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六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五)
    莳七怔怔地看着玄净说完,眉心微蹙。

    玄净低垂着双眸,藏匿在宽大袖口中的手隐隐在颤抖。

    就在他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莳七再次环住了他的腰,轻轻吻上了他的薄唇,玄净猛然一愣,整个人从头僵到脚,她如幽兰般清甜的气息萦绕在他的周围,口中似是尝到一股甜意,让他不自觉的伸手将她抱住。

    玄净的动作让莳七一阵欣喜,他的动作越来越凶猛,莳七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玄净如梦初醒,猛地将莳七推开,却见她脸色酡红,如春日里盛放的桃花,一双明眸含俏含笑,撩人心怀。

    “和尚,你怎么了?”

    玄净心底一阵懊丧又后悔,怎么偏生没受得住这狐狸的撩拨,他低眸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僧衣,淡淡开口:“回去吧。”

    莳七眉目含笑,一把环住他的胳膊,娇声细语道:“和尚,你尝了我的滋味就想翻脸不认人?”

    玄净面上还是淡然之态,可那微红的耳尖早已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现如今你可要对我负责了,不然我就将你亲了我的事出去大肆宣扬一番!好叫大家知道堂堂的玄净法师是个什么样的人!”莳七唇角微扬,眨了眨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玄净的耳朵彻底红了,就连脸上也染上几分薄红。

    他正欲将手抽出,却被她紧紧的挽着,鬼使神差的,玄净终是没有坚持将她推开。

    她怎么这样颠倒黑白!

    他认真的和她讲道理,她却听也不听,还亲了他,完了还信口雌黄要自己对她负责,怎么这样的做派颇像个……无赖!

    “你怎么这样……”无赖两个字他终是没说出口,似是怕再伤了她的心。

    莳七知道他想说什么,却还是狡黠的笑着:“无赖是麽?是呀!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我只对你一个人无赖。”

    这样的情话玄净何曾听过,险些招架不住,心底明明已经尝到了一股甜意,却怎么也不肯低头。

    他别扭的样子着实可爱至极,莳七的一颗心都化了。

    她身子窈窕,是女子中个子较高的,可他身材颀长,她同他站在一起,也只是刚到他的下巴而已。

    莳七踮起脚尖,飞快在他的下巴上轻吻了一下。

    “我和秦逸的婚约不作数的,不过是个请君入瓮之计罢了。”

    她这是在和他解释吗?玄净微微低眸,就像一个劫,猝不及防的,他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跌进她眼底的笑意。

    “没有人能比得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莳七紧紧抱着他的腰身,将脸颊轻轻的贴在他的胸口,“以后不要再吃醋了,和尚。”

    玄净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半晌才艰难地小声道:“胡言乱语。”

    “我接下来会很忙,可能不能来看你了,你不要胡思乱想。”

    莳七知道玄净现在别扭的很,也不指望他能回答,从他怀中抬起头,“我要走了。”

    玄净恍然,连忙松开了抱着她的手,他失措的样子惹得莳七暗暗低笑。

    “那柄竹骨扇留给你吧,也能一聊相思之苦!”

    屋子里徒留她身上的幽香,玄净怔怔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心神恍惚。

    自那日一别之后,狐狸果真再未来过。

    京城里流传着晟亲王对姝丽姑娘一往情深,恳请太后让他们早日成婚的消息,她说过这是为了请君入瓮,可他心底还是有些不适,眼看着过了新年,婚期一日日的临近,玄净再难做到心如止水了。

    大婚那日,袅袅不辞而别,莳七苦笑的招出小纸人,却听那纸人小心翼翼的说袅袅早已对紫微星暗生情愫。

    竟是这样麽?

    她却从未察觉,其实所有事情在发生前都是有迹可循的,年前的中秋正是那可察觉的轨迹,袅袅平日爱吃,也从不和她遮掩,可那日她将要离去之时,袅袅似是而非的说了句起来看看月亮,等她走到垂花门的时候,袅袅才密音过来,说别忘了她的好吃的。

    所以是秦逸拼死救了她一命,袅袅的整个一颗心便彻底沦陷了。

    “大人,王爷已经到了长街口了。”

    莳七这才匆匆的盖上红盖头,一条红色的喜带牵着她和秦逸。

    拜堂前,秦逸眸光缱绻的看着身旁一袭凤冠霞帔的身影,他食言了,他和她说这是个请君入瓮的计策,确实如此,可在这之后,他不会放开她,倘若他登上那位子,成为九五之尊,他便要她陪在他身边,母仪天下!

    他知道她似是喜欢玄净的,可那又如何,玄净乃出家人,如何敢和他争!

    就在司礼太监高喊“一拜天地”之时,外头骤然吵吵嚷嚷,一个身穿铠甲的将领带兵冲了进来,顿时吓得宾客作鸟兽状逃散。

    秦逸脸色不愉,厉声道:“何人胆敢在本王府上放肆!”

    他早知二哥等不及了,最快就是在他成亲之日,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他和她还未曾拜堂。

    董大统领冷笑一声,阴测测道:“王爷这话还和皇上说吧,本将军正是奉皇上旨意,前来捉拿于你!”言罢,他大手一挥,对底下的人吩咐,“将晟亲王府全部围起来,一个人也不准放走!”

    “慢着!”就在此时,一个清亮的女声响起。

    董大统领循声望去,只见堂前那身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猛地掀开了盖头,眸光凌厉的逼视自己:“敢问将军,皇上以何名义捉拿王爷?”在场众人皆是怔愣的看着新娘子的脸,登时明白了晟亲王为何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痴心一片,这世间应当没有人能比她更美了。

    董大统领愣了愣,很快就恢复了冷厉的神色:“晟亲王蓄意谋反,晟亲王妃以巫术谋害皇上太后,来人,还不查抄晟亲王府!”

    莳七抬眸和秦逸对视一眼,两人只是申辩了几句,便被看押带走了。

    董大统领查抄晟亲王府,在晟亲王书房找到了他谋反的证据,甚至还发现了一套玄红两色的帝王服制,接着,他在晟亲王妃的嫁妆里找到了两个巫蛊小人,上头写的正是皇上和太后的生辰八字。

    一时间,京城里人人自危,生怕和晟亲王谋反案牵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