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十八章 逆袭娱乐圈(十八)
    “我倒是低估你了。”迟瑞满脸讥讽的看向她,“你算计了这么多人,又怎么会独独放过我呢?”

    林善眸光死死地盯着地上那些照片,只见照片上赫然是一男一女各种亲密的画面,男的正是眼下名气高涨的小鲜肉卫枫,女的是自己。

    其实这些照片中最大尺度的也就是在床上耳鬓厮磨,并不能证明什么,可这事坏就坏在迟瑞这个人不仅占有欲极其变态,而且疑心病很重。

    今天若是处理不好,只怕连最大的靠山就没了。

    “不说话就是承认了?”迟瑞气得浑身发抖,他对她还不够好?她算计那么多竟然还包含自己!

    林善心中一沉,猛地站起身,将手中的照片尽数甩在迟瑞脸上。

    迟瑞顿时怒上心头,右手高高扬起,可目光触及到林善的表情时,登时心软了。

    只见林善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贝齿死死地咬住下唇,殷红的血珠从缓缓冒了出来,眼神坚毅中满是倔强,这样的林善是他没见过的,迟瑞有些后悔为什么没问清楚就说了那些伤人的话。

    “迟瑞你说清楚,我算计你什么了?”林善强忍着眸中蓄着的泪水,明明这样梨花带雨叫人怜惜,偏生神色隐隐透着几分被冤枉的薄怒,“单凭这几张不知真假的照片,你就说我算计你……”

    林善讲到这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往下掉,低声哽咽,似是受了委屈。

    迟瑞瞧着她这样,心里后悔的不行,双手紧握成拳,沉声道:“这么说这些照片都是假的?”

    “你还是不信我?”林善难以置信的抬眸看他,“迟瑞!你去找人来鉴定,看看这些照片究竟是真是假!”

    话音刚落,林善就蹲在地上捡照片,这些照片是真是假她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只是她在赌,她只有这样才能打消迟瑞心里的怀疑。

    “够了!”迟瑞冷声斥道,却见林善像是没听到一样,他上前一把将人拉起抱在怀里,怀中人先是用手挣扎抵触,却被他紧紧的圈在怀中,最后他感觉到她浑身颤抖,哭泣声也渐渐从哽咽变成了大哭。

    莳七看到这里,颇感没意思,林善白莲技能满点,一般人还真招架不住,本以为林善最起码也得周旋个一两天,没想到三言两语,一通眼泪就让迟瑞投降了。

    不过她知道,迟瑞就算这次相信了林善,可心里到底已经种下了怀疑的种子,林善未来的日子只怕要谨慎三分了。

    她本来也没打算这么快玩死林善,不过一石二鸟的事情,她向来最喜欢了。

    这些照片是莳七从卫枫的u盘里弄来的,估计林善这几天就该收拾卫枫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天星没过几天就传出卫枫生病的消息,粉丝都关心的不得了,天星大门每天围得水泄不通,全是卫枫的粉丝给公司送东西,希望能让卫枫早日康复。

    就在事情过去一个星期的时候,莳七接到了卫枫的电话,正亲吻她脖颈的舒衡不由皱了皱眉,这都一个星期没看见她了,难得能缠绵片刻,竟然还有人来打扰。

    “别接了。”舒衡的薄唇轻轻摩挲着她白皙修长的脖颈,不时种下几点红痕。

    莳七微微推开他,轻声抱怨道:“别留下印子。”

    “喂。”

    舒衡见她不听话,还是接通了电话,不由惩罚似的轻轻咬着她小巧的耳垂。

    莳七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什么事快说。”

    “徐知初,我u盘里东西被你拷走了吧!”电话那头传来卫枫气急败坏的声音。

    莳七轻笑一声装傻:“你u盘里能有什么东西?”

    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还要去捉舒衡在她身上乱点火的大掌。

    “别给我装蒜!那些照片是不是你发的?”

    莳七心情大好,小手轻柔的抚摸着舒衡衬衫下的腹肌:“你说什么呢,我听不太懂。什么照片?”

    卫枫气得恨不得把手机摔了,之前迟瑞好不容易找人给他强行塞进了《锦绣》里面,演一个对锦绣一往情深的男配,黑幕门的时候毕竟和锦绣剧组有关,他就没有发声,没想到林善记恨上了,加上迟瑞手上的照片,林善差点没把他下半年的通告全掐了,不仅如此,他还损失了手里所有林善的把柄。

    “徐知初你这个婊子,看不出来心机还挺重。”

    莳七轻笑两声,漫不经心的说:“卫枫,人在做天在看,报应总会来的,且受着吧!”

    舒衡见她这样衣衫半褪,慵懒妩媚的样子,眸色微微一暗,只觉得身下燥热难耐,他薄唇紧抿,大掌却顺着她的衣衫探了进去,在那媚人的圆润上轻轻一捏。

    莳七被他的突袭弄得忍不住嘤咛一声,卫枫顿时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卫枫才讥讽的开口:“到底是婊子,接个电话的功夫都能搞起来……”

    舒衡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一把抢过手机,冷声道:“卫枫,要是还想在这圈子里混,最好给我消停点。”舒衡不管那头怎么想,挂了电话就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莳七看着被扔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手机,轻哼一声:“那是我的手机。”

    舒衡低头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的亲吻,听到她的话,不由低低笑了几声:“我赔你。”

    “好,你赔我。”莳七笑意盈盈的环住他的腰身,意味深长的重复着。

    舒衡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眸底柔情似水,唇角漾着宠溺的笑意:“嗯,我整个人都赔给你。”说完,大掌就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莳七双眸半吊着神采睨向他,顿时惹得他好一阵亲吻揉捏。

    衣衫半褪之际,莳七瞥见舒衡锁骨上那个熟悉的红色胎记,眸光顿时暗了暗。

    舒衡素了一个星期,餍足之后已经是晚上了。

    莳七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半个手指也抬不起来,她有些后悔下午为什么没推开他,现在受罪的还是自己。

    “吃饭了。”餍足之后的舒衡连唇角都止不住的上扬。

    “我想洗澡。”莳七强撑着身子坐起来。

    舒衡的眸光瞬间微亮,唇角上扬:“嗯,是该先洗澡。”说完,未待莳七反应过来,他已是上前将她打横抱起进了浴室。

    莳七顿时有种给自己挖了坑的感觉,心底一阵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