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九十四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四)
    乡下的风景还可以,只是前些日子刚下了一场雨,路面坑坑洼洼的,泥泞不堪。

    莳七一下马车,宽大的裙摆就被蹭脏了,她一袭浅蓝色蕾丝镶边克里诺林裙,金灿灿的长发被编成麻花后挽起,头上戴着一顶鹅黄色丝绸宽檐帽,手中拿着一柄精美的扇子。

    她这样贵族的打扮顿时引起了在乡间劳作的农户们的注意。

    有几个中年男人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被自家的太太狠狠瞪了一眼:“别看了,能到我们这里来的,肯定都是犯错了的!”

    “就是,说不准就是偷人才被送过来的。”

    有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大着胆子上前问莳七:“您是哪家的夫人?”

    莳七微微一笑:“我是克洛维伯爵家的西珀尔小姐。”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抽气声,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从男爵以上的贵族,而眼前这个端庄高贵的小姐竟然是伯爵家的。

    在乡下住了几日后,莳七发现这里的人并非那么友好,原先对她彬彬有礼的男人们一下子就变得会开始口头调戏她,半点也不把她当正经的贵族小姐看,而那些农妇们一看见她,便狠狠地瞪着她。

    如此,莳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乡下消息闭塞,不可能知道她在基恩的事,唯一的可能就是克洛维伯爵让人把消息透露过来的。

    也许就是那个送她们来的车夫。

    就是为了让她受尽羞辱后乖乖回到查兹沃思庄园,然后献上她的嫁妆。

    夜色如水一般静谧,星光点点遥缀在夜空,皎洁的月色透过窗子洒在屋内的地上,淡如白霜。

    莳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思忖片刻,她还是披了件斗篷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院子里种了一片玫瑰,正是盛放的时候,浓郁的花香弥漫了整个院子。

    她坐在那株樱桃树下的长凳上,心里将这个世界所有的情况细细捋了一遍,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神魂的依附者是谁,她的戒指一直都是暗淡无光的样子。

    想到这里,她不由微微低下双眸去看手上的戒指。

    就在此时,戒指竟是闪烁着淡淡的白光。

    她猛然一怔,被攻略者就在这附近,已经被戒指感知到了。

    可这四下里只有她一人,根本也没有旁人,她看了看四周,除了微风拂过的玫瑰花丛隐隐颤动,整个院落一片静谧。

    等了良久,也再没有第二个人,莳七只当戒指许是出了问题,毕竟这个位面又不似上一个那样怪力乱神。

    第二天,莳七身穿一袭银红色配白色蕾丝翻领的骑马装走到马厩前,艾瑟尔眉心轻锁,她其实很不赞成莳七现在出去,毕竟这些日子,农户们对她的态度,让艾瑟尔很担心会出事。

    “怕什么,怎么说我也是伯爵家的小姐,他们怎敢以下犯上。”

    莳七从马厩中牵出一匹马,然后跨坐在马背上。

    艾瑟尔吓了一跳,连忙制止:“西珀尔小姐,您怎么这样坐?”

    莳七笑了笑,一双湛蓝色的眼眸中满是狡黠:“没人会看见的。”这个时代的女人真够可怜的,可以骑马,却只能侧着坐在马背上。

    艾瑟尔见她心意已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祈祷不要被人看见。

    莳七才不管艾瑟尔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径直一甩马鞭,然后策马跑在乡间的小径上。

    一路上,她骑马的姿势还是引起了一些农户的议论。

    “只有男人才那样骑马呢!”

    “腿岔开那么大,是想勾引谁吧!”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恶狠狠的朝莳七离开的方向啐了一口。

    莳七骑了一路,终于在一处泛着粼粼波光的湖边停下让马儿喝水。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满是笑意的男声,“又见面了,我的小天使。”

    莳七转过身,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青年,他有着亚麻色的头发,恍如雕刻般的五官俊美异常,他的瞳色是罕见的翡翠绿,唇角扬着放荡不拘的笑意,不知为何让人莫名想到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

    微微低眸,只见戒指上的玉石再次闪烁着淡淡的白光。

    莳七心底一阵讶异,昨夜在院子里戒指也曾闪过一次,可是她当时并未看到他,所以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过西珀尔是个上流社会的淑女,对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应该不会太过于热情,想到这里,莳七缓缓转过脸,淡淡开口:“我跟阁下从未见过。”

    青年并未多做解释,反而绕到莳七身前,左手按在右胸上,然后微微躬身一礼。

    “美丽的姑娘,我是否有这个荣幸知晓您的芳名?”

    莳七唇角牵起一丝客气的微笑:“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

    果然,当她牵着马转身欲走的时候,青年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他笑意融融的看着走在前头的女子:“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让我猜猜,能配得上你的容貌的名字会是什么,贝拉、安德莉亚还是黛安娜?”

    “你一向这样吗?”莳七有些无言,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性格的被攻略者。

    “不,只有你。”尤利塞斯见她驻足,一双绿眸中盛满了笑意,他见莳七微微伸出手,遂执起她的手,在上头轻轻落下一吻。

    莳七微微一笑:“作为一个绅士,想要知道一位淑女的名字,难道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尤利塞斯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他的笑仿佛微风拂过,温和却满是光明。

    “是我的疏忽,我叫尤利塞斯。”

    莳七心底一阵讶然,没有姓,只有名,怎么,他的姓就这样不可告人麽?

    不过想归想,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眸光盯着他,骄矜的一扬下巴:“我叫西珀尔。”

    同样没有姓,虽然两人同样失礼,却像是在较劲一般。

    尤利塞斯眼底闪过一丝惊异,莳七也没有理会,自顾自的翻上马背,“我该回去了。”

    他笑着向她告别:“再见了,我的小天使。”

    莳七一听这个称呼就忍不住有想翻白眼的冲动,不过她还是忍住了,端庄的向他告别,然后策马离去。

    尤利塞斯目送着她离开,唇角的笑意不减,眼底是浓浓的兴趣:“我们还会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