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三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二)
    慧空和慧明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小狐狸了,心里难免想得慌。

    这日,趁着玄净坐禅,慧空和慧明两人悄悄潜入了玄净的房间,想找小狐狸玩。

    “小红你在哪里呀,出来和我们玩啊!”慧明压低了声音轻唤。

    他从床底爬出来,手脚俱是灰扑扑的,“师兄,我没找到小狐狸。”没人回应他,他有些不开心的张望,只见师兄正站在椅子上翻着玄净师叔的案几。

    “师兄你在干嘛呀!”

    慧空吓了一跳,低头瞪着他:“小声点,你想把师叔引来是不是?”

    “咱们不是来找小狐狸的吗?你乱翻师叔的桌子做什么?”慧明紧张的缩了缩脖子。

    慧空得意洋洋的从案几上抽出一柄竹骨扇:“我看到师叔从前总是拿着这扇子一看就是半天,我也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莫不是什么罕见的经文,不然为何师叔的修为这样高深?

    慧明的好奇心也被引出来了:“师兄我也想看。”

    “等我看完的。”

    慧空小心翼翼的展开竹骨扇,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美人酣睡图,冰肌玉骨,淡扫蛾眉,当他看清女子的容貌时,吓得尖叫一声,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下来。

    慧明连忙捡起地上的竹骨扇看,他像见了鬼似的,将竹骨扇摔在地上,狠狠地踩着。

    玄净察觉到有人动了他的东西,遂赶了回去。

    一进门就看见慧空吓得脸色发白,坐在地上,而慧明像疯了似的踩着他的扇子。

    他脸色骤然一冷,上前一把推开慧明,从地上捡起那柄残破的竹骨扇:“你们为何在这里?”

    慧明脸色煞白,一把抓住玄净的手:“师叔,她……她杀人!”

    莳七将她原来的宅子卖了,想着以后就在国清寺一心一意攻略玄净,顺带着等万安灵上门。

    她回去的时候,天色已晚,天空又纷纷扬扬的飘起了小雪。

    狐狸的爪子在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爪印,虽然有修为暖身,可她却情愿把自己浑身冻得冰凉,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趴在玄净怀里取暖了。

    远远望见玄净房里橘黄的灯光,在这寒意袭人的冬夜让莳七骤然一阵安心。

    推开门,玄净正坐在案牍后面看书,莳七将小爪子在门槛上蹭了几下,看见爪子上已无半点积雪,她雀跃的扑进了玄净的怀里。

    玄净没有理她,莳七早已习惯这样的他,跑了一天,浓浓的困意袭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就在此时,他淡淡的嗓音响起。

    “你又杀人了?”

    莳七一怔,满目疑惑的望着他,“何时?”

    玄净缓缓站起身,莳七险些摔了下来,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寺外的那条小径,你可曾杀了两个男子?”

    “你说他们?”莳七用小爪子挠了挠毛茸茸的小脑袋,半晌才回忆起来,“他们见我真身,起了贪念,欲捉了我去领赏金。”

    玄净眸底隐隐露出几分薄怒:“那你也不该杀了他们。”

    “你是说我就该任由他们欺凌,让他们捉了我献给万安灵,然后抽筋扒皮,给太后暖骨?”莳七摇身一变,幻化成人形,挑眉轻笑。

    玄净没有说话,只是在椅子上缓缓坐了下来。

    莳七唇角的笑意荡然无存,声音里俱是冷意:“和尚,我倒是从来不知你这样心善!”

    玄净手指轻轻摩挲着佛珠,微微阖上双眸:“你有三千年的道行,如何不能有法子制止他们,可你偏要选那个暴戾的法子!”

    “玄净!”一阵浓浓的失望顿时涌上心头,莳七冷笑一声,“你信你的佛主,我可不信!”

    “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玄净淡淡开口,像极了初见她时的模样。

    莳七气极,转身便走。

    玄净没有挽留,只是闭上眼睛念经,手里轻轻拨动着那串佛珠。

    莳七走到门边的时候,微微驻足,唇角勾起一抹轻嘲,眼底弥漫着讽刺,“玄净,你杀妖不杀人,和我又有什么分别?”

    出了国清寺,莳七心底一阵憋闷,扬手射出一道白光,狠狠的击打在一株百年青松上,那松树顿时拦腰截断,发出震天惊响。

    天空下的小雪早已不知何时变成了鹅毛大雪,零星的烛火点缀着夜色,愈发衬得这夜寂寥。

    苍茫的白雪覆盖了整个青陉山,她以为她不会再回来的,只是她现在竟然无处可去。

    她的府穴似乎还残留着她走前的暖意,莳七长长轻叹一声,坐在榻上。

    目光无意间瞥见倒了的铜镜,莳七不由浅蹙眉心,有人来过?

    她轻点指尖,在房中探查着陌生的气息。

    莳七缓缓放下手,轻叹一声,是她多心了。

    千里奔袭,她累得几乎快睁不开眼,遂躺在榻上沉沉的睡去了。

    莳七一觉醒来之后,却见原本白雪皑皑的青陉山已是绿意葱茏,鸟雀争鸣。

    刺目的日色透过树梢间的缝隙洋洋洒落,绚烂的阳光让她不禁眯了眯双眼,轻抬素手遮在眼前。

    从凛冬到炎夏,她竟是睡了这么久麽?

    再次回到国清寺,却见断壁残垣,似是被大火熏黑的墙面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地面因为长时间无人清扫,覆了厚厚的一层落叶。

    她惊疑的往里面走去,看不见半个人影。

    她来到玄净的屋子,只见里头的陈设还是她走前的模样,只是人气寥寥,书案上蒙了层厚厚的灰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从国清寺出来,便直奔皇宫而去。

    见到秦逸的时候,她着实怔愣了好久,印象中的秦逸刚及弱冠,龙章凤姿,一副俊朗少年世无双的模样,可眼前这个蓄着胡须、面容成熟的男人真的是秦逸麽?

    “秦逸?”

    莳七在给整个养心殿设下一道屏障,然后轻唤了一声。

    秦逸听见空无一人的大殿里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阵狂喜:“姝丽?”

    当他话音刚落,唇角不由漾起一丝苦涩,喃喃道:“又是幻觉吧。”

    “秦逸。”莳七现了身形,稳稳站在殿内。

    秦逸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红衣女子,双瞳剪水,瑰姿艳逸,她还是这样年轻。

    他颤抖着声音,几度哽咽:“姝丽,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