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十九)
    十一月底,京城迎来了初雪。

    纷纷扬扬的飞雪将整个京城妆点成仙境一般的模样,清晨,门檐下的青石板上铺拢厚厚的一层雪白,却无人清扫,一地的晨雾隔绝在沉重的朱门之后,偶有攀附于门上,也凝结成细密的冰珠。

    国清寺不知何时多了只小狐狸,红色的毛像火一样艳丽,额间一点白,双耳轮廓处是一圈雪白的毛,让人不由想起从前国师悬赏的那只火狐狸,只是国师已死,帝位更变,需要火狐狸皮暖骨的太后早已身死,此事也就无人再提了。

    小沙弥们很喜欢这只狐狸,总是不自觉地逗它,可小狐狸竟像是认人一般,只粘着玄净,其他人一概不理。

    可小狐狸越是这样,小沙弥们越是心痒痒。

    “嘘,你小点儿声。”慧空蹑手蹑脚的抱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走了过来,一见慧明高兴地连声叫嚷,他吓得差点把怀中的小东西扔了出去。

    慧明被慧空好一顿斥责,面上有些委屈,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慧空怀中的小东西。

    “师兄,你给我抱抱吧。”慧明心痒痒的伸手就要抢过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

    慧空一把拍开他伸过来的手,瞪了他一眼:“不准抢,要是把它吵醒了,咱俩谁都抱不了!”

    慧明连连点头,小声道:“那我就摸摸。”

    他胖乎乎的小手轻轻抚摸着小狐狸毛茸茸的脑袋,脸上露出痴汉似的笑:“真可爱啊!”

    莳七有些无言,想她三千年的老妖精了,居然被一个五六岁的小鬼吃豆腐,而且她到底哪里可爱了啊,明明这么高贵冷艳!

    天气一冷下来,她总是昏昏沉沉想睡觉,但其实她早在慧空靠近她的时候就醒了,不过慧空的怀里还怪暖和的,她懒得动了。

    “慧空慧明,你们又躲在这里偷懒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润的男声,慧空吓得立刻将手背在后头,可他忘了他怀里还抱着一只小狐狸,所以,猝不及防的,莳七被摔了个仰面朝天,真背啊!

    好久没这么狼狈了,就在莳七思考人生的时候,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将她从雪地里抱起。

    莳七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忍不住用小脑袋轻轻蹭着他的掌心。

    玄净怀中抱着小狐狸,缓缓往回走,积雪被踩出吱吱的响声,慧空和慧明两人在身后哭丧着脸。

    “你又跑出来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任由她撒娇似的蹭着自己。

    “我才没有,是那小沙弥把我偷出来的。”莳七才不承认是她懒得动才让小沙弥得逞了。

    一想起她方才四仰八叉的躺在雪地里,他的唇角不自觉的溢出笑意。

    “你笑什么?”

    玄净没理她,只是径直往回走,莳七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张开嘴在他的指尖轻轻舔了一下。

    顿时,一股触电般的酥麻传遍了玄净的全身,软软的触感让他不由想起之前她亲吻他的时候,一想到这个,玄净只觉得耳尖发烫。

    “以后就待在房里不要出去了。”

    到了房内,玄净将她轻轻放在榻上,低声嘱咐道。

    莳七心底的促狭鬼又来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小声道:“小师傅你是要囚禁我吗?”

    玄净只觉得眼前一串黑线,虽然不懂她话中之意,可一听她的口气,就知道她又是在调戏他。

    和她朝夕相处了几个月,玄净已经对她有时候突如其来的调戏习以为常了,他站直身体,往火盆里又加了几块银霜炭,神色淡淡道:“我出去了。”

    莳七目送着他离去,心底顿觉没意思,这样的和尚真无聊,她还是喜欢那个容易脸红羞涩的和尚。

    玄净的屋子南面开了一个窗子,正好可以看见外头的几株梅树。

    红梅已尽数绽放,浓郁的芳香顿时飘满了整个南窗口。

    莳七叹了口气,从前在青陉山的时候,袅袅最喜欢折几枝红梅插在她房中的花瓶里。

    可现在,她已经好久没看到袅袅了,用灵力也找不到,袅袅似乎在躲着她。

    莳七摇身一变,换回人身,然后指尖轻点,在屋子周围设下一道屏障后,才从窗口而出,折了几枝红梅回来。

    她将红梅插在案几上的瓶子里,顿时芳香四溢。

    玄净回来的时候,见到自己的屋子被她设了屏障,心下一紧,以为出了什么事,他连忙破开屏障,猛地推开门,却看见小狐狸正趴在榻上,睡得酣甜。

    玄净察觉了自己的失态,眸光微暗,修长的手指带起房门。

    他是不是被这狐狸左右太多了,他的心神早已不能安静的念经诵佛,也许不该如此。

    玄净坐在案几前,长长轻叹一声。

    她跟他是不会有结果的,难道他当一辈子的和尚,她就一辈子以狐狸的样子陪在他身边吗?

    当他眸光瞥见瓶中新折的红梅,屋内被她装点的素净却又不失雅致。

    “小狐狸……”玄净低声喃喃念叨着。

    莳七听见有人唤她,猛然从梦中惊醒,她又梦到了高台上那个身穿红色嫁衣的自己,眉目泠然,唇角勾着一抹漫不经心的浅笑,台下是千军万马,夕阳的余晖将她的身姿拉的颀长。

    这个梦太过于真实,似是曾经发生过一样。

    这是她第二次梦到这个场景了,心底的彷徨让她忍不住颤抖。

    “怎么了?”玄净见她全身发抖,不由开口问道。

    莳七一听他的声音,飞快的扑进他的怀中,毛茸茸的小脑袋不时的蹭着他的胸口,狐狸爪子紧紧的搭在他的手上,唯有这样,才能勉强抵消她心里的惊恐。

    她是忘了什么吗?为何她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场景。

    玄净察觉到怀中小狐狸的颤抖,许是做噩梦了吧,他的大掌轻轻抚摸着她的毛发。

    莳七渐渐止住了心底的惊恐,就在刚刚,似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她就是想不出来,不,是她不敢想,内心深处,她畏惧那段记忆,既然尘封,她便不肯再开启。

    “小狐狸。”玄净轻轻捏了捏她的耳朵。

    莳七抬起毛茸茸的小脸看他,只见他难得一见的温柔,唇角带着温和的笑意:“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