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九)
    回到宅子的时候,正瞧见一辆马车疾驰而去。

    莳七进了门就看见袅袅满心雀跃的迎了上来:“姝丽你怎么才回来呀!”

    “顺路去了趟国清寺。”

    袅袅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姝丽你胆子还真是大啊!”

    “秦逸来做什么?”莳七睨了她一眼,开口问道。

    袅袅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活像个小跟屁虫:“来找你呗,听说你去帮定北侯家里驱鬼了,就坐着等了好一会儿。”

    莳七猛地驻足,袅袅一鼻子撞在她身上,立刻惨叫一声:“姝丽你干嘛突然停下来!”

    莳七转过身,笑盈盈的看着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

    袅袅粘人,却从未像现在这样亦步亦趋的跟着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想求她。

    袅袅顿时嘿嘿一笑,上前给莳七捏肩捶腿:“姝丽,你看咱们来京城这么久了,连哪里东西好吃都不知道,你整天忙着捉鬼和找小和尚,早把我抛在脑后了……”

    “所以?”莳七挑眉笑着看她。

    “所以……”袅袅竟然会有些不好意思,双手搓着帕子,“明天我想出去。”

    莳七知道她根本没说完整,袅袅两千年道行,在京中基本可以横着走,只是出去一趟,她从来也未阻拦过。

    “那就去吧,忙了一天,我该歇下了。”莳七佯装不甚在意,更不追问。

    袅袅急了,连忙拉住她的衣摆:“姝丽,那紫微星说明天可以带我去吃好吃的,只是我的道行和他待久了还是会浑身不自在,你帮我下道禁制吧。”

    原来这才是根本目的。

    莳七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可我要是帮你下了那道禁制,你就不能动用法术了,遇到危险怎么办?”

    “嗐,跟着紫微星能有什么危险!”

    “你可别忘了他曾被术士变成狗,神格最多能帮他挡住鬼祟妖物,可对巫术没什么作为。”

    袅袅顿时噤了声,莳七笑了笑摇头道:“要想出去吃,等我过两天带你去。”

    莳七回房不久,正坐在桶中沐浴,就听见袅袅密音入室:“姝丽,你还是帮我下禁制吧,我小心点就是了。”

    到底难敌美食的诱惑,莳七笑着叹了口气,要不是知道袅袅乃芙蓉鸟成精,只怕有时候都会以为猪妖了。

    第二日一大早,秦逸就来了。

    他唇角噙着淡淡的笑:“舒兄也一同前往吧。”

    莳七微微一笑:“多谢王爷盛情,只是今日在下要事缠身,王爷和袅袅一同去吧。”

    不知为何,她说完这句话,竟恍惚觉得秦逸眼底似是染上一抹失望之色。

    袅袅却在一旁喜不自禁,这多了一千年的道行就是不一样,她现在就是和紫微星待一天都不会有什么反应了。

    送走了他俩,莳七眸色微沉,怒意尽显。

    抬手扬起一道白光,尽数劈在宅子的上空,万安灵这贱人竟然在她宅子上方设了窥视之术。

    莳七冷笑一声:“鬼鬼祟祟,实在下作!”

    远在皇宫的万安灵正盘腿打坐,忽然一道极其凌厉的白光劈在她身上,紧接着就是女子的骂声传入耳内。

    她被劈得趴倒在地,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贱人!果然是你!”万安灵眸底恨意灼灼,咬牙切齿的骂道。

    她和那狐妖交手了两世,自然熟悉彼此的手段,她找了这狐妖这么多年,兜兜转转竟然就在京中!

    “大人怎么了?”

    门外传来一个小道童的声音。

    万安灵低眸思忖一番,心底有了思量:“进来。”

    小道童连忙低着头走了进来:“大人有何吩咐?”

    万安灵扔过去一瓶药膏,转过身对着道童,拉开衣裳露出香滑的美背:“擦药。”

    小道童先是脸色一红,继而被她背上的伤口吓得愣住了。

    只见她原本如凝脂般细滑的背上,一道狰狞可怖的口子跃然其上,伤口虽然血肉模糊,直露白骨,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当真是怪哉!

    “快点!”

    万安灵不耐烦的呵斥一声,若非不能自己上手,她还唤他进来做什么!

    小道童吓得直哆嗦,颤抖着手挖了药膏往她背上抹,好容易才将药膏擦完,只见那狰狞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最后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大人,这药膏真是神了。”

    万安灵冷哼一声,抬手将衣裳穿好:“让空年进来。”

    小道童连忙答应,转身出去了。

    不过多时,一个俊朗的青年走了进来:“大人有何吩咐?”

    万安灵轻笑一声,将一方帕子扔给了空年:“去一趟国清寺,把这帕子给玄净看,就说京中有大妖出没,伤人性命,就连我也未能幸免。”

    玄净向来厌妖,京中的小妖皆是躲在城外不敢露面。

    姝丽那贱人又多了一千年的道行,自己现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不过玄净却不一样,他法力高深,诛杀狐妖应当不是难事。

    她真想看看玄净亲手诛杀狐妖时,那贱人的表情。

    狐妖追了他两辈子了,最后竟然死在他手里,真是想想就高兴。

    “是,大人放心。”

    万安灵心情大好:“李修永什么时候回来?”

    李修永正是国师,众人皆知大人是国师的关门弟子,可却只有他知道国师和大人的关系很微妙,国师有求于大人,同时大人也需要国师。

    不敢多想,空年低着头回答道:“回大人,约莫就是月底。”

    “让你看着晟王,他最近做了什么?”

    “回大人,王爷今天和舒公子府上的一个姑娘去了鸿雁楼。”

    “姝丽府上的姑娘?”万安灵喃喃自语,继而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国清寺吧。”

    “是。”

    待空年走后,万安灵乔装了一番,往宫外走去。

    玄净正在大雄宝殿诵经,便听小沙弥在轻声唤道:“玄净师叔,空年施主来访。”

    玄净停下念诵,缓缓站起身。

    一出殿门,只见空年正站在外头等候,空年一见玄净,立刻双手合十:“玄净法师。”

    玄净眉目淡然:“何事?”

    “此处不便议事。”空年看了看四周的扫地僧。

    玄净没有说话,径直往前走,空年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到了一处静室,空年才将所托之事说出。

    可让他差异的是,玄净全程面色平静,唯有看见那方帕子的时候眸光有些微闪。

    空年走后,玄净的目光定定的落在那方锦帕之上,薄唇紧抿,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