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二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一)
    玄净醒来时,天正蒙蒙亮,透过雕花窗往外看去,满天满地的白,炭盆里只余些羸弱的火光,微弱的晨光透过雕花窗打进屋内,冬日惯常都是这样青灰色阴郁的天气,温和的光晕半洒在地上,整个屋内都像是渡了层朦胧的暧昧。

    他缓缓坐直身子,被子顺着他光裸的上身滑下,露出身侧同样赤身的女子。

    他眸光微闪,抬手按了按眉心,不是梦?

    他怔怔的看着她白皙光滑的后背,上头的吻痕让他喉头一紧,玄净忍不住伸手,可刚一触碰到她的肌肤,他的手就像触电似的骤然缩了回来。

    “冷……”她蜷缩着赤裸的身子,低声呓语。

    玄净将被子给她盖好,然后指尖燃起一簇火苗扔进炭盆中。

    地上凌乱的散着他和她的衣裳,玄净瞳孔一缩,只觉得身下像是再次燃起一簇火焰。

    他从地上的衣裳里挑出自己的僧衣,却发现上头早已染上了她的气息,他喉头再次一紧,将所有的衣裳捡去叠好,然后又从箱子里取出一套干净的穿好,悄然离去。

    莳七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身侧的人早已不见踪影。

    她微微低眸,只见戒指上的玉石已经变成了橙色,似是趋近于红色。

    莳七化成小狐狸的模样出了屋子,今日初一,前来拜佛上香的香客络绎不绝,她在寺院里溜达了好一阵子也没看到玄净,不由一阵气闷,他在躲着她吗?

    眼看见慧明走了过来,她眼珠子一转,噌的扑进了他怀里。

    慧明胖乎乎的小脸挤满了笑意:“小红,你好可爱啊!”

    莳七险些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她满脸黑线,小红是什么鬼啊!她从慧明的怀中跳了出来,咬着他的衣角就把他往前拖。

    慧明以为小狐狸在和他玩,笑得前仰后合。

    莳七愣愣的松开嘴,抬头望天,心底满是忧伤,他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慧空看见慧明在和小狐狸玩,心痒痒的凑了上来:“小狐狸,让我抱一抱你吧。”

    他将慧明挤到一边,伸手就来抱她,莳七已经对这两个傻不愣登的小沙弥绝望了,慧空见她没有躲闪,心里高兴地不得了,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小手抚摸着她的毛:“小狐狸,今天玄净师叔去了禅房坐禅,你可不能乱跑,小心被来上香的人抓走了。”

    “对对对,你要跟着我们,不然会有坏人盯上你的。”慧明这回倒是机灵,佯装张牙舞爪的吓唬莳七,就为了小狐狸能像跟着玄净师叔那样跟着自己。

    莳七忍住心里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噌的从慧空的怀里蹿走了。

    慧明和慧空一阵忧伤,小狐狸的心思还真是捉摸不透。

    “唉,我要是玄净师叔就好了。”

    莳七一阵气闷的回了屋,臭和尚,竟然敢躲着她!

    玄净在禅房中待了整整三天,三日未眠,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比以往更疏离。

    回到房中,就看见一个身上只盖了一层薄纱的女子侧躺在他的床榻上,薄纱只遮住了她非礼勿视的地方,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大腿和莲藕一般的胳膊。

    莳七单手撑着脸颊,眸底媚意撩人,唇角却勾起一抹轻嘲。

    “哼,装模作样!”

    玄净像是没听到一般,径直走上前,拿起被子将她裹起,神色淡然:“姝丽,我们谈谈。”

    莳七轻笑一声:“好啊,到床上谈。”

    在禅房待了三日的玄净像是变了个人一样,面对她的调戏,泰然自若。

    玄净侧身坐在床边,眉目间满是清朗:“姝丽,那天全错了。”

    莳七冷笑一声,她就不信这和尚真是块石头,怎么也捂不热!

    “错了?哪儿错了?是这样错了,还是这样错了?”她的长腿从后面环住他的腰,手指在他前胸上轻轻摩挲。

    玄净本以为他念了三天的经书,应当能抵挡这狐狸的诱惑,可眼下,他的身子还是像着了火似的发烫。

    他双手紧握成拳,薄唇紧抿,半晌才道:“都错了。”

    莳七气极反笑:“和尚,你还真是口是心非,怎么,难道嘴上坚持了,佛祖就原谅你了?”

    像是触到了他的逆鳞一般,玄净猛地站起身,眸底尽是冷意。

    “走!”

    莳七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她坐直身体,一件一件的穿着衣裳。

    玄净眸光冷寂,负手而立。

    莳七从头到尾没有再说一句话,而玄净也未曾再看她一眼,她越想越气,每次她和玄净的关系稍稍有些进展,这和尚总是能一手破坏掉。

    可是当晚,她还是回了国清寺。

    玄净点了一盏明烛,正在看着一卷经文。

    莳七赌气似的坐在他身旁,一会儿用脚踢踢他,一会儿用手戳戳他的脸:“我说和尚,你真没看到我还是假没看到我?”

    玄净下定决心和她斩断情丝,一错不能再错。

    “狐狸,你我不一样,等来世,你再来找我不好吗?”玄净缓缓放下手中的经书,声音淡淡。

    “不好。”莳七摇了摇头。

    “为何?”

    “因为来世的你已经不是你了。”

    玄净一怔,指尖下意识的摩挲着佛珠,久久不语。

    夜色如泼墨一般,空中遥遥浅缀着几抹星辰,一道劲风划破这寂寥的夜色,潜入府邸深宅。

    床榻上趴着一个雪肤花貌的女子,她听见动静,懒声问道:“如何?”

    空年眸光怔怔的望着她如雪一样的后背,喉头一紧,继而低垂双眸,声音淡然:“查到了一个消息,不知可用不可用?”

    “说来听听。”万安灵手指轻轻拨弄着头发,姿态媚惑撩人。

    空年呼吸一凛,沉了口气才缓缓道出全部。

    万安灵听完,眼底俱是喜意:“可用,为何不可?”

    空年得到吩咐之后,低着头退了出去。

    万安灵察觉屋内多了一抹陌生的气息,她上挑着双眉,嗤笑一声:“怎样?百密而无一疏。”

    一个冷冽的女声回响在屋内:“最好如此。”

    “倘若你早肯跟我合作,也不至于让那狐妖得了逞!”万安灵心情大好,声音里是掩藏不住的愉悦。

    淡漠的女声渐渐冷然:“我只同你合作一回,你也莫将我和你划为一类!”言罢,窗帘微动,屋里再无第二个人的气息。

    万安灵狠狠将手边的香枕扫了出去:“蛇鼠一窝的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