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五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四)
    晾了玄净两月,莳七才终是决定去国清寺一趟。

    秋日里的国清寺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枯黄的落叶打着卷飘飘摇摇的坠落,惹得扫地的小沙弥一阵叹气。

    玄净看着天际的落日,转身回了房。

    一进门,扑鼻而来的竟是那股久违的幽香,他低垂着双眸,喉结轻轻一滚,心底竟油然而生几分欢欣。

    “来了为何不现身?”

    微光一闪,案几旁现出一个娉婷绝色的女子。

    玄净神色冷淡,走到案几旁拿起那柄竹骨扇递给她:“走吧,以后不必再来了。”

    莳七素手握住竹骨扇,笑盈盈道:“我说怎么找不到这扇子,原来竟是被你偷去了。”

    玄净眸底染上几分恼意,却不再说话。

    只是自顾自坐在案几前研磨,准备抄写经书。

    “和尚,你当真是块石头。”莳七长长叹息一声,在他身侧坐下,眸光缱绻的看着他。

    玄净冷笑一声:“即是石头,倒也不必对贫僧这样心心念念的。”

    听了他的话,莳七眉心浅蹙,玄净往日里对她也是冷言冷语,却从未自称贫僧过,那日他语出伤人,生气的人该是她吧!

    玄净虽然未曾停笔,却一直在留意她,见她久久不语,竟是还有些赌气的将脸别到一边,他的唇角不由微微上扬,可转念一想到那日在她宅子前看见的情景,心底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下。

    “你到底要我怎样,和尚?”莳七气闷的瞪着他,真是从未遇见这样难缠的人。

    玄净薄唇勾起一丝轻嘲,徐徐道:“人妖殊途,你还是去找你的良人吧。”

    莳七瞬间气笑了,她用手心撑着下巴,轻声漫语道:“和尚,我的良人可不就是你?”

    “你还是去找那个紫微星吧。”玄净执笔的手微微一顿,片刻才道。

    莳七隐隐听出了话音,她忍不住轻笑出声,莫非和尚这是吃醋了?因为她和秦逸的婚约?想到这里,她款款站起身,叹了口气,佯装哀戚道:“那好吧,既然你执意将我往外推,那我以后再不会来打搅你了。”

    玄净一听这话,整个心像被一把钝刀子狠狠的剜着,就连紧握毛笔的指尖也因用力过猛而隐隐泛白。

    莳七低眉,眸光瞥见他的异状,脸上的笑意险些没绷住。

    她将竹骨扇放在桌上,轻声叹道:“和尚,你我有缘无份,这柄扇子留给你吧,反正也是你前世替我画的,既然你不要我,我留着它也没什么意思了。”言罢,还未待玄净做出反应,她已是轻晃身形离开了。

    玄净眸光怔忪的盯着案几上的竹骨扇,原来这竟是他前世替她画的吗?

    他那时是什么样子,定然和她琴瑟和鸣吧,不然她为何心心念念着他呢?一时间,他心底竟是升腾起对前世自己浓浓的厌弃,这种情绪他也说不明白叫什么,只是一想到她和前世的自己在一起的样子,他就一阵不舒服。

    玄净眸底溢出几分冷意,薄唇勾起一抹苦笑,可是她再也不会来找他了,这明明是他期望的,可心里却没有半点喜悦。

    眼前的经书看在他眼中,竟是渐渐变成了那竹骨扇上的美人酣睡图。

    他气闷的将笔重重的放下,耳边却忽然传来女子的扑哧笑声。

    玄净猛地回眸,指尖流出一抹白光劈向笑声传来的地方,却见本该离去的她现出了身形,眉目间满是笑意。

    莳七险险的躲开了他的袭击,唇角撇了撇道:“和尚你还真是狠心啊!”

    玄净一见是她也有些后悔方才的出手,眼底尽是忧色,可见到她灵巧的躲开了,他缓缓将手背在身后,皱眉道:“你不是走了么?”

    莳七笑嘻嘻的看着他,语气暧昧道:“我要是真走了,只怕你该难过死了。”

    玄净冷哼一声:“自作多情!”虽然他还是那样冷淡,可声音却隐隐透露出几分柔和。

    莳七见他口嫌体直,心底暗笑不已,大着胆子上前从他身后环住他的腰,将脸颊轻轻贴着他的后背,玄净浑身一僵,抬了抬手,却终是没有推开她。

    莳七轻声道:“和尚,倘若我真受伤了,你会心疼的对吗?”

    玄净低眸不语,心底却在问自己她会受伤么?她是个有着三千年道行的老妖精,谁能伤到她呢?可她若是真的受伤了,他会怎样……他不敢想,平生第一回,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内心的答案。

    “和尚,我真的很喜欢你。”

    喜欢麽?喜欢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就这样任由她抱了许久,他张了张嘴,终是低声吐出一句话,“中秋那日,我去找你了。”

    莳七有些惊异,她从不知他去找过她,难道扑了空?

    “你上了晟亲王的马车离开了。”他亲眼看着她将手放在秦逸的掌心,脸上盈盈的笑意竟和对他时如出一辙,而他的心登时像被千万根针狠狠扎了一下。

    玄净轻轻拨开她环在他腰上的手,继续轻声道:“那日我语出伤人,让你伤心离开了,后来我问了那道童才知他是因为给万安灵上药才会变成那样子,我仔细查看了他的伤势,才发现是那药是一种巫术,是我误会了你。”

    莳七眸光怔忪的望着他,这是玄净第一次和她说这么多话。

    玄净缓缓转过身:“我知道是我误会你后,想亲自登门向你赔不是,正好将你遗落的这柄竹骨扇物归原主。”

    他承认他许久未见她来找他,心里未免有些失落,正好她遗落的扇子让他有了个理由登门找她,可见到的却是她和秦逸那样亲密的样子。

    “我……”

    “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可你还是和秦逸有了婚约,这叫我如何信你?”玄净唇角溢出一丝苦涩,轻声道,“我还是那句话,人妖殊途,若是你还愿意,来世再来找我吧。”

    来世,也许他不再是他了,可对她而言却是一件好事。

    佛渡世间众人,却独独渡不了他。

    他和她本就不是一路,莫说人妖殊途,他和她之间隔得是整个佛界和妖界。

    “走吧,别再来了。”玄净艰难的道完最后一句话,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