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二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一)
    万安灵重创了袅袅之后,心情大好回了宫。

    若非那紫微星挡在芙蓉鸟面前,她早将芙蓉鸟的命格尽数挪给自己了。

    “空年,玄净怎么说?”

    空年微蹙眉头道:“玄净法师并非有任何反应。”

    万安灵顿时大惊:“怎么会!”

    玄净向来厌恶群妖,难道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不,这世的玄净是律迦叶,更何况那狐妖根本没有他的心头血,这究竟是何原因?

    万安灵等了几日,也未曾听闻玄净捉妖的消息。

    她心底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下,难道玄净因为前世的影响,就算未曾恢复记忆,也会本能的对那狐妖心存好感?

    “大人,国师已经到了城门口了。”空年低声道。

    万安灵神色不耐的答应一声:“知道了。”

    她和李修永到底是名义上的师徒,是以李修永回京,她还得在宫门口迎接。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个小道童的哭喊声:“大人,求您救救我吧!”

    空年生怕打扰了她,正要前去开门,却听万安灵道:“让人拖出宫去,扔乱葬岗自生自灭吧。”

    “是。”空年答应一声。

    万安灵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唇角勾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慢。你把他带去国清寺给玄净看,就说这是那狐妖的手笔。”

    空年有些疑惑,却还是颔首答应。

    他一开门就闻见一股腐烂的气味,让人作呕。

    只见一个小道童跪在青砖上,他的右手臂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零零星星的烂肉不时脱落在地,隐隐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空年见惯了死尸和流血,竟也被这小道童吓了一跳。

    小道童一看见他,虚弱的哭喊着:“空年大人,求你救救我吧。”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空年负手而立。

    小道童哆嗦着身子,未料手臂上的腐肉簌簌的掉落:“我也不知道,就是给万大人上完药就这样了。”

    他给万安灵上完药后,就觉得自己的手臂奇痒无比,他忍不住用左手去抓,后来越痒越厉害,过了几天,没想到一抓就掉一块肉,他不敢抓了,没想到手臂也渐渐不痒了,只是紧接着就像是万虫啃噬的疼痛,而他的右手臂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腐烂。

    “跟我来。”

    万安灵听着外头的声音渐渐没了,知道空年是带着小道童去了国清寺。

    她坐在梳妆镜前,抬手轻轻用黛螺描眉,唇角是止不住的自得笑意。

    狐妖用灵力在她的背上劈开一道口子,她用了李修永临走前留下的洗髓膏,这种药膏能快速痊愈大妖造成的创伤,可却有一个缺点,必须要一个童男擦药,药膏会顺着童男的手臂,将童男体内的精气尽数移到伤口中,这才是伤口能快速痊愈的秘密。

    不过擦药的童男则会成为药膏反噬的目标,从手臂开始腐烂,渐渐遍布全身,直至变成一堆白骨,才能断气。

    小道童既然触碰了她背上的伤口,势必会沾上那狐妖的妖气。

    只需零星一点,玄净就能察觉。

    她就不信玄净这回还无动于衷!

    国师回京的那天,京中的百姓几乎全部自发的走上街头迎接。

    莳七站在鸿雁楼上,临窗而立,和长街上那个道骨仙风的中年男子四目相对,男子捻了一把长长的胡须,眼中闪过一丝探究。

    让莳七惊异的是,她竟然看不出国师的道行。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骤然一颤,难道李修永的道行在她之上?

    “姝丽,可看出了什么没有?”秦逸在一旁看着她眉心浅蹙,似有几分凝重,不由看开口问道。

    听秦逸说国师的来历也稀疏平常,现在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李修永正是他府上的谋士,登基之后封为国师。

    唯有一点蹊跷些,李修永每隔三年便会离开京城半年,不带半个随从,无人知晓他这半年里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还需要再看看。”

    从鸿雁楼出来,莳七辞别秦逸,一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未曾去找玄净了,遂往国清寺的方向去了。

    秦逸皱着眉头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眼底隐隐染上几分不悦。

    国清寺内,玄净站在大雄宝殿前,看着往来的香客。

    慧明远远的看着他,小声嘀咕道:“玄净师叔已经在那里发呆半天了。”

    玄净师叔这几日古怪的厉害,原本清冷的眸子愈发的阴冷,有时候晚课的时候,一个人兀自蹙眉,道真住持关心的问过他怎么了,却被他淡漠的瞥了眼。

    像现在这样长时间在大雄宝殿前的状况,已经出现不止一次了。

    慧空连忙捂住他的嘴,神秘兮兮的道:“浑说什么,玄净师叔那是在看施主们身上的业障呢!”

    慧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抬起肉嘟嘟的小脸羡慕道:“慧空师兄你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慧空得意一笑:“那是,你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呢。”

    “慧空慧明,可是又偷懒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慧明慧空顿时吓了个哆嗦,连忙规规矩矩的行礼:“弟子知错了。”

    玄净眸光定定的落在往来的香客身上,薄唇紧抿。

    狐狸已经好几日未曾来找过他了,倒是前日偶然听闻一个前来上香的夫人小声和旁人嘀咕说,晟亲王身边多了个绝色的红衣女子,倒叫京城中好些姑娘都黯然神伤。

    不知为何,一听见绝色的红衣女子这句,他脑海中瞬间浮现的正是那狐狸袅娜的身影。

    狐狸几日未来骚扰他,他竟没有半点欣慰,反倒是做什么都心神不宁。

    眼见日头渐渐西沉,玄净强压下心底的薄怒。

    当真是蛊惑人心的狐狸成精,竟然连他的心神也搅得不得安宁。

    玄净转身进了大雄宝殿,坐在蒲团上,阖上双眸开始念经。

    慧明挠了挠头,现在快要用完膳了,师叔怎么进来念经了。

    慧空见他想上去问玄净,连忙将他拉着离开了。

    玄净刚念了一篇经文,就听见门口传来慧空小心翼翼的声音,“玄净师叔,空年施主来了。”

    “有什么事让他明日再来。”

    玄净并不像一般的和尚脾气好,相反,他性格淡漠古怪,连住持和方丈都不敢轻易招惹。

    “人命关天,玄净法师就这样熟视无睹?”

    殿外传来空年的声音,玄净睁开双眸,眼底染上几分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