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六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五)
    日前还未离开国清寺的时候,莳七曾请了城隍出来询问,城隍只道国清寺那近千的僧人虽然身死,可魂魄却并未进入地府。

    黑白无常前来勾魂的时候,这里早已空无一魂,许是飘荡在世间成了游魂吧。

    可莳七却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她大抵猜到他们的魂魄去了哪里。

    不知山前有一潭寒水涧,之前莳七在国清寺废墟中凝聚成的水球就是出自这里。

    袅袅用了寒水涧的水,将自己身上的气息掩盖,而后拿了从莳七那里偷来的贴身之物制造出莳七身上的气息,这样她再变换成莳七的模样,就连玄净也不能分辨。

    这个法子还是第二世的时候,姝丽无意间和袅袅提起过,后来她自己都忘了,没想到竟然被袅袅阴了一把。

    不过当初柳子石和她聊起寒水涧的另外一个作用,她并未透露给袅袅。

    但是莳七却让小妖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另一个人,相信不久,那人就会过来了。

    正好聚齐,往日的恩怨一起算!

    她在寒水涧附近设了道屏障,凡有来人定然会触及屏障。

    等了半个月,她意料中的访客之一才缓缓而来。

    在她的记忆中,他还是几个月前的模样,可在他眼里,他已是十年未曾见她。

    “玄净,好久不见。”莳七微微一笑。

    玄净静静地看着眼前一袭红色衣裙的女子,唇角含笑,眸如星辰,举手投足之间满是风情,她还是这样年轻,可他已经老了。

    十年了。

    他的眼底隐出几分复杂的神色,右手紧紧的摩挲着那串佛珠,唯有他自己知道,藏匿在僧袍衣袖下的左手传来止不住的颤抖。

    “姝丽,我找了你十年。”十年间未曾停下脚步,唯有实在困顿的时候才会偶尔停下。

    他也说不清他究竟为何找她,刚开始的时候,他满腔都是对她的恨意,她明明口口声声说她喜欢他,可为何转脸就能屠尽他满门,最初,他是恨她的,恨她的口是心非,可是后来呢?

    后来麽,他步履不停的找了她五年时,他才发现,他对她的恨意早已在这漫长的寻觅中消耗殆尽。

    他心底渐渐竟然升起一丝恐惧,他怕,怕什么呢,他怕他此生再也见不到她了。

    而现在,她就站在他面前,脸上带着他熟悉的微笑,轻声细语间,让他恍惚又回到了他和她从前在国清寺的岁月。

    那是此生最美好的记忆了,可他和她却再也回不去了。

    “你是来寻我报仇的麽?”

    莳七眸光平静的落在他身上,唇角是漫不经心的笑。

    玄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微风轻拂而过,带起他青灰色的衣摆,他的眸光如水一般平静,可指尖却死死的捏住了佛珠。

    莳七见他久久不语,不由长长轻叹一声:“我知道了。”

    “所以你终是不信我,对麽?”不知为何,她明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玄净的心像是被人用针狠狠的扎了一下,他喉头一滚,片刻才道:“姝丽,你身上的业障太重了……”

    她强忍着心头的涩意,笑了笑:“我的命还有用处,现在还不能给你。”

    她这话一出,玄净的双瞳骤然紧缩,他薄唇紧抿,半晌才缓声道:“姝丽,我想过了,此生我不能成全你,但是在此之后,我可以渡你转世投胎,来世我去找你。”

    莳七听了他的话,忍不住轻笑出声,眼底俱是酸涩。

    他是说他还是要杀了她为他国清寺满门报仇,但是他愿来世和她在一起麽?

    “玄净,我和佛,孰轻孰重?”

    是佛吧,他骨子里还是那个性情偏执,却一心向佛的律迦叶。

    莳七转过脸不肯再看他,轻声道:“算了,你不必回答,我不想知道。”

    “对不起。”他的声音传至她的耳畔,她只觉得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的打在脸上。

    她忽然大笑起来,笑声直直穿透林深,震飞了树梢上栖息的寒鸦:“对不起?玄净你不曾对不起我,是我错了。”

    她的笑声如一柄钝刀子,狠狠的剜着他的心,唇齿间尽是苦涩。

    莳七在十里开外设下的屏障已被人牵动,她渐渐平复好心情,转而对玄净道:“你我的恩怨,且等我和万安灵算完之后再说。”

    “好。”他嗓音淡淡。

    莳七道完这句话,便转眸再不肯看他一眼。

    玄净见她不肯再看他,薄唇不由抿了抿。

    树梢上的寒鸦扑棱着翅膀娃哇哇乱叫,层林密布,半点阳光也透不进来,浓重的阴气能让凡人心头绞痛。

    过了片刻,只见远远掠来一个人影,莳七定睛一瞧,是万安灵拖着昏迷的秦逸飞来。

    万安灵到了寒水涧前,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莳七,又看了看玄净,继而掩唇轻笑:“呦,老情人见面了!”

    莳七看了眼被她扔在地上的秦逸,淡淡道:“候你多时了。”

    万安灵柳眉微蹙,前后一思量,顿时了然:“那消息是你传的?”

    莳七不置可否,款步上前扶起秦逸,继而在他眉心缓缓注入一道灵力,秦逸这才悠然转醒,他刚睁开眼就看见眼前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子。

    “姝丽?”他强忍着满身的酸疼站起身,笑意灼灼的看着她。

    他炽热的眸光让玄净心底一阵不舒服,隐藏在宽大袖口下的手紧握成拳。

    莳七对着秦逸微微一笑,秦逸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他一瞥见眸光阴冷看着自己的玄净,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莳七护在身后。

    “姝丽,这是哪儿?朕怎么会在这里?”他记得他在批折子,可忽然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就看见了她。

    莳七轻叹一声道:“这里是不知山下,你是被万安灵带来的。”

    “不知山……”秦逸低声喃喃重复着这三个字,当初在殿上,他曾听过她和万安灵说过不知山,那个传说中怨灵集聚的鬼山,万安灵为何将他带来这里?

    “狐妖,我不是让你和这紫微星叙旧的!”万安灵见没人注意自己,冷声呵斥道。

    莳七流转眸光,淡淡睨了她一眼,懒声道:“别急,还有个人没到,等她来了,我们恩恩怨怨,所有的帐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