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十八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七)
    “倘若我猜的没错,你和李修永应当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你将世外之人的血液供给他,他的修为大增,修炼一年当比一百年。”莳七缓缓踱步,唇角扬着一抹浅笑,“那么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讲到这里,莳七驻足,眸光看着万安灵,隐有几分探究。

    万安灵心中大惊,狐妖怎会知道她和李修永的关系?难道出了叛徒,莫非是空年?

    莳七轻笑一声:“不必怀疑你的下属,我有三千年的道行,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并非难事。”

    “哼,故作玄虚!”万安灵的指尖都在颤抖,可面上还是强壮镇定。

    “我猜,你的目的在不知山!”

    莳七的这句话如惊雷一般炸在万安灵耳际,狐妖真的说对了!

    万安灵面目有些扭曲,手执长剑,剑指莳七,冷冷道:“是吗?说说看!”

    “不知山,上古大荒时期的一座仙山,数十万年前的一场神、妖、魔三界大战,死伤无数,这场大战几乎是三界的灭顶之灾,而主战场,正是不知山!”

    接下来的话,莳七没有说,可万安灵却知道她现在什么都知道了。

    “你将自己的鲜血喂给李修永,让他修为大增,透过他,你吸食着不知山的怨气和灵力,所以你不过肉身凡胎,却依然不惧我,甚至能给我下禁制。”不知山的灵气太强了,莳七不过三千年的道行,怎比得上远古蛮荒遗留下来的怨气灵力。

    万安灵一想到这里,唇角不由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她的指尖轻抚着剑柄,“你有三千年道行又如何?”

    莳七微微颔首:“确实如此,我三千年的道行在不知山面前形同蝼蚁。”

    未待万安灵开口,莳七又诡秘一笑,“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的血喂给了李修永,就已经变相和他签订了共生契约。”

    “你什么意思?”

    莳七漫不经心的轻笑一声:“意思就是,你这世外之人的灵魂,已经被不知山盯上了。”话音刚落,莳七已经划出一道白光,猛地睁开万安灵布下的禁制,瞬间,三千年道行释放的灵气压迫的整个大殿的人喘不过气来。

    万安灵眸光凌厉:“好个千年道行。”竟然冲开了她身上的禁制。

    未待她反应过来,莳七掌心顿时闪出万千道细密的金光,道道刺入李修永的心口,大殿内顿时响起了瓦片般碎裂的声响,持续了好长时间。

    万安灵看着她掌心的那块石头,登时厉声呵斥一声:“贱人,你何时从我那里偷的!”

    莳七盈盈一笑,轻声道:“我说一块破石头,竟能叫你里三层外三层的禁制藏着,原来这石头竟是打开李修永皮囊的关键所在!”

    万安灵见李修永已是樯橹之末,心中一横,长剑射出一道紫光,直直往莳七刺去。

    趁着莳七分神,万安灵张开五指吸过李修永,李修永登时面目青黑,只见一股黑色的雾气顺着李修永的天灵盖而出,然后尽数被万安灵吸了进去。

    当她放开李修永的时候,李修永已经成了一滩碎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最后化成一滩诡异的黑水。

    景帝吓了差点尿了裤子,他一直敬重国师,对万安灵不以为然,没想到万安灵手段狠厉,比国师还要厉害,一想到这里,他脑子一昏,晕了过去,秦逸也有些不适,微微撇开双眸,殿内的大臣纷纷没忍住吐了。

    莳七嫌恶的在自己周围化了道屏障,阻碍那些呕吐物的气味传过来。

    万安灵吞噬了李修永尚未散尽的灵力之后,心口一阵刀割似的疼痛,她知道,这是因为强行吞噬,李修永的残魂在作怪!

    不能恋战了,只是可惜了快到嘴边的紫微星神格,想到这里,万安灵轻拂衣袖,放出一道黑雾,遁形离开。

    未等莳七出手,殿内已不见万安灵的踪迹。

    竟然让她跑了,莳七眸光冷然的将还未放出去的法术收回,转眸去看景帝。

    莳七示意秦逸上前将景帝弄醒,秦逸微微颔首,上前狠狠揍了景帝几下,景帝才醒了过来。

    “东西!”

    景帝被眼前的女子吓得缩成了一团,再看殿内,连万安灵都不见了,“什……什么?”

    “李修永交给你,让你以命相护的东西!”莳七有些不耐烦。

    景帝明白了她要什么,可那是他的命啊!没了那东西,他就再也当不成皇帝了,想到这里,景帝竟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求仙姑放朕一马吧,朕让仙姑当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边厢景帝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那边几个大臣早已瞪大了眼睛。

    莳七嗤笑一声,果然不具真龙之气,此人贪生怕死,贼胆却不小,竟敢篡改紫微星命格。

    她上前一把抓住景帝的手,狠狠隔开一道口子,景帝以为她要杀他,吓个半死,哇哇大喊。

    莳七将取到的鲜血滴在一个纸鸢上,然后看向秦逸,秦逸会意,遂咬破了手指,也滴在了纸鸢上,她口中默念几句,然后将纸鸢放飞。

    不过多时,纸鸢叼着一个一张黄符纸飞了回来。

    莳七接过那张黄符纸,只见上头写着密密麻麻的术文、两人的生辰八字,字迹是红灰色的,应当是两人的血混合烧化的符纸灰。

    小纸鸢扑棱着翅膀在她身旁急切的扇着,莳七看出了端倪,随手一指一个瑟瑟发抖的大臣,“你,跟它去!”大臣战战兢兢的跟着小纸鸢出去了。

    景帝看着她手中的黄符纸,脸色登时煞白一片。

    可他还心存侥幸,希望眼前的女罗刹不知破解之法。

    过了好一会儿,那大臣才手捧着一只木匣子走了进来,小纸鸢扑棱着翅膀飞到莳七身旁,躺在她手心后便成了真正的纸鸢。

    莳七接过木匣,打开一看只见里头装着一颗保存完好的心脏。

    秦逸一看,脸色铁青,他举起一旁掉落的利剑,狠狠就要砍向景帝,莳七轻抬素手,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拦住了,“不急,杀了他你的命格就改不回来了。”

    秦逸一双眸子里满是恨意,却缓缓放下举剑的手。

    “藏心?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