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十五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四)
    众人屏息看着院中的小狗,只见那小狗竟是慢慢变成了少年的模样。

    墨色长发如瀑一般散在地上,白皙的肩头如玉似的,众人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是哪家的贵公子啊,竟生得这般好看。

    莳七眉心微蹙,紫微星下凡?

    袅袅自然也看出来,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紫微星下凡居然成了狗,真可真是古今第一奇谈了!

    郑夫人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少年,直待少年抬起脸,才忽然尖叫一声:“不是晖儿!”

    少年身上紧裹大氅,赤足站在地上,眸光凌厉的扫视众人。

    郑知县看了少年的容貌,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撩起衣摆就要下跪。

    他当年进京赶考的时候,有幸在鸿雁楼瞥见晟亲王一面,晟亲王生性风流,不问朝事,经常在鸿雁楼和学子们吟诗作对,是个闲散王爷。

    莳七不着痕迹的一把拎起他,低声道:“不想要命就跪下!”

    这样的天家王爷,又怎会放任别人知道自己曾经被变成狗,若是宣扬开来,只怕今日在场之人皆是难逃一死。

    郑知县浑身一颤,立刻反应了过来。

    莳七示意郑知县带少年去梳洗穿衣,自己则一把揪过想要趁乱溜走的道士。

    “道长。”

    老道浑身发虚,额间冒着冷汗,小心翼翼道:“高人,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莳七笑盈盈的看着他,轻声道:“相逢即是有缘,奉劝你一句,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揽这等差事,倘若今日真是个恶灵,你死了没关系,害了满府众人才是犯了业障!”

    “是是是,小人知道了,多谢公子指点!”

    待那少年整肃衣冠出来,浑身散发的贵气让人不敢直视。

    郑夫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高人,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未待莳七开口,晟亲王薄唇轻抿开口道:“令郎可是郑晖?”

    “正是,公子认识他?”郑夫人像是抓到了一个救命稻草,连忙点头。

    郑知县有心阻拦,生怕她冲撞了贵人,却也心系儿子的下落,遂垂手不语。

    晟亲王看了眼四周,眸光凌厉,郑知县会意,忙吩咐众人散尽。

    莳七却笑盈盈的开口:“让所有人在院中等候,我们进去谈吧。”言罢,示意袅袅留下,晟亲王看了她一眼,负手而立,没有反对。

    几人进了屋子后,晟亲王才开口缓缓说了经过:“他被那术士变成了一只羊,贵府所托之人本欲要回他,那术士却贪慕钱财,将本……将我和令郎换了一下,他现在应当已经被卖掉了。”

    郑夫人听完,浑身发软,险些栽倒在地。

    倒是郑知县听出了话音:“公子的意思是我府中有人所托那术士?”

    晟亲王微微颔首,郑知县顿时脸色一片铁青。

    郑夫人虽然有些关心则乱,可思维还是存在的。

    一听是府中有人授意,前后联想一下顿时了然:“黄晚霜!老爷,是黄晚霜!”

    郑知县虽然有些疑心,却还是不愿胡乱猜疑:“不要胡乱猜忌!晚霜平日里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莳七一听这话,不由轻笑两声,那女人的一颗心都是黑的。

    “郑知县,妖已经捉了,是不是该结算报酬了?”

    郑夫人又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高人,救救我儿吧,你一定有办法的!”

    郑知县也撩起衣袍跪下,而那晟亲王却是一脸淡漠的看着她。

    莳七想了想道:“也好,不过这酬金到时候可就不是一百两了。”

    郑夫人连忙点头答应,莳七吩咐郑知县去帮她准备黄符纸等东西。

    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她将所有人撵了出去,装模作样的画了一道符,看了看又觉得不像,团成团扔了重画。

    总算画了一张满意的后,这才跺了跺脚召土地出来。

    “仙姑有何吩咐?”

    莳七似笑非笑睨着小老头:“仙什么姑,我且问你,你可知这附近有个通造畜之术的江湖术士?”

    “那等巫术流传于黄河以南,小老儿未曾在方圆五百里之内见有人习得。”

    莳七微微蹙眉,挥了挥衣袖让他退下了。

    转而又请出本地城隍:“劳烦大人看看此人可已身死?”

    城隍接过生辰八字一看,遁入地下片刻归来道:“不曾。”

    “多谢。”

    城隍看了看她,多嘴问了句:“女君道行高深,为何不飞升成仙?”

    莳七微微一笑:“仙有什么好的,大人觉得我俩一比是谁更舒坦些?”说完眸光略带狡黠看了城隍一眼。

    城隍笑着摇摇头:“众人皆醉啊!”说完便走了。

    莳七思忖片刻,在黄纸符咒上写下郑晖的生辰八字,然后施了点法术,让郑知县派人跟着符咒前去寻找。

    其实她画的符咒就是废纸一张,只是上头略施了点法术而已。

    毕竟她现在已柳子石亲传弟子为名,术法总得和他差不多才是。

    袅袅看着满桌的饭菜,忍不住擦了擦嘴角:“姝丽,可真有你的,这回要是找到那羊公子,咱们至少在去找你那小和尚的途中不愁吃喝了!”

    等了两天,被派出去的家丁总算回来了。

    郑夫人不许他们大肆宣扬,毕竟儿子成了一头羊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城里的百姓只知道郑知县花了二十两银子从外地买了一头羊回来!

    莳七围着山羊转了两圈,咬破手指滴在地上,“快舔。”

    山羊看了看一旁的郑夫人,有些犹豫。

    “晖儿快舔呀,舔了那血就能变回来了。”

    一听这话,山羊连忙舔了舔地上的血珠,不过多时,它便倒在地上打滚。

    郑夫人霎时间掉了眼泪,连忙拿着大氅上前包裹住它。

    山羊渐渐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母子俩四目相对,一齐抱头痛哭。

    “娘,孩儿差点就看不到您了。”

    “是娘没能护好你。”

    “娘,是黄姨娘让人把孩儿变成那个样子的,我亲眼看见她把钱财给了那术士,但是那术士为了把我卖个好价钱,所以把那位仁兄给了黄姨娘。”

    袅袅笑嘻嘻的拎着黄姨娘扔在院子里:“人要是坏起来,可比鬼怪狠多了!”

    黄晚霜一见事情败露,便想咬舌自尽,却被莳七下了一道禁制,嘴巴僵硬的动不了。

    “郑知县,事情已经全部解决,这酬金?”

    郑知县连忙点头:“高人您看五百两可好?”

    莳七点了点头:“可以。”

    袅袅高兴地不行,五百两可以买多少吃的啊!

    要离开之际,晟亲王问道:“敢问公子前往何处?”

    “去国清寺找个熟人。”

    “国清寺在京都,可愿一同前往?”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