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六十六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五)
    一路到了京城,莳七抬头便看见阴云蔽日,这似是民怨啊。

    难怪会有紫微星下凡了。

    晟亲王在进京之后便忙了起来,不过他却遣人送来了十张千两银票,差点没把袅袅乐坏了。

    莳七给自己和袅袅身上下了道禁制,敛去了身上的妖气,她乃三千年道行,袅袅两千年道行,这禁制一下,非一品上仙看不破,她就不信这国师能手眼通天。

    到了京城之后,她便以密令吩咐当地的小妖,将自己乃柳子石关门弟子的消息放了出去。

    果然不过两天,京中便沸沸扬扬柳子石的关门弟子现就在京中,莳七买了处两进的宅子后,便放出风声:“只捉鬼,不除妖!”

    她顺手替京中两个有名的闹鬼宅子捉了鬼之后,名声大噪。

    那是几十年来闹鬼最厉害的两处宅子了,就连国师的关门弟子也没能降住。

    消息传到万安灵耳朵里的时候,莳七正在去国清寺的路上。

    “柳子石的关门弟子?”万安灵低声喃喃着,“柳子石不是从不收徒么?”

    “是有这么回事,二十年过去了突然冒出个徒弟来。”

    “去盯着他,有什么动静回来禀报。”万安灵思忖片刻才低声吩咐道。

    “是。”

    随从正要出去,却被她喊住了:“火狐狸一事可有眉目?”

    “各大州府送上来不少红狐狸,都不是您要的那只。”

    万安灵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国清寺向来香火鼎盛,所以积下的佛气极重,竟然连袅袅近身都会浑身不适,莳七想了想,便让她先回去了。

    今日是弘忍法师的得意弟子玄净法师讲经之日。

    国清寺里人山人海,佛门重地,莳七不敢轻易动用法术,只好随着人流往前涌去。

    暖春时节,寺院内栽种的桃树已尽数绽放,远远望去,云蒸霞蔚一般,莳七站在树下,动用意念查看玄净,怪异的事发生了,意念像是失灵了一般,怎么也看不了玄净的所在。

    “莫非是因为这个位面怪力乱神的原因?”

    莳七有些泄气,佛门内不敢轻易动用法术,现在意念又用不了。

    她抬手扯了扯面前的桃树梢,顿时飘飘摇摇下起了一场花雨,莳七轻笑一声,暗道自己关心则乱,山不就我来,我便就山去。

    想到这里,她一脚飞起地上零落的桃花瓣,霎时漫天的粉红的花瓣挥洒而下,红裙扬起翩跹之态,艳丽夺目叫人移不开眼。

    玄净眸光落在不远处那树下的女子身上,右手拇指与食指相叠拨动着手中的佛珠。

    佛门清净之地,前来上香的香客皆是素衣,唯她一袭火一样红的衣裙,桃花树下肆意的笑,张扬夺目。

    “玄净师叔。”一个小沙弥噔噔噔的跑了过来,“快开始了。”

    玄净微微垂眸,淡淡道:“你先去吧。”

    小沙弥离开后,玄净低声道了句:“阿弥陀佛。”而后转身离开。

    莳七唇角含笑的睨着高台上远去的人影,不由轻声叹息,看来此次比以往都要艰难些。

    若是能有他前世的心头血就好了。

    莳七沿着小径来到了讲经的地方,站在下面若有所思。

    玄净坐在案牍后面,缓缓地讲解经书,他略一抬眸,却无意间扫见高台下的那一抹红色,指尖下意识的捏了捏佛珠。

    四目相对之际,莳七唇角微扬,莞尔一笑。

    她见那和尚看了她一眼之后便低下了双眸,不由抿了抿唇。

    讲经结束后,莳七候在那条他来时的路。

    果然等了不久,便见他一人缓缓而来,身披赤色袈裟,剑眉星目,如朗星似的双眸泛着清冷的光,白皙修长的手指慢慢拨动着佛珠,整个人温和却又疏离。

    “玄净师傅。”莳七笑盈盈的迎了上去。

    玄净眸光淡淡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抬脚欲走。

    莳七眉心浅蹙,微微一笑道:“姝丽是哪里得罪了师傅?”

    “姝丽?世间无此姝丽,非妖即狐。”玄净驻足,微微抬眸望天,嗓音如清风徐徐,“佛门清静,你还是快走吧。”

    莳七一怔,这是看出她来了。

    “师傅果然慧根,姝丽正是狐妖,与师傅前世有缘,特来报恩。”莳七款步走到他面前,倾身一礼。

    玄净面上看不出情绪,只是淡淡开口:“我无需你报恩,你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

    莳七正要开口,却意外瞥见原本闪烁着白色微光的戒指竟然渐渐变成了灰色。

    陆辛说过,颜色越偏向于暗色,表示被攻略者越厌恶她。

    玄净,厌恶她?

    莳七顿时心头大惊,此时已经走远了的玄净忽然驻足:“我佛慈悲,但妖杀生害命,天理难容,倘若让我在寺外遇见你,定不留你!”

    这话如惊雷一般炸在莳七耳际,她满心皆是惊诧。

    此地不便多待,想到这里,莳七便抬脚向寺外走去。

    刚要出山门,却意外对上一双晦暗不明的眸子,莳七没心情理会,快步离开了。

    回到宅子里,莳七便唤出了土地问道:“玄净是何来历?”

    他不过乃肉体凡胎,怎么能看破她在周身设下的禁制,且还放言下次再遇上定不留她。

    土地拱了拱手连忙道:“好叫仙姑知道,那玄净法师乃如来佛座下弟子律迦叶转世投胎,因着律迦叶在极乐世界性乖张,佛祖特让他投胎为人,体验世间疾苦,以己度天下人,玄净法师十三岁时便被佛祖点化,法力高深。”

    讲到这里,土地神色有些犹豫,继而道:“倘若和仙姑对上,只怕棋逢对手。”

    莳七眯了眯双眼,心底思量着此事。

    “既然心怀慈悲,以己度天下人,为何方才遇见我,便放言下回遇见绝不留我?”

    土地连忙回答道:“一切皆因玄净的双亲在他三岁之时,被一只狼妖活剥生吃,而玄净法师因律迦叶转世,狼妖不敢动,后被国清寺方丈收养,取法名清修。”

    原来是这样,律迦叶本就性乖张,所以才会对妖耿耿于怀。

    这回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了,穿越女通灵异之术,神魂依附者对她厌恶至极。

    想到这里,莳七不由苦笑一声。

    晟亲王定定的看着远去那抹红色身影,眸光晦暗不明。

    “王爷。”随从见他久久不动,不由上前提醒。

    晟亲王淡淡道:“去查查那红衣女子。”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