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十三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
    “那贱人现在名唤什么?”莳七一袭白衣,手中执着竹骨扇,风流倜傥的用扇子挑起袅袅的下巴,轻声漫语调笑,“小娘子长得真俊,可曾许了人家?若是没有,不如跟了爷了吧?”

    袅袅被她的做派弄得红了脸,一把拍开扇子:“贱人现在叫万安灵。”

    “万安灵?”莳七啪的一声将扇骨打在手心,“万物安灵,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来也奇怪,她祖上的皇运没了,又连着作恶三世不止,理当堕入畜生道还债才是,怎么还能转世为人,且还是命格不凡的国师弟子。”

    袅袅亦步亦趋的跟着她,百思不得其解。

    莳七轻笑一声,懒声道:“她手段刁钻,上辈子就能召集诸多恶灵,改个命格这样的雕虫小技应当不在话下。”

    “再者,她本就是世外之人,只怕更易逃了地府的审判。”

    什么世外之人,穿越女罢了!

    下了青陉山,山脚处是一座民风淳朴的小县。

    莳七领着袅袅正要进城,却见城门口张榜明示,太后双膝常年阴冷刺痛,需一张火狐狸皮暖骨,此狐非寻常红狐狸,通体火红,远看像火焰一般,额间一点白,双耳轮廓处是一圈雪白的毛,世间只此一只,若有人猎得,赏黄金万两,若有人觅得踪迹,待国师寻得,赏白银千两。

    袅袅读完告示,杏眸怒瞪,低声咒骂道:“贱人还真是死性不改,偏生揪住你不放!”

    莳七冷笑一声,漫声道:“偌大的王朝江山,竟然连僻静小县都张榜悬赏,估计她也记着前两世的事呢!”

    “只可惜上一回太过于狼狈,没能取到他的心头血,没法让他恢复记忆。”

    “姝丽,你看这张榜。”袅袅惊异的指着另一张告示。

    莳七抬眸一看,原来是知县家里似是有妖出没,现特请能人异士前去降服,事成,赏银百两。

    “咱们在山中待了几百年,身上没有一点盘缠,若是总用法术,只怕会引来道士和尚。”袅袅歪着头想了想说道。

    莳七知道她的意思,“你说的不错。”

    她抬手正要去撕那张榜,却被一个干瘦的手抢先了一步。

    那人手执拂尘,面上蓄着一把山羊胡,可尖酸的眉眼让人难以心生好感。

    “这位小哥生得风流俊俏,此等鬼神之事还是切莫触碰的好,当心折了寿数!”道人瞥了莳七一眼,出言讥讽道,“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还是带着你的婢女回去快活吧!”

    袅袅杏眸怒视着道人:“你这人怎么这样蛮不讲理!”

    莳七微微一笑,抬手将袅袅拦在身后:“这位道长,多谢提醒。”言罢,拉着袅袅转身就走。

    道人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嗤笑一声。

    袅袅不解其意,撇着嘴道:“姝丽咱们可没钱啦!我饿了!”

    莳七手指竹骨扇轻轻敲了袅袅的头,叹了口气笑道:“谁说我们不去了?”

    “那道士一看就是江湖骗子,咱们等他先戏耍一阵,然后再登场!”

    她得先看看是什么妖,若是业障因果,她便不问,可若是蓄意作恶,食人精气,她便要管上一管!

    县太爷府中。

    后院吵吵闹闹,莳七和袅袅用了一道障眼法坐在墙头之上,只见院子里的人皆是面露惊恐,正中央捆着一只白色的小狗,小狗乌黑的双眼蓄满了泪水,看上去十分可怜。

    “它不是妖。”莳七淡淡开口道。

    是妖当有妖气,姝丽乃三千年的老妖,鲜少有妖在她面前能敛起浑身的妖气,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道行比她深,可若是道行比她深,又怎会轻易被人捉住,还落得如此狼狈的境地。

    袅袅手中把玩着腰间的丝带,笑嘻嘻道:“非妖非人,造的什么孽呦!”

    这时,一个怀抱两三岁稚童的婆子恶狠狠的用脚踢了小狗一下,小狗顿时嗷呜惨叫一声,眸中竟是隐出几分戾气。

    “有趣。”莳七唇角勾出一抹浅笑,轻声叹道。

    一只死期将至的畜生,竟然还会心生恨意,当真是心气儿高。

    只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美貌女子哭哭啼啼的走了出来,见婆子正不时踢打小狗,遂轻声制止:“张妈妈脚下留情,到底是一条生灵。”

    张妈妈恶狠狠朝小狗啐了一口:“黄姨娘太心善了,这等恶畜,活该一把火烧死!”

    小狗一听见烧死二字,顿时吓得瑟了瑟脖子。

    “万物皆有报,倘若烧死了它,它心怀怨怼,回来找致儿怎么办?”黄姨娘说着说着又拿着帕子试眼泪,瞧着好不可怜。

    “姨娘放心,听闻老爷今天找到一个法力高强的道长,一定能将这恶灵制住!”

    正当院内众人闹哄哄的安慰着黄姨娘的时候,莳七却看见后院垂花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端庄女子,眉梢尽显冷意,眼底嘲讽十足。

    女子身旁的大丫鬟咳了一声,院内众人见状,纷纷行礼:“夫人。”

    黄姨娘看见夫人,忙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声音:“夫人怎么来了?”

    “老爷近来为了你,连堂都不审了,今日听闻请来个厉害的术士,遂前来看看。”女子双手端于腹前,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

    黄姨娘眼中闪过一丝怨气,却还是哭哭啼啼的道:“劳夫人惦记,致儿到底是老爷唯一的儿子了。”

    夫人像是被戳了痛处,眸光凌厉的瞥了她一眼,一旁的大丫鬟立刻接了话:“姨娘这张嘴可真是厉害,大少爷不过是暂无踪迹,怎么到姨娘嘴里,二少爷就成了老爷唯一的儿子了?”

    且不论两个女人如何明嘲暗讽,袅袅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这道士可真够慢的,叫咱们等了这么久。”

    莳七轻笑一声道:“就不许人家在前头吹嘘几句?”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莳七远远望去,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儒雅男子正领着那道士往后院走来。

    那道士本欲装的道骨仙风,可奈何他的眉眼生得实在是猥琐至极,整个人看着别扭的很。

    袅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莳七也扬起唇角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