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七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六)
    莳七和秦逸双双被关入天牢,等待皇上亲自审理。

    玄净听闻莳七大婚那日被打入天牢的消息时,心狠狠的揪了一下,这就是她所谓的请君入瓮的计策?竟把自己赔进去了?

    就在他坐立不安之时,一只纸鸢径直飞入他怀中,纸鸢扑棱着翅膀传来她的笑语声,“和尚,我现在很好,你不必来救我。”

    玄净冷着脸,指尖燃起一道火苗,将纸鸢烧掉,谁要去救她!

    天牢环境湿冷阴森,莳七受不了,遂在自己的监牢里变出一几一椅一榻,并着些许陈设,然后下了道障眼法,凡人从外头看还是和平常无异。

    等了两日,莳七才等来第一个探监的人,万安灵。

    “你倒是会享受。”

    莳七连个眼神也没给她,自顾自的低眸看书:“多谢夸奖。”

    她挑着眉,居高临下的睥晲着莳七,唇角溢出几分嘲讽:“狐妖,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三千年的大妖了,这道监牢能拦得住你?”

    莳七微微一笑道:“你那么聪明,竟然也猜不出来?”

    “总不会是尝尝世间疾苦吧!”万安灵眉目间满是讥讽。

    “说对了。”

    万安灵看着莳七悠然闲适的样子,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告诉你,你已经被我下了道术法,任你怎么琢磨,你也冲不开这禁制。”

    “你说这么多究竟是为了恐吓我,还是安慰你自己?”

    莳七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激得万安灵火冒三丈,她立刻摆出阵法,执剑就要向莳七劈来,莳七轻笑一声:“天牢中伤人,你就不怕皇帝动怒?”

    万安灵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徐徐收起长剑,嗤笑道:“秦江?他算什么东西!”

    “实话告诉你狐妖,这天下,我要谁登基,谁就是皇帝,秦江也不过是我手下的一条狗罢了!”万安灵笑得张狂,“他是所有皇子中龙气最虚的那个,我让他当皇帝,他就该感恩戴德的跪在我脚边!”

    “是了,你看上的是紫微星的神格,秦江给你的那点权利你自然看不上。”莳七微微一笑。

    她缓缓站起身,轻启朱唇:“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你既然记得前两世的事情,那为何这世却不再纠缠玄净了?”

    万安灵听了她的话,眉目间隐有几分诡异之色。

    她略带怜悯的看了莳七半晌,才大发慈悲的开口道:“狐妖,要不说你蠢呢!那玄净早已不是他了,你招惹了他只会自掘坟墓。”

    玄净是不是那人都与莳七无关,这点,她和万安灵不同。

    不过她还是适时的做出几分惊异的神色,惹得万安灵心情大好。

    就在万安灵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莳七在她身后诡秘一笑:“那李修永,不是人吧!”

    这不是在问她,狐妖已经看穿了李修永?

    万安灵猛然回头,眼底难掩惊异之色:“你知道了什么?”

    “阎王殿的生死簿上没有李修永的名字。”莳七款款在椅子上坐下,漫不经心的开口,顿了顿,抬眸轻笑出声,“你猜怎么着,六百年前,竟然也有个李修永消失在尘世间,至今下落不明,三界竟是再无他的踪迹。”

    “六百年呐,却并非厉鬼。”莳七的指尖轻轻敲击在案几上,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响声。

    李修永能让非千年道行的妖不敢近身,说明他的修为远不止六百年,他和万安灵,应当是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

    万安灵给了他修为,那他能给万安灵什么呢?这才是一直让莳七想不明白的点。

    万安灵眸底一闪而过一丝杀气,却被莳七瞥见,而后嗤笑道:“你现在还杀不了我。”

    就在此时,外头走进来一个太监,他小心翼翼的给万安灵赔笑道:“万大人,陛下现在要提审晟亲王妃。”

    到了审她的紫宸殿时,莳七发现秦逸也跪在殿中,景帝的身侧站着国师李修永,殿内还围了几个大臣。

    “姝丽,你怎么样了?”

    秦逸一见莳七进来,便关切的问道。

    莳七微微颔首,却不肯跪在地上,一个太监立刻尖声斥道:“大胆罪妇,还不速速下跪!”

    莳七眸光瞥见万安灵也进来了,心道正好都到齐了,继而轻笑一声,漫不经心道:“秦江,我跪你,你是要折寿的。”言罢,瞬间挣开了捆在她身上的枷锁,顺带着替秦逸也解了束缚。

    景帝大惊,连忙看向李修永和万安灵求助。

    万安灵和李修永双双执剑而立,将景帝护在身后,莳七笑了笑,指尖轻点,在记录案底的大臣周围设下一道屏障:“好好记着今日发生的事,你要见证历史了。”

    “妖精!还不速速现出原形!”李修永大喝一声,手执玉拂尘向莳七扫来。

    莳七足尖轻点,嗤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看我的真身!”

    她微抬胳膊,屋内登时扬起一股劲风,将门窗咣当一声关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金光从她指尖流出,重重的击打在李修永心口,他浑身上下像是被碰碎的了瓷器一样,渐渐出现一道裂痕,只听哗啦一声,李修永的脸碎裂成片掉在地上。

    莳七轻笑一声:“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不知山的活死人!”

    不知山,传闻中的鬼山,怨灵集聚,盛产活死人,这种活死人往日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只是每隔就要回一趟不知山,将自己吞噬的灵魂尽数供奉给不知山,然后换取和常人一样的身体和更为强大的灵力。

    李修永碎了一层皮,可他道行深厚,脸上早已不知覆盖了多少层皮。

    果然和她猜的如出一辙,李修永只是个幌子,一个替万安灵背锅的替死鬼!

    万安灵大惊,她没想到狐妖竟能猜到李修永的来历,一旦她知道了李修永的来历,也就意味着知道了他的弱点。

    想到这里,万安灵扬手抓过身后瑟瑟发抖的小太监,强行从天灵盖拽出他的魂魄,然后塞进李修永的嘴里。

    “多少年了,你的法子还是这样恶心。”

    莳七看着地上那瞬间化为干皮枯骨的小太监,心底一阵厌恶。

    万安灵好容易将李修永的封皮定住,才转过身对莳七冷笑道:“你管我作何手法,只要能弄死你,就都是好法子!”

    景帝早已被眼前的状况吓坏了,躲在书案后头瑟瑟发抖。

    莳七见他这样,唇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不知山的活死人还有一个秘密,你可知是什么?”

    万安灵眸光一凛,下意识的问道:“是什么?”

    “共生契约。”她红唇微启,四个字如鬼魅般飘出,重重的砸在万安灵的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