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十章 逆袭娱乐圈(十)
    林善脸色有几分阴郁,偏生还扬唇微笑,姣好的面容隐有几分扭曲。

    “前辈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

    有几个三线的小明星为了讨好林善,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挖苦莳七,说出的话都难听得很,毕竟在她们眼中,徐知初现在连她们也比不上。

    莳七也不理她们,只是低头看剧本。

    随着试镜的开始,等候区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虽然说希望最大的是林善,可每个人又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女主角,这简直就是一炮而红,直接跻身一线行列啊。

    要不怎么说梁正平的女主角谁都想当呢,没名的能收获巨大的名气,有名的可以囊括国内各大奖项,简直就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不过试镜出来的人脸色都不是很好,有人白着脸,有人哭哭啼啼,有人一言不发,没有一个是笑着出来的。

    林善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状况,拿着剧本抵在唇前,不着痕迹的笑了。

    梁正平导演现在越生气越不满意,到她的时候就更能体现她的优秀,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沦为她的陪衬,她对锦绣势在必得!

    喊到林善的时候,那几个三线的小明星还给她加油打气,就算自己不能选上,至少给林善留下好印象也不是坏事。

    林善走进试镜室,便笑着给坐在那里的人打招呼。

    当她注意到舒衡的时候,唇角的笑隐隐有几分不自然。

    梁正平看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开始吧。”

    林善心底有些不忿,除了出道的时候,她从来没被人这样对过,咬了咬唇,眼底飞快略过一丝薄怒,罢了,梁正平还有用处,最起码能助她在国际上获奖。

    “梁导,我挑的是锦绣得知谭先生抛弃她之后的那段戏。”

    她这几天特意看了《锦绣》的原著,自认为没人能比她领悟的更深刻,对此,她信心满满。

    梁正平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了一声,示意她开始。

    在他心里,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超越徐知初那晚的表演,所以他看这些来试镜的人是越看越不顺眼。

    林善身上的旗袍是自己带来的,她嫌弃这里提供的旗袍肯定会被很多人穿,这身旗袍请的是苏绣的老师傅特意加工的绣活,金丝银线上点缀着珍珠,论精致,再也找不到第二件,她要把这件旗袍带进剧组,让它成为锦绣的经典形象。

    除了剧本里给的台词,她还自己发挥了几句。

    “原来我一颗真心从来都是错付了!”林善将桌上的道具全都扫到了地上,泪水涟涟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一段戏结束,林善迅速从锦绣的情绪中抽离出来,接过一旁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眼泪。

    梁正平头也没抬,只见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对外喊了声:“下一个,九十八号。”

    林善一脸诧异,连唇角的笑意都僵住了,为什么没有意料之中的赞赏,为什么梁正平没有对她另眼相看?

    “等等。”林善看向梁正平,客气的问道:“能不能请梁导指点,我到底哪里演的不好?”

    梁正平皱着眉头看向她,没有说话,一旁的原著作者和编剧不禁摇了摇头。

    “我自认为对锦绣这个角色领悟的比较深,如果演的不好,还请梁导指正,如果说不出来,我就要怀疑是不是已经有了内幕了!”林善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舒衡一眼。

    这部戏对她来讲太重要了,她从未来穿越过来,自然知道这部戏捧红了不少人,还在国际上获了奖,在她原来的世界,这部戏的女主角是个素人,在街上的时候被梁正平一眼相中,平步青云,还拿到了戛纳电影节影后的提名。

    梁正平早就不耐烦了,他冷哼一声:“林小姐理解的锦绣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善一愣,继而侃侃而谈:“我认为锦绣是个风尘女子,形象应当是美艳的,而她的性格则是骄傲的,但却被谭先生伤害了……”

    “全错!锦绣虽沦落风尘,却不代表她会为了一个男人的离开而嚎啕大哭。”还未待她说完,梁正平就打断了她,继而指着她身上的旗袍冷笑,“正因为她自小沦落风尘,生性凉薄淡漠,反而对俗物看得很淡,所以她绝不会穿你身上的这种旗袍!”

    梁正平掷地有声的反驳让林善顿觉难堪,而梁正平紧接着的话让她颜面尽失,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

    “有这质问的时间不如回去多练练演技,连对人物的把握都南辕北辙,真不知道外面怎么把你捧得这么高!”

    林善出去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被气的。

    九十八号正是之前为莳七抱不平的那个小姑娘,她被喊到号后,就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里面的对话她全都听见了,但她不想理会这些事,只是静静地看剧本。

    林善路过小姑娘旁边看见了她的脸,瞳孔顿时一缩,是她!

    在原世界里,就是她被梁正平一眼相中,最后飞上枝头的,难道自己做了这么多,还是无法阻碍历史的轨迹麽?

    陶抒注意到林善看见自己时的目光,不禁蹙了蹙眉,从刚才在等候区来看,林善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好相处,自己听到了梁导骂林善的话,会不会被她报复?

    陶抒进去又出来,面无表情,看不出来到底怎么样,只有她自己知道,梁导虽然也很欣赏她,但最后到底还是叹了口气。

    又等了几个人才轮到莳七。

    一进去就看见梁正平看着自己,笑得如沐春风。

    边上的工作人员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这可真是难得,梁导今天头一次对人笑,还是对名声不好的徐知初。

    不过这也太奇怪了,连林善都被梁导贬的一文不值,刚刚好容易遇到一个能入梁正平眼的小姑娘,偏偏梁导最后还叹了口气,这明摆着是不要啊!

    徐知初又能有什么本事让梁导对她另眼相看?难道真的像林善说的,有内幕?

    想到这里,屋里除了那晚在酒店看过莳七表演的人,其他人皆是下意识朝舒衡看去。

    这种想法只存在了两分钟,因为徐知初的表演着实打了他们的脸。

    莳七不知道为什么舒衡让她还表演锦绣得知谭先生抛弃她的那段戏,事实上,虽然是走过场,她还是准备了一个别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