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十七章 逆袭娱乐圈(七)
    片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变故弄傻了,反应过来之后,面面相觑,脸上尽是意味深长的神色。

    难怪舒衡愿意做冤大头,原来是和徐知初搞在一起了,不过徐知初手段够可以的啊,名声臭成这样,还能钓到舒总。

    林善蹙了蹙眉,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她刚刚没想打徐知初,她想整徐知初的地方在后面,怎么刚刚控制不住就打了她呢?

    莳七是知道舒衡会过来的,开拍之前,她用意念看了他,没想到他就在片场外面。所以她拍戏的时候就动用意念催眠了林善,所以林善才会打她一巴掌,也就会恰逢其时的被舒衡撞见了。

    既然要攻略舒衡,就不能让舒衡对她的印象停留在固有层面,偶尔展现一下脆弱的地方,更能激起他的保护欲。

    至于用意念控制别人的行为,完全是莳七前两天才发现的,她发现自己对意念的使用还停留在浅层次,看来以后没事的时候要好好琢磨意念还有哪些用途了。

    莳七有些纠结的看着舒衡牵着她的手,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吗?

    舒衡回眸看他:“怎么了?”

    莳七下意识摇了摇头道:“没事,舒总怎么会在这里?”

    “我陪梁导过来选景的,听说《帝王燕》在这里拍的,就正好过来看看。”舒衡不着痕迹的放开了她的手。

    莳七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

    “总是这样么?”

    莳七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话,愣愣的问:“什么?”

    “林善总是这样对你,你打算什么时候曝光那些东西?”舒衡眸光静静地落在她身上。

    莳七下意识摸了摸自己高高肿起的脸颊,继而开口道:“快了,我在等一个时机,就快了。”

    舒衡点了点头:“我带你去见个人。”

    到了酒店,莳七才知道舒衡带她见的人是谁,梁正平,一个能将文艺片卖出高票房的大导演,听说最近在筹备一个新戏,主角还未定下来,梁正平选主角有个特点,不看名气,只看演技和气质,其中最重要的是气质,所以圈内的人都想上他的这部新戏。

    舒衡带她过来见梁正平,难道是想给她弄一个配角?

    一见舒衡和她进来,梁正平和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看了过去。

    除了梁正平以外,其他人的神色都有几分怪异,舒衡和他们打过招呼,要介绍一个人试戏女主角,竟然是徐知初?

    未待莳七开口,其中一个投资人便有些不客气的说道:“舒总,你是在和兄弟们开玩笑吧?”

    舒衡从桌上拿过本子递给莳七,淡淡道:“进去换衣服,然后出来试戏。”

    等莳七进了化妆间,舒衡才向刚才那个投资人说道:“是不是开玩笑,一会儿等她出来不就知道了。”

    一直未曾开口的梁正平听到这话,竟是微微一笑:“舒总,不是我说话难听,只是我这本子里的锦绣不是谁都能演的。”

    他心里的锦绣该是张扬妩媚,却又不乏纯情,有种对世俗的看透,却又对爱情怀抱期盼。

    莳七进了化妆间,只见一个化妆师拿着一件旗袍递给她,莳七轻抚着这件暗红色的旗袍,指尖有些颤抖,恍如隔世一般,她试图忘了那个世界,可记忆却在看见这件旗袍后如山洪般爆发。

    好不容易才平复好心情,她换好衣服坐在梳妆镜前,任由化妆师替她化妆,自己则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看一看剧本。

    这个剧本叫《锦绣》,女主角就叫锦绣,从小被卖进了窑子,因为生得漂亮,反而躲过了早早接客的命运,十六岁时,老鸨将锦绣的初夜卖给了一个姓谭的商人,谭先生对锦绣很好,金银珠宝、西洋玩意,只要有,尽数往锦绣房里送,锦绣也对谭先生动过真心,就算谭先生早已娶妻,她也不在乎,只可惜,战乱之时,谭先生带着全家逃去了香港,却独独漏了锦绣。

    锦绣的第二个恩客是个军阀,军阀很年轻,长相俊朗,能看上锦绣也算是锦绣的福气,军阀对锦绣也很好,有一次险些为锦绣送了命,锦绣当然再一次对军阀动了心,但她知道,她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军阀,听说军阀的上司要将千金许配给他,锦绣为了军阀的前程离开了。

    结局很悲伤,锦绣去了香港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同时她遇见了家破人亡的谭先生,谭先生为了重新和她在一起,于是骗她军阀战死了,战争结束后,她和谭先生飞去了美国,而军阀则去了台湾,穷极一生都在寻找锦绣。

    不知为何,莳七想起了宋以良,双眸有些干涩。

    莳七穿着旗袍出来的一瞬间,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徐知初很漂亮,但娱乐圈不乏漂亮女人,只是徐知初一穿上旗袍,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就好像,她确确实实在那个年代生活过一样。

    梁正平拿着香烟的手隐隐有些颤抖,这,这就是锦绣,单看气质,徐知初就是他的心目中的锦绣!

    “开始吧。”舒衡淡淡开口。

    莳七微微阖上双眸,当她再次睁开眼时,浑身的气质和徐知初完全不一样,她已经成了锦绣。

    她挑的这一段是锦绣得知谭先生丢下她逃去香港后的表现。

    莳七从桌上的烟盒中取出一支烟点上,风情万种的侧靠在桌边,纤长的手指夹着香烟,红唇轻吸一口,吞云吐雾:“也不怪他,本就是露水夫妻。”说完,双眸微垂,低低笑了两声,像是自嘲一般,那笑声里却是无尽的嘲讽与落寞。

    她徐徐抽着烟,一口一口的吐出云遮雾绕般的烟圈,直至一支烟燃尽,她才将烟头扔在了地上。

    梁正平面上波澜不惊,可心底早已是万分激动,她就是锦绣,挑了全片最难演的一段戏,整个过程用了五分钟,只说了一句台词,其他时候全是在抽烟,单靠流露的神情便把所有人都带入到她的情绪中,却没有让人觉得无聊,反而真真切切的体会到锦绣的那种孤寂。

    锦绣,非她莫属啊!梁正平只想大笑,没想到舒衡竟给他带来了这么一个宝贝!

    在场的其他人也满是惊艳,他们知道徐知初演技不错,却没想到她竟然演得这么好,怎么会有女人能把抽烟这件事做的这样风情万种,那种感觉他们说不出来,却一致觉得徐知初就是为锦绣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