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十九章 逆袭娱乐圈(十九)
    梁正平的新戏《锦绣》在定在五月底开机。

    开机仪式的时候,莳七看见卫枫着实有几分讶然,卫枫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阴测测的吓人。

    除了卫枫,莳七还看见一个熟面孔,扮演锦绣身边丫鬟的演员赫然就是那天试镜的时候,为她解围的小姑娘。

    《锦绣》这部电影算是双男主,军阀顾子安和儒商谭先生,顾子安的扮演者杜筠不算新人,出道五六年一直不温不火,可演技却是在线的,这回估计能跃居一线。

    谭先生的扮演者袁冀是个老戏骨了,听说和梁正平私交不错。

    两人看见莳七的时候都是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莳七也客气的问好。

    总的来说,开机第一天,一切都算顺利。

    本来得知徐知初出演女主角的时候,袁冀还特意打了电话给老朋友,问他是不是舒衡强制塞人进来的,未料梁正平却神秘笑笑,说了句是也不是,然后任他怎么追问,梁正平再不肯多透露半句。

    后来黑幕门的时候闹得满城风雨,袁冀看见那段试镜视频的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老朋友当时会神秘兮兮的了。

    徐知初现在才二十四岁,演戏可圈可点,让他都挑不出毛病,以后只会走的更远。

    没想到开拍的时候,袁冀再一次刷新了对徐知初的认识。

    有一场戏拍的是绘春楼拍卖锦绣的初夜,谭先生身居幕后,最终以高价买下。

    这段戏里有个徐知初和袁冀的对手戏,正是床戏,平常的小姑娘遇上床戏,再好的演技也没用,毕竟心里头过不去,缩手缩脚,反倒被抢了风头。

    袁冀心底叹了口气,准备好这场戏要不停的ng了。

    他坐在床榻上,微阖双眸,只听一声令下,片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莳七身着一袭开叉到大腿的旗袍,抱着琵琶缓缓坐下,这个时候的锦绣还只有十五岁,虽然自小被卖进了窑子,深谙男女之道,可骨子里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酝酿好情绪,莳七再次睁眼时,浑身的气质皆成了锦绣。

    锦绣生得闭月羞花,一双明眸撩人心怀,眉目间隐隐有几分少女的稚气,偏生那尚未张开的眉眼依稀可窥见日后的风情万种。

    “先生可要听首曲子?”锦绣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对第一次有几分惧意。

    谭先生定定的看着她,继而微微颔首,锦绣见他点头,隐隐松了口气,白皙如脂的手在琵琶上轻拢慢捻,朱唇轻启低声吟唱。

    一曲毕,谭先生眉眼含笑,轻轻招受示意锦绣到他身边去。

    锦绣放下琵琶,莲步缓缓走了过去。

    片场人皆是屏息凝神,到目前为止,两人的唯一一条ng居然还是道具的问题。

    袁冀已经好久没有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不是因为拍床戏,而是很难得碰上一个顺着下来不ng、气场还没被别人代跑的对手了。

    其实说起来床戏,看着香艳,实际上一场戏下来比拍打戏还要累。

    一想起床戏,袁冀不禁又叹了口气,还是那句话,小姑娘多多少少都会放不开,等着ng吧。

    确实像袁冀想的那样,莳七有些放不开,总是束手束脚的。

    连续ng了十几次,梁正平也不禁皱眉道:“休息一下。”

    莳七也有些烦躁,徐知初的演技一向很好,没想到栽在了床戏上。

    米琪连忙上去递水,莳七这才注意到舒衡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

    “状态不好?”舒衡看出她现在心情不好,遂往她身边一坐,接过米琪手中的扇子替她扇风。

    米琪见状,识趣的站远了。

    “找不到感觉。”

    舒衡哑然,他不懂这个,可是一场床戏,要什么感觉,有感觉不就坏了麽!

    “《帝王燕》送审了。”舒衡轻轻替他扇着风,抬手将她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

    莳七蹙眉:“这么快,这才六月初,他们后期就已经完成了?”

    古装戏的后期总是比现代戏要长一些,从杀青到播出,最起码需要一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帝王燕》最快也要年底才能播出。

    “初审,总是要返工的。”

    那也太快了些,《帝王燕》是天星投拍的电视剧,看来林善已经等不及了,许是最近《锦绣》的开机刺激到她了,近两个星期,新闻铺天盖地都是《锦绣》的开机和各种宣传。

    “林善已经沉不住气了。”莳七骤然心情大好,轻笑两声。

    舒衡看见她笑,唇角也不自觉的带了点笑意。

    再次开工的时候,莳七的状态瞬间回来了,舒衡看着监视器上纠缠的男女,眸色暗沉。

    “结束了?”舒衡看着神采飞扬的梁正平,强压下心底的薄怒,低声问。

    梁正平笑着点点头,舒衡终于舒了一口气,正要上前拿毛巾裹住莳七,却听见梁正平高声对场内喊道:“来,再保一条啊!拍完今天收工了!”

    梁正平简直对徐知初满意的要死,虽然床戏那里ng了十几次,可休息后就能迅速调整好,他的锦绣果然好样的。

    现场顿时又忙碌了起来,舒衡手插裤子口袋站在监视器后头,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业内基本上一个镜头拍一条保两条,防止出差错,他差点忘了这件事。

    好容易等梁正平喊了卡,舒衡立刻上前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裹在莳七身上。

    莳七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戏谑道:“怎么,吃醋了?”

    舒衡薄唇紧抿,似是愠怒,可他脸上隐隐浮现的薄红却出卖了他的心情。

    莳七不禁笑出了声,舒衡将她拥在怀中,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晚上再收拾你,到时候可别求饶!”

    莳七总算知道,舒衡这种小心眼的男人不能惹,言出必行,晚上着实好好折腾她一番,舒衡念在她第二天还要拍戏的份上,只折腾了她一回,却下下凶猛,结束洗澡的时候,莳七的两腿都是软的。

    偏生他还在一旁不停的撩拨她,说什么先欠着,日后还账。

    洗完澡,莳七躺在他怀中,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打架,忽然想到一件事,差点给忘了,强忍着困意说道:“你注意着点《帝王燕》那边,他们首次宣传应该不会通知我,定下来什么时候宣传你提前告诉我。”

    “嗯,放心,快睡吧。”

    舒衡轻轻替她顺着后背,看着她的一双眸子里盛满了温柔,若是以往陪在他身边的女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惊讶,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舒总,竟然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