在外头等一会儿。

    这一等就是一天,片场当然也没闲着,在拍别人的戏份。

    零下的天气,天空偶尔还飘着小雪,莳七就这样坐在户外,手脚被冻得冰凉,陈息然给她配的两个小助理气得浑身发抖,莳七叹了口气,让两个小助理先离开了,她现在不想生事,一切都得在她的计划中才行。

    在别人看来她好像是在发呆,实际上她正在用意念查看林善。

    果然不出她所料,林善没在和导演说戏,而是躺在自己的休息室里玩手机,杨千蔓则在一旁端茶递水,好不殷勤。

    “小善姐,徐知初在外头冻了半天,竟然还没发火,真够有毅力的。”

    林善轻笑一声:“等着吧,晾久了她自然受不了。”

    到时候她就让人发网上,然后让杨千蔓和剧组的几个副导演带节奏,徐知初刚签了艺光,不送她一个大礼怎么行?

    她倒要看看,舒衡会不会后悔把这烫手山芋砸手里!

    天色渐晚,黄副导演才走出来说:“张导工作认真,小善姐也是,剧情没商量好,你明天再来一趟吧。”

    莳七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黄副导演一眼,然后离开了。

    黄副导演冲她的背影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后骂道:“什么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回到酒店,冻了一天,泡在浴缸里近两个小时,莳七才恍惚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看了眼手上的戒指,依旧是淡淡的一层光芒,这说明舒衡并不讨厌她,是个好现象。

    想到这里,莳七动用意念查看舒衡。

    舒衡似乎也是住在酒店里,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隐隐遮住了两块胸肌,精瘦的腰间围着一块白色的浴巾,腰腹间的肌肉似是在宣告身体的主人热衷于锻炼。

    他坐在桌前翻看一叠资料,莳七有些好奇,于是拉动画面,凑近了他。

    只见他手上的资料赫然就是徐知初的生平记录,从上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劈腿门结束,内容详细到有些事连莳七都不记得了。

    舒衡拿着徐知初的一张照片,看得出神,他之前没见过徐知初,只是在新闻上见过,可上回在办公室见到她,总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熟悉的感觉一直困扰他。

    翌日,莳七又一次去了片场,这回林善倒是没有为难她,一过就开拍了。

    也是,林善怎么也不会蠢到同一种手段用两次了,她要想打压莳七,有的是方法。

    “罪妇沈氏,见了皇贵妃娘娘为何不下跪?”

    顾兮燕神色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她身旁的宫女立刻厉声呵斥沈嘉安。

    “废后的诏书一日未下,本宫就一日都是皇后。”沈嘉安还死撑着最后一分皇后的荣耀,试图将顾兮燕的气焰压下去。

    顾兮燕将手上的茶盏放回桌上,懒懒开口:“你已经被皇家玉碟除名,皇后?笑话!”

    莳七被身后的宫人死死的按住,她扬声大笑,继而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林善,有几分诡异:“顾兮燕,就算我被废后又当如何?你坐上这位子便始终都是继后!永远都在本宫之下!”

    林善被她的眼神看得一阵恍惚,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顾兮燕像是被人戳中了痛楚,神色凌冽的上前一把捏住沈嘉安的下巴,扬手狠狠就是一耳光。

    她定是用了浑身的劲,莳七被她打得脸侧到一旁,唇角缓缓流下一抹殷红,脸颊迅速的肿了起来。

    张导也吓了一跳,这场戏里没有顾兮燕打耳光这一出,应该是林善后加的,其实他虽然听了徐知初的名声,心里有些厌恶她,但她的戏份拍下来,他对她还是欣赏更多。

    林善不该这样咄咄逼人,须知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在场的工作人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懵了,他们都没想到林善会真打,这种扇耳光的戏,不是该借位的麽?

    不过按林善的名气,谁也没有说什么,倒是有几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居然笑出了声。

    “前辈你怎么样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没躲开。”林善似是有些慌张,上前关切的扶起莳七。

    工作人员们一听这话,顿时了然,小善姐可真是善良啊。

    莳七抬手轻轻抹去唇角的血迹,靠近林善耳侧,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诡异的说:“林善,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好好接着吧。”

    莳七的脸肿了,早就候在一旁的小助理连忙上前替她冰敷。

    就在此时,莳七意外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

    舒衡怎么在这里,他什么时候来的?

    和莳七有同样疑问的还有林善和张导,林善心底有些发憷,遂笑着迎了上去:“舒总怎么来了?”

    舒衡看也不看她,径直走到莳七身边,然后对张导说:“我把人带走了,没意见吧?”

    张导愣愣的点了个头,然后就见舒衡牵着莳七的手离开了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