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一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
    除夕那日,整个京城都充盈着喜气,日暮时分,薄薄的雪从天上落了下来,寒意越发浓,可却不能阻隔了新年的浓意。

    南窗后头的红梅开得肆意,苍茫白中一点红,莳七将下巴轻托,趴在窗台上看着红得妖艳的一树梅花。

    “当心受了凉。”

    身后传来玄净的声音,莳七唇角微微上扬,转过身上前一把将他抱住,软声细语道:“和尚,今晚除夕,你和我一起过吧。”

    往年的除夕夜,玄净皆是和寺内的众师兄弟一起过的。

    他没有说话,似是在斟酌,莳七再接再厉道:“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看着你们热闹?”

    玄净淡淡道:“你可以变成狐狸和我一起。”

    “那有什么意思,一帮和尚坐在一起,除了讲经就是悟禅。”莳七紧紧地抱着他不让他走,非得他答应不可。

    玄净见她整个人都挂在自己身上了,有些无奈道:“我想想。”

    “不行,你现在就答应。”莳七眸光灼灼的看着他,轻声道,“不答应我就亲你了啊。”

    玄净心中一动,终是微微颔首:“好吧。”

    玄净法师身体不适,早早就歇下了,慧明和慧空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一阵失望,还以为今晚可以和小狐狸好好玩一下的,没想到师叔竟然不舒服歇下了。

    泼墨似的夜空中遥遥升起几盏孔明灯,玄净回房的时候,没有看见小狐狸,不由皱了皱眉,让他陪她过除夕,结果自己没影了。

    他理了理身上的僧衣,而后在案几后面坐下看书。

    过了好一会儿,门被人从外头推开,一个月白色衣裙的女子悄然隐入,她的衣裙上带进来几缕风雪,顿时被屋内如春般的暖意烤化了。

    玄净抬眸看她,见她发间覆了层薄薄的积雪,遂上前抬手帮她掸去。

    “去哪儿了,这样狼狈?”

    莳七狡黠一笑:“我跑了三十里,才买来的好东西。”言罢,献宝似的将怀中的东西放在桌上。

    玄净怔怔的看着案几上的酒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寺内不得饮酒。”

    “你不喝我喝,这可是难得的梨花酿。”莳七才不管他和尚身上的规矩,生怕他转脸就把梨花酿扔了,遂上前护在酒坛的面前。

    玄净眸光落在她的脸上,心中一阵无言,僵持了一会儿,还是他妥协了:“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莳七就知道和尚刀子嘴豆腐心,向来舍不得拒绝她。

    她高兴地飞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和尚,就知道你最好了!”

    外头风雪未停,屋内烧着暖意融融的银霜炭,室暖如春。

    莳七从未想到姝丽的酒量这样差,好歹也是三千年的大妖,几杯梨花酿下肚,竟然头昏脑涨的,赵鹤清酒量还行,徐知初千杯不醉,要不然也不会在吸毒出狱之后去陪酒了,可姝丽的酒量……真的是一言难尽!

    玄净看着她如海棠花般酡红的双颊,眸光微微一顿。

    莳七摇摇晃晃的走到玄净面前,拨开他的手跨坐在他身上:“和尚,你喜欢我麽?”

    玄净浑身一僵,她软软的身子就这样靠着他,他怕她摔下去,不禁伸手揽住她的腰,她的腰怎么这样细,不盈一握似的。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和尚!”

    莳七见他久久不语,遂靠近他的耳畔又问道。

    玄净依然没有开口,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莳七眸光怔怔的看着他,指尖细细描摹着他的五官,喃喃道:“你不喜欢我,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玄净薄唇微启,良久才低眉淡声道:“你醉了。”

    “我醉了?”莳七喃喃的重复着他的话,忽然她猛地将杯中酒饮尽,在玄净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红唇轻轻附上他的薄唇。

    玄净被这变数弄得怔愣住了,一股辛辣却带了几分甘甜的琼浆被她送入自己口中,这是梨花酿?

    平生头一回喝酒,玄净险些呛住,莳七看着他脸色通红的样子,不由大笑起来。

    玄净被她戏弄,眉心微蹙,却见她神采飞扬的笑着,他看着她笑得开怀,自己眼底也不由染上一抹笑意,莳七看着他俊朗的眉眼,眼底的宠溺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她收起唇角的笑意,再次吻上了他的唇,记忆中甜美的滋味再次卷土重来,玄净脑子一片空白。

    莳七闷声轻笑,真是个大木头!

    那声轻笑似乎刺激到了玄净,他眸底暗了又暗,只觉得浑身燥热,忍不住收紧揽在她腰肢上的大掌。

    莳七被他抢走了主动权,任由他攻城略池,来势汹汹。

    屋内响起隐隐的喘息声,暧昧模糊,玄净被人泼了盆冷水,猛然清醒过来,他一把推开莳七,指尖颤抖的捻着手腕上的佛珠,口中不住念着什么。

    莳七眉眼上挑着神采,漫不经心的看着他,唇角溢出一声轻笑。

    “和尚,你别自欺欺人了。”

    玄净阖上双眸,指尖拨动着佛珠,狐妖惑人,可他却舍不得撵她走。

    就在他兀自诵经的时候,她忽然从后面抱住了他,她的手在他胸前抚摸着,声音慵懒惑人:“清修,我陪你来场艳修吧。”

    他僵硬的坐在那里,任由她的一双小手在他身前摩挲,他的嗓子几乎说不出话来:“狐狸……放手。”

    莳七轻笑一声:“不放,有本事你把我推开。”

    玄净微微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眼时,他下定决心推开她,未曾想,她竟是亲吻上了他的喉结,而她的小手一路向下,握住了那处滚烫。

    “你心里是想要我的吧,和尚。”莳七唇角勾起一丝撩人的弧度,轻声细语的在他耳畔说道。

    玄净端坐着,可身上的僧衣早已被她扯开,而她也衣衫半褪,那撩人心魄的神态竟缓缓和竹骨扇上的人重合,玄净鬼使神差的伸手抱住了她。

    他眼底渐渐燃起浓郁的欲色,大掌在她袅娜的身子上游走。

    自他化被动为主动之后,莳七再也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猛然间一阵天旋地转,莳七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打横抱起,他轻轻地将她放在榻上,薄唇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下的亲吻着。

    莳七目光迷离,瞥见他锁骨处的那抹红色胎记像是暧昧的吻痕,徒惹迷惑,她昏昏沉沉间迎合着他,玄净看似文弱清瘦,可动作凶猛,莳七忍不住轻哼道:“慢点。”

    外头的雪越飘越大,屋内的炭火燃烧着,偶尔噼啪炸出一个火花。

    低低浅浅的喘息声给这素净的室内平添了几分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