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一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
    暮色四合之际,国清寺的暮鼓敲响,紧敲十八下,慢敲十八下,不紧不慢再敲十八下,如此反复两遍,一共一百零八下。

    “慧明,可知寺里的钟声要敲多少下?”

    玄净立在栏杆旁,单手负在身后,右手捏着一串佛珠,神色淡漠。

    只有五六岁的小沙弥笑嘻嘻道:“一共一百零八下!”

    玄净的眸光落下不远处那株桃树上,云蒸霞蔚般,鼻尖似乎又萦绕着那股淡淡的幽香。

    “那你可知为何要敲一百零八下?”

    慧明挠了挠光亮的脑袋,皱着眉头道:“弟子不知。”

    “钟声闻,烦恼轻,智慧长,菩提生,离地狱,出火炕,愿成佛,度众生。”玄净神色淡淡,眸光深邃,徐徐吟出后便再不言语,转身离去。

    慧明一脸疑惑,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寺里的钟声要敲一百零八下呢!

    “玄净师叔……”

    在不远处扫地的慧空连忙上前嘘声道:“你喊玄净师叔做什么!”

    慧明委委屈屈的看着慧空:“师叔方才问我为何寺院的钟声要敲一百零八下,我说不知,可师叔也没告诉我缘由就走了。”

    慧空扬手猛地弹了小师弟一个脑瓜崩:“真是刚落发的,你怎敢随意和玄净师叔嬉皮笑脸!”

    “可是我想知道啊。”

    慧空摇头晃脑的念道:“一年有十二月、二十四节气、五天一候有七十二候,合为一百零八,象征一年轮回,天长地久,不过我听道真住持又说,世人有一百零八种烦恼,钟鸣一百零八响,以尽除人间烦恼。现在你可明白?”

    慧明摇摇头:“不明白,那到底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

    慧空被他问得语塞,偏又不肯掉了面子,遂虎着脸道:“慧明你悟性太差了!”

    慧明被他唬得险些掉了眼泪,他悟性太差了怎么办?

    且不管两个小和尚如何,玄净自顾自的往回走。

    天际的霞彩已尽数被墨一样的夜色吞没,月儿早已不知何时悄悄露了小脸。

    回到房中,一股幽香萦绕在屋内。

    玄净轻轻掸去僧衣上的浮尘,冷声道:“来了为何不现身?”

    莳七听了这话,这才笑盈盈的现了身形:“怕你不悦,不敢现身。”

    玄净闻言,薄唇溢出一丝嗤笑:“如今我这房中你自由来去,可还有你不敢的事?”

    莳七掩唇笑了笑:“和尚,你真可爱。”

    玄净白皙的面庞霎时间染上一抹微红,却又骤然冷了脸:“再胡言乱语,休怪我收了你。”

    莳七眨着一双明亮惑人的眼眸,莞尔一笑,轻启朱唇暧昧道:“好啊,那就收了我吧!”

    玄净怎料她竟是这样厚颜无耻,半点女儿家的矜持都没有,被她暧昧的话语撩拨的一阵口干舌燥。

    他将佛珠重重的放在案几上,厉声道:“快滚!”

    莳七靠近他身侧,玄净被她的靠近搅得一阵心烦,正要侧身远离她,未料她竟是飞快在他的侧脸蜻蜓点水落下一吻。

    “清修,只要你愿意,我陪你来场艳修如何?”

    玄净彻底绷不住了,清修是他的法名,如今竟是被这狐妖这样调笑!

    他抬手正要设下禁制,眼前的女子却已消失不见。

    唯留下她摄人心魄的声音回荡在耳畔,“和尚,我等你。”

    玄净沉沉吐出一口闷气,他也不知究竟是气她口无遮拦,还是气自己终是对她狠不下心。

    莳七刚回到宅子,就闻到了一股冲天的血腥味。

    她心中咯噔一声,袅袅不会出事了吧!

    到了前厅,果然看见袅袅正满身鲜血的被秦逸抱在怀里,莳七脸色阴沉的一把抢过她,强忍着怒火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袅袅虚弱得很,脸色惨白,双唇颤抖:“姝……丽,你不要……怪他……”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她也知道自己这是迁怒了。也怪她,刚刚在万安灵那里暴露了身份,竟然忘记袅袅被她下了禁制,如同凡人。

    “救人要紧。”秦逸浑身是血,也不知是他的还是袅袅的。

    莳七将袅袅带回房间,解了她身上的禁制,然后动用法术替她疗伤。

    “是万安灵那贱人?”

    袅袅虚弱的点点头:“是她。”

    莳七顿时眸底一片阴沉:“你伤及内里,估计要休养好些日子了。”

    袅袅是被下禁制的时候伤到了,没了灵力护体,万安灵的法术直穿她的精魄,给袅袅一记重创。

    安顿好袅袅之后,莳七才去了前厅,秦逸还候着。

    “她怎么样了?”

    莳七眸光定定的看着秦逸满身的鲜血:“你也伤到了。”

    不是问句,是肯定的口吻。

    秦逸乃紫微星下凡,有神格护体,若非他最后将袅袅紧紧抱在怀中,袅袅现在只怕已经灰飞烟灭了。

    莳七瞥见他脖子处似是有一道青黑的痕迹,不由蹙了蹙眉,上前一把扯开他的衣领。

    秦逸吓了一跳,待他反应过来之时,自己的衣衫大敞,露出半个上半身。

    莳七眸光阴冷的看着他身上青黑色的龙痕,紫微星下凡,自带真龙之气,可秦逸的真龙之气已经被人弄成了青黑色,只怕再过些日子,命格就彻底改了,紫微星下凡也没用!

    好厉害的巫术!

    秦逸怔怔的看着眼前人的眉眼,浅浅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侧,撩的他心思一阵恍惚。

    想了想,莳七轻抬素手,指尖轻触他的额心,缓缓输入一道灵力。

    秦逸顿时通体舒畅,方才由内而外的钻心疼痛荡然无存。

    “舒兄,你是那日在国清寺的红衣女子吧。”秦逸看着她精致的眉眼,鬼使神差的问出了口。

    莳七看着他大敞的衣衫,遂轻咳一声转身道:“是。”

    秦逸一听她的话,唇角顿时微微上扬,眼底尽是喜色,早先他还忧心自己是不是断袖之癖,现在看来不是了。

    “王爷,有件事还得让你知道。”

    秦逸穿好衣裳,他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眼底的笑意难以遮掩:“愿闻其详。”

    “王爷是紫微星下凡,应当是真龙天子,奈何命格被人篡改,我方才看你身上的真龙之气已经变成了青黑色,要是再过些日子,你的命格彻底被改,只怕神格也会尽数散去。”

    莳七话音落下,秦逸的脸色已是铁青一片,双拳紧握:“竟然是这样!”

    难怪从前的那个国师曾说过他有真龙之相,可最后登基的却是二哥!

    “我方才已经将王爷体内的真龙之气护住,应当可维持些时日,在此之前,我想知道当今国师李修永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