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九十五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五)
    在乡下住了有两个月左右,莳七再也没见到尤利塞斯。

    倒是某天她骑马归来,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马车,来人是她的弟弟威廉,他正坐在樱桃树下的长凳上,怕长凳弄脏了他的衣服,所以还在上头垫了一个软垫。

    他一看见莳七骑马回来,原本嫌恶的神色顿时变成了震惊,最后又恢复了厌恶。

    “你现在就这样没规矩?”

    莳七知道他说的是她的骑马姿势,她面无表情的摘掉手套,然后将马牵到马厩里,漫不经心的问:“你来做什么?”

    艾瑟尔听见了声音,端着茶盘从屋内出来。

    威廉接过她递过来的杯子,只是轻嗅了一下,便满脸嫌弃的将茶水泼在地上。

    “父亲实在不忍心让你一个人住在乡下,所以特意让我来接你回去。”

    舍不得她?这可真有意思。

    莳七忍不住轻笑出声,继而淡淡开口:“父亲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里住的也挺舒服的,你回去和父亲说,我有空回去看他。”

    威廉双眸阴冷,他没想到西珀尔这么不识抬举,看来这几年的公爵夫人身份已经让她忘了自己是谁了!

    “西珀尔,作为一个淑女,父亲让你回去你不能说不。”

    莳七挑了挑眉:“如果是为了母亲留给我的嫁妆,我是不会回去的。”

    威廉见她不吃硬的,遂放缓了神色,温和的看着她:“你放心,父亲说你的嫁妆还由你保管。西珀尔,你走了之后,父亲整天闷闷不乐,心里一直想你。”

    克洛维要是能想她,她就该大笑了,克洛维骨子里就是个自私冷漠的人,别说西珀尔,就算有必要牺牲掉克劳莉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不过事有反常即为妖,为了让她回去,居然连嫁妆都不要了?反正嫁妆已经被她收在了戒指里,她倒是想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神色先是一阵欣喜,继而微微低眸,声音似有些难过:“可是父亲当初那样绝情。”

    威廉见她这样,心底顿时松了口气,西珀尔还是从前那个天真的西珀尔。

    “父亲当时也是气坏了,你现在回去好好认个错,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真的吗?”莳七佯装满心欢喜的看着威廉。

    威廉眼底忍不住溢出几分轻蔑,却还是好声好气的看着她:“我保证。”

    “克劳莉丝的成人礼快要举办了,你这次回去,还能趁着这回聚会重回基恩的交际圈。”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唇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而且听说理查森侯爵也会来,他身边还会带一个女伴,你就一点也不好奇?”

    威廉讲了半天,总算有句话让莳七感兴趣了。

    来这个位面到现在,她还没有和格瑞丝打过照面。

    想到这里,莳七的神色先是欢喜,然后眼底露出一丝嫉恨,最后几乎是飞快的答应了他:“你等等,我这就让艾瑟尔收拾东西。”

    威廉看见她的反应,心里满意的不得了,他强忍着想要露出轻蔑的神色,微微一笑。

    艾瑟尔一直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觉得这次回去没那么简单,先不说克洛维伯爵一直对西珀尔小姐的态度让人心寒,放任她在乡下不问不管两个月,忽然就说想她了,这怎么也说不通。

    “西珀尔小姐,您真的要回去?”犹豫了片刻,她终是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莳七见她神色紧张,大抵猜到了她的想法,遂不由抿唇一笑:“回去看看他们在演什么戏。”

    这次回到查兹沃思庄园,莳七受到了和上回完全不一样的礼遇。

    马车驶进庄园时,远远地就看见一排仆人站在门前等候,男仆身着燕尾服,绅士优雅,女仆则是统一的黑白女仆装。

    亨利一看见马车,便转身进了屋内。

    不一会儿,克洛维伯爵便带着伯爵夫人和克劳莉丝出门迎接了。

    马车稳稳地停了下来,威廉率先下了马车,然后伸出手绅士的邀请莳七下车。

    莳七将手放在他的掌心,提着裙摆款款下了车。

    “欢迎西珀尔小姐回家。”仆人们齐声问好。

    莳七心底一阵嗤笑,他们越是这样,她便越是好奇。

    克洛维伯爵上前一把抱住她,俨然一个慈父:“欢迎回来。”这个拥抱来的猝不及防,莳七的脑子都空白了一秒钟。

    伯爵夫人则是在一旁怜惜的看着她:“回来了就好,乡下那地方怎么能是一个淑女能待的。”

    就连克劳莉丝也是笑眯眯的打招呼,仿佛和西珀尔关系很好的样子。

    莳七心底像是有一只小手在挠着,他们这样的举动让她好奇的厉害。

    众人簇拥着她进了屋内,言笑晏晏的,关心她的样子,换做是原来的西珀尔,恐怕早就信以为真了吧。

    艾瑟尔重新回归了女仆行列,不过她现在是西珀尔的贴身女侍,地位比一般的家庭女仆要高一些。

    为此伊芙琳还阴阳怪气的讥讽她:“在乡下待了两个月,回来就能飞上枝头,你也确实够厉害的。”

    这口气是……嫉妒?

    艾瑟尔一头雾水,不过是西珀尔小姐的贴身女侍,怎么反而让伊芙琳嫉妒上了?

    还未等她出声询问,伊芙琳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倒是亚尔林满脸都是欣喜的看着她:“艾瑟尔,你终于回来了。”

    艾瑟尔将亚尔林拉到一旁,小声问道:“你知不知道老爷为什么让西珀尔小姐回来?”

    “不知道。”亚尔林摇了摇头,顿了顿又笑道,“不过我觉得帕克小姐知道,她毕竟是夫人的贴身女侍,你可以去问问她。”

    艾瑟尔皱了皱眉:“算了。”

    如果能说,伊芙琳刚才就说了,可见她只是讥讽两句,其他的一概不提的样子,看来这事是不能说的。

    伊芙琳找到在玩牌的卡特,神情阴冷:“真是让她白白占了个大便宜。”

    卡特唇角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那可不一定。”

    “什么意思?”伊芙琳顿时警觉。

    卡特对她勾了勾手指,伊芙琳立刻将耳朵凑了过去,他靠近她耳畔低低说了些什么。

    伊芙琳的神色先是震惊,然后是欣喜,最后还是变成了失望。

    “就算是这样,对艾瑟尔来讲还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