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十九章 逆袭娱乐圈(二十九)
    徐知初在戛纳封后之后,就宣布息影一年,称要和舒衡环游世界,并将缺少的蜜月补回来。

    粉丝们听到这个消息时,有哀叹的,有表示赞成的,也有希望能透露行程好来个偶遇的。

    任哪个明星,都不敢在事业上升期突然选择离开一年,这个决定太过于大胆,没人敢轻易尝试,不过徐知初却十分任性,说息影就息影,走得十分潇洒,也许是仗着自己是艺光老板娘,又或许是,她就是有这个实力任性!

    无论哪种,她都是娱乐圈第一人。

    其实说起来,徐知初演戏有个缺憾,就是演不了哭戏,所以每次有哭戏的时候,陈息然都是拿着眼药水给她点上,不过还好这并不影响她整个的发挥。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莳七和舒衡看过了非洲大草原的月升日暮,体会了流淌在欧洲血脉里的古典气息,去了澳洲和动物零距离接触,火山、极地、大海、高山等等,都留下了她和他的足迹。

    她知道他是想要个孩子的,他们也做了很多尝试,可是却始终没有消息。

    虽然他不说,对她还是万般的宠溺,可她却越来越难过,不止是因为神魂的原因,而是她希望她走了之后,他身边至少还能有个人陪。

    从前舒衡和她无意中说过,在未遇见她之前,他身边的女人一周一换,其实他根本不喜欢这些女人,只是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在驱使着他,像是在寻找什么,而这种感觉在遇见她之后忽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事对她莫名的熟悉感。

    徐知初息影一年后的再次回归,引发了空前的热度,她的风头并没有因为离开这一年而下降,反而人气越来越高涨。

    回国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一年里,《宫后怨》在韩播出,连续一周占据韩国热门榜首,这档电视剧在整个亚洲都引起了热潮,紧接着就是因为在戛纳的获奖,《锦绣》也陆续在各个国家放映,徐知初的名气彻底走出了国门,陈息然那里收到不少来自好莱坞的邀请通告。

    陈息然知道莳七不在意这个,却还是将消息放了出去,国人再一次引发了热议,这是继巩皇和国际章之后,又一个拿到好莱坞邀请券的中国女星。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徐知初息影归来就会一举进军好莱坞的时候,她却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中国电影正处于上升期,作为一个根正苗红、长在红旗下的中国人,我想这个时候,我更应该留下来支持我们本土电影,其实好莱坞邀请我们中国明星去出演,看中的无非是国内的庞大电影市场,拿到的角色也只是些可有可无的配角。我希望有一天我们中国电影能站在世界电影的顶端,而那个时候,他们才会真正认真的看待我们,所以,中国电影人们,为这个目标一起努力吧!”

    在这样一个只看名气、不看演技的时代,这条微博引起了很多圈内老牌电影人的共鸣,就连获过两次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华人导演费远航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称徐知初怀揣着所有中国电影人的梦想,中国电影的未来有希望。

    徐知初拒绝了好莱坞的邀请,瞬间获得了不少老牌电影人的青睐,同时在国人心中的形象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

    许是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连上天也眷顾了她。

    某天清晨,莳七上完厕所,照例拿出验孕棒,当她迷迷糊糊的看着上头的两条红线,脑子一瞬间像被什么掏空了,正剩下一个念头,她怀孕了!

    她捏着验孕棒,浑浑噩噩的回到床上。

    舒衡见她回来了,睡眼惺忪,长臂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声音懒散:“陪我再睡会儿。”

    莳七脑子空空的被他抱在怀中,神思恍惚,轻声道:“我怀孕了。”

    舒衡猛地睁开眼看她,却看见她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表情,盼了这么久,消息来得太突然,他有些懵。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拿过床头柜的烟就要点上,却在火苗快要靠近香烟的时候,猛地将烟和打火机都扔进了垃圾桶。

    他不能抽烟,她现在怀孕了,他以后要把烟戒了,还有她的通告也不能接了,家里是不是该请个阿姨,怀孕初期是不是不能同房?要忍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要改变的事情太多,他有些烦躁。

    莳七看着他一连贯的动作,心底骤然一阵难过:“你不开心吗?”

    舒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她误会了,连忙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哄道:“不是,你别多想,我只是太高兴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莳七看着他开始忙里忙外的安排一切,这才渐渐放下心来。

    因为在测出怀孕之前,莳七还接了两个通告,所以虽然舒衡一再反对,她还是坚持把这两个通告完成。

    撒娇诱惑,她用尽了手段才让舒衡点头,虽然不能做,却还是被他里里外外的吃尽了豆腐。

    她就知道这男人在知道自己即将要素两个月的时候,心底就已经盘算开了,最起码刚开始的几天,她就已经被迫欠下好多次了。

    戒指上的玉石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离开就是这一两天了。

    陆辛很快就会来接她了。

    今天录制最后一个通告,是一档辩论类的网综,全程只需要坐着动动嘴,然后就听辩手们口若悬河就好。

    “我一会儿有个会,你快结束的时候让陈息然打个电话给我,我来接你。”舒衡看着正要下车的莳七,嘱咐道,“还有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让随行的医生看看,我给你弄了点汤,中途休息的时候喝一点……”

    “好,我知道了。”莳七笑盈盈的应了一句,一个吻成功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她发现他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唠叨了,成天碎碎念,她的肚子已经略略显怀了,下车的时候,舒衡看的一阵紧张。

    “我走了。”莳七眉眼含笑轻声道。

    舒衡点点头:“小心点。”

    莳七一下了车,围在两旁的粉丝就疯狂的尖叫,安保奋力的将人群拦着。

    莳七对着粉丝们微微一笑:“早啊。”

    粉丝们激动地朝她挥手:“初初我爱你!”

    就在此时,一个中年男人从人群中奋力挤出,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际,疾步跑到莳七面前,对着她的肚子狠狠捅了一刀。

    全场像是被噤声了一样,莳七倒在地上,听不见任何声音,吃力的抬起手,猩红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