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十七章 逆袭娱乐圈(十七)
    一整个新年都是和舒衡在一起度过的,徐知初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常年待在国外,至于舒衡为什么没和家里人一起过,他没提,她自然也没问。

    不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手上的戒指已经成功变成了橙色。

    过完年的两个月里,莳七就不停地在新闻上看到林善的消息。

    什么出席某慈善晚会,慷慨捐赠;做客某档真人秀,被常驻集体称赞心好人也美;担任艾滋病的宣传大使,和艾滋病儿童亲切玩耍,并呼吁大家正确对待艾滋病人。

    微博上将她夸得跟什么似的,什么人如其名,貌美心善的新生代女神。一时间,林善的形象又重新扳回来了,风头也一时无两。

    反观徐知初,在年前的那场黑幕门博得不少关注度后,两三个月里没有什么大动作,网友们也就渐渐将她抛在了脑后。

    林善见她在大众心中的形象又回来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徐知初算什么东西,也敢算计她?

    尤辉现在变成了她的经纪人,能把徐知初两年内捧红,作为经纪人,他还是不错的。

    “小善,今晚要上一个访谈节目,这是节目组递过来的稿子,主持人会按上面的问题问,你想想怎么回答。”尤辉将手中的稿子放在她桌上。

    林善近来心情非常好,不止是事业上,在她连着两三个月的伏低做小,迟瑞的父母终于对她客客气气了,也算是默认她儿媳的身份了吧。

    幸好她对外的形象一直是温柔善良的,不然家大业大的迟家,怎么也不肯能放任儿子娶一个明星。

    年前她被徐知初狠狠算计了一道,是时候还回去了,今晚那档访谈节目就是个机会。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林善一袭春季某大牌大衣上了节目,主持人笑着夸了她的衣品。

    “善善应该也算是带货达人了,基本每次在机场的街拍还有上节目的衣服,网友都十分喜爱。”主持人笑眯眯的看着她,“这些搭配是自己搭的?还是有专门的人?”

    林善莞尔一笑:“我个人是比较喜欢亲力亲为的,大到我工作室的决策,小到我我身边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这些搭配都是我随意穿的。”

    “那做你的助理应该会比较轻松。”

    “我只有一个助理,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会让她帮忙。”林善对着镜头笑道。

    莳七看到这里的时候不禁嗤笑一声,真是论起脸皮厚,林善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这么好的演技,怎么偏偏戏演不好呢?

    “一个助理太少了吧?”主持人也惊叹了。

    “我觉得还好,其实圈子里不少人都是两三个,有的更多,我是觉得我自己能做的事情就没必要让别人做了。”

    “嗯,看来你还是挺亲力亲为的。”主持人笑道,“最近在你身上也发生了一些事,我们作为局外人也比较好奇,能不能稍微透露透露?”

    讲到这里,林善的眼眶顿时红了一圈。

    “其实事情的经过大家也看到了,只是有些事比较复杂……”林善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主持人适时的递上纸巾,林善接过后低声说了句谢谢后才继续道,“那件事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连续一个月没睡好觉,一睡着就止不住做恶梦……”

    像是回想起那段灰暗的时光,林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现场观众有不少她的粉丝,集体喊道:“小善加油!”

    “谢谢大家。”林善好不容易止了哭泣,才哽咽着道:“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其他人没关系,都是我不好,害得知初前辈受了委屈,在这里,再次向知初前辈道歉,希望前辈可以原谅我。”说着,她起身对着镜头深深的鞠了一躬。

    莳七看到这里的时候,唇角勾起一丝冷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本来还打算让你再过两个月的好日子。”

    果然,这个访谈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在网上火了,徐知初的微博再次沦陷了。

    林善的粉丝在她的微博下各种谩骂,不少围观群众经煽风点火之后,几乎将徐知初的微博逮出来挨个骂了一遍。

    也是,国人本身就是比较容易同情弱者的,不管这个弱者的立场究竟是什么,所以说鳄鱼的眼泪还是能感染不少人的。

    林善在节目上先是树立了自己自强自立的好形象,然后谈到黑幕门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真正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哭得梨花带雨,声称自己过的很糟糕,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徐知初,不是梁正平,更不是那些批评她的娱乐圈老戏骨们。

    好一招借刀杀人!

    林善惯常将网友玩弄于鼓掌之间,莳七称她是千年成精的大白莲,可一点没有低估她。

    仅这一招,徐知初在黑幕门好容易积攒的部分粉丝和人气又没了,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不过莳七哪能让林善舒服呢?

    林善最近名气又回来了,还顺带着将了徐知初一军,心情好得不得了,整日和迟瑞蜜里调油,把迟瑞迷得神魂颠倒,恨不得立刻娶她过门。

    就在迟瑞开始着手求婚事项的时候,他办公室收到了一份快递。

    他一开始以为是林善在网上帮他买的什么东西,结果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沓照片。

    取出照片,迟瑞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看到最后将照片摔在了地上,又觉得心底火气越来越大,一脚将一旁的茶几踢翻了。

    秘书吓了一跳,连忙从外面进来。

    “林善在不在公司?”迟瑞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问道。

    秘书愣了一下:“在。”

    “叫她过来。”

    “小善姐说一会儿要赶通告……”秘书迟疑了一下。

    “让她过来!”迟瑞厉声呵斥道。

    秘书连连点头:“我这就去叫。”

    林善过来的时候,秘书事先给她透了底,可她还是不清楚为什么迟瑞突然发这么大火,两人到现在,迟瑞连句重话都没说过。

    “怎么了?”林善一进门就看见满地的狼藉。

    迟瑞眸光阴冷的看着她,然后对秘书说:“把门带上。”

    屋里只剩他们俩人的时候,迟瑞才冷冷开口:“你自己看地上。”

    迟瑞方才扔照片的时候,照片尽数摔在了办公桌后头,故而林善和秘书刚才都没看见。

    林善捡起照片,脸色越来越惨白,回过神来竟是一身冷汗,脑海中飞快思考怎么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