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十二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一)
    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青陉山云雾缭绕,如遮如幕,冬日的积雪尚未完全消融,早春的苍翠已悄悄冒了尖,远远望去,为雪白头的山峦零星点缀着的绿意,如离世般的仙境多了几分生气。

    几声“啾啾”的鸟鸣声响彻在寂静的山林,只见一只通体嫩黄的芙蓉鸟扑棱着翅膀往林深处飞去。

    芙蓉鸟穿过深林,越上山峦,在一个结了冰的湖边停下,栖在枝头,展开扇形的尾羽,低下毛茸茸的小脑袋,从自己的身上啄下一片嫩黄的羽毛,旋即叼着羽毛飞到树下,将羽毛小心的放在树根处。

    不过多时,本是空荡荡的湖边渐渐隐现一座洞穴。

    芙蓉鸟见状,忙扇着翅膀飞了进去,外头寒意袭人,里头却是别有洞天,暖意融融。

    只见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正蜷缩着身躯,趴在软榻上酣睡。

    “姝丽,醒醒!”芙蓉鸟扑棱着羽翼,急声唤道。

    红狐狸呼吸平稳,半点也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芙蓉鸟急得不行,顿时心生一计,上前用喙狠狠啄了一下红狐狸的尾巴。

    红狐狸一阵吃痛,尾巴猛地一甩将芙蓉鸟拍打在地,芙蓉鸟“哎呦”一声,栽在地上化作一个妙龄少女。

    “真不该喊你,让你错过他倒好了!”嫩黄色衣裙的少女揉了揉被摔疼的臀部,杏眸中满是怨色。

    红狐狸睁开乌溜溜的双眼,伸展了下四肢,一阵幻影缭乱,软榻上再不见红狐狸,只有一个衣衫半掩、眸光慵懒的绝色女子。

    莳七抬眸打量了下四周,原主的记忆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她轻抬素手揉了揉眉心,淡淡道:“袅袅,现在什么时候了?”

    鹅黄色衣裙的少女一听这话,顿时撇了撇嘴,委屈道:“又过了一百三十年了,人家好心喊你,你还把人家拍在地上。”

    莳七莞尔一笑,柔声道:“好了,我对不住你,等这回下山,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袅袅这才喜笑颜开,眉目间再无半点委屈。

    莳七眸光瞥见软榻旁的檀木桌,上头搁着一柄竹骨扇,展开一看,只见上头画着一幅美人酣睡图,画上的佳人正是自己。

    “他这世是什么身份?”她徐徐放下扇子,轻声问道。

    袅袅抿唇一笑,眸中溢出几分狡黠:“这回你可有的玩儿了,他这世是个和尚。”

    莳七微微一怔,和尚?这还真是有的玩儿了。

    “我看不是我有的玩儿了,是你有好戏可看了。”她毫不留情的戳穿了袅袅的小心思。

    袅袅倒也不觉难堪,反倒是笑嘻嘻的说道:“总之比上两世有意思多了。”

    “那个贱人呢?”莳七眸中划过一丝狠厉问道。

    袅袅也咬着牙恨恨道:“倒叫她讨了巧,本以为她祖上的皇运已经到了头,就算不落入畜生道,怎么也得是个凡夫俗子才好,却不想,她倒是投了个好胎,现在正是当朝国师的关门弟子。”

    “那国师可有来头?”

    “大有来头,非千年道行的妖不得近身。”

    莳七听到这里,眉心浅蹙,这倒是有些难办了,一个是和尚,一个是国师的关门弟子。

    她从未想过脱离上个位面会是那样的惨状,至今想起腹部的那一刀,还隐约觉得剧痛难耐。

    回去之后,她便狠狠剜了陆辛一记眼刀,陆辛也自觉理亏,给她赔了不是之后,倒叫她好好敲了一顿。

    她在想她就那样离开舒衡,舒衡岂不是悲痛欲绝,于是她让陆辛将她在那个世界留下的痕迹尽数抹除,让原来的徐知初代替她继续生活,也算是她能为舒衡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这个位面里,她和神魂依附的被攻略者有着两世情缘,现在是第三世。

    第一世,她是个道行尚浅的小狐狸,被一个道人的符咒暗伤,是他路过救了她,他那时还是个威名煊赫的将军,和往昔的传说一般,她本来只想报恩,没想到爱上了他,两情相悦之际,却半路杀出个公主,还让那道人收了她,仓皇之际,她现出了原形,却再不敢看他一眼。

    好容易逃脱之后,她的修为大损,但她还是放不下他,偷偷潜回皇城,却发现这日正是他和公主大婚,他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衬得他俊朗无双,可当她期盼着望向他时,却只换来他冷漠的一眼。

    姝丽大为心伤,回了青陉山不肯再踏入尘世半步。

    直到他战死沙场那日,她想回去看他最后一眼,却从他的随从口中得知,原来十年前是公主威胁他,若非为驸马,就让道人将她降住,扔进紫金丹炉中炼化,他为了她,不得已同意了。

    得知了误会一场,姝丽大哭一场,在尘世寻觅了几百年,终于找到了他的转世。

    第二世,他是夙病缠身的大家公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姝丽找到他后便潜入他家的府中为婢,可她去的晚了,他已经和郡主定了婚约,姝丽把前世将军的心头血强行喂给他,他有了前世的记忆后,两人和好如初,正当他准备退婚之际,姝丽却发现事情不对。

    那个郡主分明就是公主的转世,且拥有前世的记忆,这个太诡异了。

    一个凡人,怎么能有前世的记忆呢!

    姝丽跺了跺脚,招出土地,才得知,那郡主乃世外之人,被她附身的公主祖上是紫微星下凡,所以往后十代都受皇运庇护,动不得。

    她算了算,公主是第九代,郡主就是第十代了,她的道行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却还是动不得那个贱人。

    那贱人也是厉害,凭着世外之人的魂魄,召集了不少恶灵,生生逼得姝丽元气大伤,而那贱人,竟然趁着她虚弱之际,妄图篡改她的命格,抢占她的修为,幸好袅袅及时赶到,将她带回青陉山。

    姝丽在青陉山清心修炼,等着第三世,这一等就是一千多年,莳七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她现在已经是个道行三千年的老妖精了,自然是不惧没了皇运庇护的贱人,只是贱人身后的国师颇有些蹊跷。

    非千年道行的妖不得近身?

    “姝丽,咱们下山吧,再耽搁片刻,只怕你那情郎就要成老和尚了!”袅袅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又来了,叽叽喳喳的叫嚷着。

    “怪道是芙蓉鸟修炼成了精,竟还是不改本性,吵闹得厉害。”

    莳七笑着揶揄,执起檀木桌上的竹骨扇,摇身一变,白衣翩翩,倒真是个浊世佳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