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十六章 逆袭娱乐圈(二十六)
    《帝王燕》最终还是于十一月底在网上播出了,并更名《宫后怨》,自打播出之后,就一直占据微博热门。

    剪辑后的沈嘉安是因爱生恨,最终走向死亡的这么一个悲剧角色,与恒帝青梅竹马,成亲之后也曾举案齐眉,可好景不长,还是六皇子的恒帝遇见了古灵精怪的顾兮燕,沈嘉安倾其母族的全力助恒帝登基,可却在猜忌和挑拨中心死,恒帝登基稳定后,便以谋逆之罪将沈嘉安的母族尽数株连,念其有从龙之功,男丁流放三千里,女眷尽数充入掖庭永世为奴。

    沈嘉安也等来了废后的诏书,她被禁足坤宁宫,接到诏书之后,长跪坤宁宫求恒帝彻查真相,三天三夜,数九寒天,沈嘉安在听到父兄被问斩的消息后,终于绝望崩溃,咬破手指在雪地上留下绝笔血书,拔下头上的金簪狠狠扎进脖颈,猩红的鲜血喷洒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如绽放的点点红梅。

    曾经名动京城的才女,就此香消玉殒。

    莳七看完整个剧集之后,也忍不住啧啧惊叹,真该给后期剪辑的发奖金的,这么一剪,完全是两个故事啊,沈嘉安居然也从恶毒女配变成了痴情女主。

    徐知初的人气也是史无前例的高涨,大结局的时候,微博上好多人都把编剧骂死了。

    她的微博评论也见天的都是关于沈嘉安的自戕。

    “沈嘉安自戕那段戏快把我哭死了。”

    “皇帝真是可以去死了,说来说去都是沈嘉安的错,他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好气啊!沈嘉安为什么早不看清楚渣男真面目!”

    “初初的演技真的是……我现在已经开始期待《锦绣》了。”

    甚至还有人给沈嘉安写了十四字生平,“半生辅佐帝王成,一纸诏书断恩情。”

    林善满心期待着《帝王燕》的播出,在她看来,这部剧一定会火,且会成为经典,就连剧中的小配角身价都会上涨不少,除了一个人,那就是饰演沈嘉安的人,她穿越过来之前,饰演沈嘉安的那个女演员本来人气挺不错的,奈何沈嘉安这个角色实在是太招人恨了,所有人都红了,唯有她反而被人骂。

    这也是她当初一定要徐知初来演沈嘉安的原因。

    林善兴致勃勃的开了视频,只不过和期待的完全不一样,《帝王燕》变成了《宫后怨》,原本六十集被剪成了三十几集,她看了两集之后,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裂了。

    原本一二集的剧情应该是顾兮燕进宫选秀以及遇见几位皇子,现在的剧情完全不一样了,第一集就是一张废后的诏书彻底废了沈嘉安的皇后之位,然后剧情开始采用倒叙的手法讲述顾兮燕进宫。

    林善看完的时候,浑身的血液像是被冻住了一样,耳边似有千万只飞虫在嗡嗡的乱叫。

    她刚要站起身,却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额头猛地磕在茶几上,顿时血流如注。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外头的天都黑了,屋子里更是昏暗一片,似有千吨巨石压在胸口喘不过气来,她抬手摸了摸额头,流出的血已经干了,磕破的伤口被干涸的血凝固了。

    林善几近癫狂的去找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着杨千蔓的电话。

    挂断,一遍又一遍的挂断。

    林善将手机猛地砸了出去,声嘶力竭的又哭又笑,到现在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杨千蔓就是迟瑞放在她身边的一颗棋子,亏她还以为迟瑞是真心对她的,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笑话!

    莳七收回了意念,眉目间平静如水。

    若说第一次和江怜南对垒的时候,她还可怜江怜南,可她放了江怜南后,却被反咬一口,还害得林城沦陷。

    妇人之仁,永远都是最值得唾弃的。

    所以当她看着林善几近癫狂的哭笑时,她并不可怜她,因为她知道,如果今天不是林善落得这步田地,那就必定是她,她和林善,总有一个失败者。

    《帝王燕》后一次的没过审,确实是她让舒衡做的手脚,不过也怪林善的名声,所以舒衡只是塞了点钱,很容易的就把《帝王燕》打回来了。

    她知道林善手里还握有一张底牌,不若釜底抽薪,只怕林善以后还会死灰复燃。

    林善对《帝王燕》的期待,她是知道的,毕竟这成了她再次回归公众视野的最后一根稻草,更何况《帝王燕》确实能成为经典。

    所以,当这最后一根稻草也被人斩断的时候,林善不得已就会亮出手中的底牌。

    这才是莳七最终的目的。

    莳七拿起桌上的那份文件,轻笑一声,给舒衡打了电话。

    他无论多忙,凡是她打给他的电话,永远响铃不会超过三声。

    “知初?”

    他的声音里似是带了几分笑意,让她心头一阵甜蜜。

    “我想你了。”莳七软软的开口。

    电话那头明显一怔,他和她的情感表达不一样,主动的一直都是他,而她永远都是笑盈盈的应承,有时候他也会生出几分怪异之感,他甚至会在想她究竟喜不喜欢他,可自打她在节目中求婚之后,她比以往要热情的多,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舒衡俊美的眉眼间不禁流淌出一股暖意,薄唇微微上翘:“嗯,我也想你了。想你的唇,想你的眼,想你软软的身体……”

    “停!”纵然是莳七脸皮再厚,也挡不住他这样直白露骨的调戏。

    舒衡知道她害羞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再乱说话,回来罚你素着!”莳七有几分得意的威胁。

    舒衡仿佛能想象她像只尾巴竖起的小猫,张牙舞爪之际,还得意洋洋的。

    “我错了。”他最喜欢这样的她了,可为了他的性福着想,还是赶紧哄哄的好。

    莳七想起了正事,遂轻咳了一声,正色道:“上回求婚太匆忙,什么都没准备。”

    舒衡还是忍不住逗她:“对,连戒指都没有,就想把我娶回家。”

    莳七差点笑出声,舒衡这个男人,平日里看着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本正经,实际上内里闷骚的不行。

    “等我回去,我送你一份大礼。”

    “好。”她的话撩拨的他心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就飞去横店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