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五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四)
    昏黄的天空渐渐被墨一般的色染了暗意,唯有西面的天际流光溢彩的晚霞,像天上的仙子亲手织出的彩锦,炎色中混杂着些许梦紫流金。

    莳七轻抬素手,缓缓拔下如瀑青丝间的流霜簪,顿时墨一样的长发散落开来。

    她微微阖上双眸,毫无保留的释放三千年道行的灵力,周身顿时似渡了层暗金色的光晕,晦暗不明中却有种摄人心魄的气势。

    她指尖轻点流霜簪,将其注入一股灵力,随着灵力的注入,流霜簪躁动不安的在她掌心跳动,片刻,簪子便飞了出去。

    莳七跟着流霜簪缓步向寺外走去,毫无遮掩的灵气随着她每到一处,便沉重的压迫着所有人。

    果然未出她所料,袅袅和万安灵皆未离开京城,两人都舍不得秦逸,不过性质却大不相同。

    流霜簪在一面青砖墙前停下,莳七抬手猛地破开墙上的禁制,只见原本的青砖墙露出了朱红色的大门,她收回流霜簪,抬脚走了进去。

    亭台楼阁,水榭花苑,宅子里设计的无一不精巧。

    “候你多时了。”前方水榭传来一个淡淡的女声,只一瞬间,水榭上挂着的帘子尽数卷起,露出里面坐着的女子。

    莳七将流霜簪猛地射了出去,直直逼向女子。

    “还你。”

    袅袅抬手攥住直直刺向自己心口的流霜簪,冷笑一声:“姝丽,你欠我的多了,可未见一样样偿还。”

    是了,姝丽欠了她一条命。

    “没想到,你我两千年的交情,竟然敌不过情爱一场。”莳七神色平静的凝着她,淡淡开口。

    袅袅将流霜簪紧紧捏在手中,猛一发力顿时化为齑粉。

    “他是我的情劫。”妖有三重劫,秦逸是她的劫。

    莳七眸光如水,声音淡然:“我想知道,你背叛我的时候,心里可曾想过两千年来的朝夕相处?”

    袅袅双瞳骤然微缩,片刻才轻蔑一笑:“姝丽,你可别忘了,咱们是妖,妖可不问情分的。”

    莳七眸光微冷,她最恨别人说妖如何如何。

    “你从前并非如此。”

    袅袅眉目间满是讥讽:“算了吧姝丽,这个时候提从前可有什么意思?”

    “是,确实没什么意思。”

    “姝丽,从前你我只是没有触犯到彼此的利益罢了。”所以才能一派和睦的相处两千年。

    “所以你为了一己之私,就屠尽国清寺满门,只为了让我和玄净反目成仇。”莳七眸光凝着她,平静的问道。

    袅袅抬手轻抚着云鬓,眉目间的妆容魅惑十足,就连她一贯粉嫩的唇色也涂成了鲜艳的红色,仿佛一夕之间,莳七再见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天真烂漫的芙蓉鸟了,她的世界除了吃,还多了欲望。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罢了。”袅袅看向莳七的目光充满了嘲讽,似是在嘲笑她的天真。

    “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莳七眸光微冷,抬手施展法术进攻袅袅。

    袅袅反应飞快,灵巧躲开。

    莳七口中默念咒语,催动三千年道行的威压,袅袅顿时一口血喷了出来,她满目不甘心,一面回击,一面扬声道:“姝丽,你释放灵气,只会引来玄净,你可能不知道吧,他现在的道行可比你深多了。”

    “那也是我和他的事。”她敢释放灵气,就是为了引玄净出来。

    袅袅艰难的抵抗莳七的攻击,密音传递给万安灵,让她赶紧过来。

    莳七微微眯起双眼,她本以为袅袅只是为了私心报复她,没想到她竟然和万安灵勾结在了一起。

    霎时间,一股怒气涌上心头,莳七凌厉的攻击袅袅,她将所有灵气聚集在右手掌心,对着袅袅狠狠一击,袅袅被拍到在地,一口猩红的鲜血喷了出来,不出片刻就现了原形。

    眼看着万安灵就要来了,莳七不再恋战,化作一团幻影离开了。

    袅袅被莳七重创,脑子混沌一片,她费力的睁开双眸,眼底俱是恨意。

    莳七在国清寺隐隐发觉有阴腐的气息,她知道这是她日前在废墟中凝聚成的水球,她原先震惊于袅袅的背叛,反而把水球一事抛在了脑后,后来仔细想想,前后一联系,她大抵猜到了万安灵和袅袅合谋的手法了

    她思量了良久,终是决定了解此事,最好一劳永逸。

    玄净云游了十年,十年里一直在寻找莳七的下落。

    可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了无踪迹,寻了十年,终于在某天,他感受到京城的方向隐隐传来数千年道行的威压,是她回来了。

    他赶回京城,却没再感觉到她的气息。

    倒是万安灵像是早就知道他要来一般,在城门口等候了许久,见到他的时候,万安灵笑眯眯的迎了上来:“玄净法师,别来无恙。”

    玄净没有理她,只是径直往里走。

    “她不在里面。”万安灵懒懒的叫住了他。

    玄净微微驻足,却没有回眸,亦没有说话。

    万安灵对他这样早已习以为常,她缓缓走到他跟前,轻笑一声:“她杀了你满门师兄弟,哪里还敢露面,不过她听说你的修为又提升了,想来是心里怕极了,竟是往不知山的方向去了。”

    玄净剑眉微蹙,手指轻轻摩挲着佛珠,不知山?传说这怨灵集聚的鬼山?

    万安灵眸光微闪,隐隐露出几分诡秘之色:“玄净法师,你可不知,她回了京城一趟,竟是要置那个跟了她两千年的挚友于死地,只因她那挚友不肯牺牲自己助她修炼。”

    玄净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愈发的阴沉。

    万安灵微微一笑道:“妖就是妖,再怎么化成人形,骨子里还是改不掉杀戮的本性。”

    这句话像是狠狠戳中了玄净的心底,他眸光凌厉的低斥一声:“够了!”

    万安灵一愣,片刻无置可否的笑了笑:“我知道的事都说完了。”

    玄净没有理她,还是抬脚进了城。

    万安灵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唇角不由勾起一抹轻嘲,狐妖,这回可由不得你放肆了!

    屠尽满门之仇,狐妖怎么也不能有回转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