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三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二)
    月上柳梢,皎洁的清辉洒在国清寺的青砖上,夏夜的微风轻轻吹拂着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声。

    玄净抬手推开门扉,顿时屋内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那幽香让他一阵心安,当他意识到这点时,不由抿了抿薄唇。

    莳七见他回来了,笑盈盈的现了身,软声细语的问道:“和尚,想我没有?”

    玄净没有理她,抬手正欲掸去僧衣上的浮尘,未曾想,一双芊芊玉手已是替他轻轻拍去浮尘。

    玄净骤然一怔,眸光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心底一阵悸动。

    “好了。”莳七眉目含笑的凝着他。

    玄净冷哼一声,绕开她径直走到案几前坐下:“狐狸,你伤人了。”

    莳七以为他说万安灵,眸光隐隐有几分闪烁,片刻才扬唇一笑,不甚在意道:“她窥视我,不过是个教训罢了。”

    玄净薄唇紧抿,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捏着手中的佛珠,嗓音里溢出几分愠怒:“到底是妖孽成精,骨子里还是个只懂杀戮的畜生,他就算窥视你,你也不该下这样的狠手。”

    他话音刚落就隐隐有些后悔了,可一想到那小道童的惨状,他心底就升腾起对群妖的厌恶与憎恨。

    莳七的贝齿咬了咬红唇,继而唇角流出两声讽刺的轻笑。

    “畜生?”

    她的声音轻不可闻,却如震天惊雷般重重的砸在他的心间,玄净指尖死死地掐着佛珠,面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莳七见他不语,唇角溢出的嘲讽更甚,心底骤然涌起一股恼意。

    她一甩衣袖,冷声道:“罢,畜生是不该觊觎堂堂律迦叶转世!”

    言罢,莳七指尖流出一道白光,两扇门扉顿时咣当一声打开撞在墙上,继而,一道红色的幻影如箭一般窜了出去。

    莳七出了国清寺,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又变回了真身,她停下脚步,越想脸色越阴冷。

    他竟然为了一个贱人斥责她,当真是榆木疙瘩!

    就在莳七越想越气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人惊呼道:“快看!是火狐狸!”

    莳七抬眸望去,只见两个男人正惊讶的看着她,眼底流露着贪婪的光芒。

    莳七眸光凌厉的瞥了他们一眼,继续往前走。

    那两人不死心,眼看着捉到这只火狐狸就可以拿到黄金万两,以后就发达了,这叫他们如何能放走它。

    只见高个的男人对矮个的那个打了个手势,矮个的点点头,表示明白,高个子悄悄从包袱中拿出一把匕首。

    莳七心底嗤笑一声,不知死活!

    她佯装不知的往前走,那两人就蹑手蹑脚的跟着她。

    就在矮个子猛地扑上来的时候,莳七摇身一变,化成人形。

    矮个子扑了个空,看着旁边凭空多出来的绝色女子,痴痴地愣住了。

    莳七掩唇轻笑,媚态十足:“敢问二位公子为何跟着奴?”

    矮个子眼神迷瞪看着她,险些流了口水,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好看的女人。

    “鲁二你干什么!她是个狐狸精!捉住她咱们就发了!”高个子反应快,厉声吼道。

    矮个子这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他一把抓住莳七,高个子嘿嘿一笑,紧握匕首上前。

    莳七本是泫然欲泣的神色登时凌厉起来,她反手狠狠掐住矮个子的脖子,未待矮个子出声,他的脖子已经被掐断了。

    高个子吓坏个半死,撒腿就要跑。

    莳七张开五指对着他凭空一吸,那高个子霎时间就回到了她手里,莳七冷笑一声,用力狠狠将他扔了出去。

    那高个子摔在一块磐石上,登时头破血流,不一会儿就断气了。

    “啊!”暗处传来一声惊呼。

    “谁!”莳七厉声呵斥一声。

    她双眸微亮,向暗处看去,只见两个小沙弥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

    她缓缓收回灵气,化作一团幻影离开了。

    玄净的脸色在莳七走后彻底沉了下来,只指尖瞬间流出一股光晕,只听“啪”的一声,掌中的一串佛珠已尽数化为齑粉。

    他徐徐站起身,翻手扔掉齑粉,双眸冷意袭人。

    脚尖似是踢到什么,玄净微微垂眸,只见一柄竹骨扇正安然的躺在他脚边。

    玄净躬身将竹骨扇拾起,上头还残留着主人的淡淡幽香,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扇骨,徐徐将扇子展开,只见一个衣衫半褪的绝色佳人酣然沉睡,她睡颜酡红,裸露出的肌肤如凝脂一般。

    玄净眼前仿佛真的出现了这个场景,他眸光定定的看着这幅美人酣睡图,眸底竟是溢出几分连他都不曾在意的温柔。

    “姝丽。”

    他低声喃喃的念着这两个字。

    渐渐地,他眼底氤氲出几分薄怒,是谁在她这样撩人心怀的时候替她作画的?

    玄净啪的一声将竹骨扇阖上,周身的冷意比方才更甚,他将竹骨扇扔在地上,正欲念咒起火,将扇子烧毁,可薄唇将启,却怎么也念不出那句咒语了。

    玄净心烦意乱的将扇子拾起扔在桌上,狐妖究竟给他下了什么法术,他竟无从察觉?

    自打那日之后,莳七再未去过国清寺。

    其实她想起那日的情形,越想越觉得诡异。

    她遣了几个小妖去调查国清寺的状况,小妖们吓个半死,连忙推诿不敢前去,无奈,她只得找到秦逸。

    秦逸派人查了一番之后告诉她,那日万安灵身边的侍从空年曾带着一个病重的小道童去了国清寺找玄净,中间过程没人清楚,但空年回去的时候,身边并未带着那个小道童。

    这倒是有点意思,道童住进了佛门寺庙。

    莳七扬唇轻笑一声,果然又是万安灵那个贱人!真是找死!

    一日,两日,三日……

    国清寺的香客一如既往的前来上香祈福,寺院中葱茏的绿树从繁盛叶茂渐渐开始掉了叶子,夏日也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小狐狸却始终没再来过。

    玄净每日除了诵经念佛,几乎不再开口说半句话,他周身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似是比从前更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慧空和慧明大病一场好了之后,都觉得有些奇怪。

    只是玄净师叔性情愈发的古怪,他们都不敢和他撞见,生怕被挑了错处挨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