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九十六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六)
    克劳莉丝的成人礼很快就到了,在此期间,莳七在查兹沃思庄园的生活十分惬意。

    不过她知道,包裹着彩色糖衣的不一定是味道甘美的糖果,也有可能是致命的毒药,这一切的假象,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艾瑟尔帮莳七编好辫子,正要帮她戴上珠宝。

    就在此时,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伯爵夫人和克劳莉丝,两人皆是笑眯眯的样子。

    “西珀尔,我让基恩的裁缝做了一套礼服,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跟在后面的伊芙琳手里提着一件淡蓝色绸面饰彩色亮片花朵刺绣克里诺林裙,样式华美却又仙气十足。

    就连莳七见惯了中西各种漂亮的衣裙,当她一看见这件裙子的时候,还是被惊艳到了。

    艾瑟尔也连声赞叹:“这条裙子真是漂亮。”

    克劳莉丝笑眯眯的看着莳七:“这可是请了基恩的维尔德先生连日赶制的。”

    莳七在艾瑟尔的伺候下穿上了这条裙子,配合着她新编的发型,站在穿衣镜前,屋内的所有人都怔愣了片刻,西珀尔确实称得上帝国第一美貌,也只有她穿上这条裙子,才不会被裙子本身的光芒压制住。

    克劳莉丝眼底划过一丝嫉恨,但还是笑着说:“西珀尔你穿这条裙子可真漂亮。”

    伯爵夫人眉眼间是浓浓的满意之色,亲自上前替莳七整理裙子的大摆。

    莳七唇角微扬,露出一丝轻嘲,这可是克劳莉丝的成人礼,她居然能容忍自己穿这件完全能压制在场所有女人的裙子,看来克洛维真的是有大动作了。

    成人礼那天,艾瑟尔早早的便来到她的房间伺候她妆扮。

    真正的重头戏是当晚的舞会,莳七正是穿着伯爵夫人送来的那条裙子。

    当她一亮相的时候,大厅中的盈盈笑语声顿时戛然而止,在场的皆是基恩交际圈的贵族,凭西珀尔之前的风头,没有人不认识她的。

    甚至她之前偷情被捉的舞会,其中就有不少今天在场的人。

    不过西珀尔还是一如既往的艳压群芳,男士们虽然又恢复了谈笑,可眼光却皆是有意无意的朝莳七看去。

    女士们的神色则各有不同,有不屑的,有淡然的,更多的则是讥讽。

    西珀尔现在的名声,没有人愿意搭理她,所以热闹的大厅里,唯有莳七一人坐在沙发上,形影单吊。

    就在此时,门外缓缓走进来一男一女。

    男人身穿一身黑色的燕尾服,五官俊美,女人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克里诺林裙,女人手挽着男人的胳膊,绅士淑女,十分登对。

    他们一出现,原本热闹的大厅再一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皆不约而同的望向莳七。

    这可真是一场好戏了。

    理查森远远看了莳七一眼,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目光,然后低眸温柔的看着格瑞丝:“我先去和他们打个招呼,你和她们去聊聊天吧。”

    格瑞丝莞尔一笑,点头应下,她的目光在大厅里流转一圈后,最后落在坐在角落那个光彩照人的女子身上。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个温软的女声打断了莳七的思绪。

    莳七微微颔首,而后继续低头看书。

    “你就是西珀尔小姐吧?”格瑞丝唇角带着暖人的笑意,“我之前很早就听说过你了,今天终于见到了。”

    “我们没有那么熟,也许你该叫我因特莱肯小姐。”

    克洛维是她父亲的伯爵封号,而克洛维伯爵姓因特莱肯,故而她的全名叫西珀尔·因特莱肯。

    “我只是想认识你。”格瑞丝神色有些难过,像一只受惊了的小鹿,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叫人心生怜惜。

    不少人皆是看好戏的心态朝这边张望,虽然是角落,却俨然是全场的焦点。

    莳七听了她的话,唇角不由勾起一丝轻笑:“恕我直言,贝克小姐,你现在是我前夫内定的未婚妻,我和你是不可能愉快的聊天的。”

    看见格瑞丝的小脸一阵煞白,一双眸子似是溢出水雾。

    莳七顿了顿,漫不经心的开口:“或许你是想要效仿我从前的样子,妄想能在基恩的交际圈里取而代之,但我想告诉你,西珀尔只有一个。”讲到这里,她的眸光微微抬起,落在格瑞丝身上,打量了一下她的裙子后,轻笑一声:“就像你身上的这条裙子,早在去年春天的花展上,我就已经穿过一条款式相仿的了。”

    格瑞丝眸底一阵冷然,可面上却还是保持着楚楚可怜的样子。

    “没有哪个淑女会让自己看上去可怜的,淑女都是骄傲的。”莳七说完这句话时,眸光定定的看着格瑞丝的脸,然后用汉语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东施效颦,只会沦为笑柄。”

    本来格瑞丝听到她前面那句话的时候,手指已是紧紧的攥着扇子,强忍着心底的怒火。

    当她听见莳七最后用汉语说的一句话时,脸上的表情终是像一层碎了的面具,她满是错愕的看着莳七。

    莳七轻笑一声,低下头继续看书。

    一直注意着这边动静的理查森侯爵终于按耐不住了,他对身旁的说了句抱歉后,便大步向她们。

    格瑞丝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理查森侯爵一把将她拉起,护在身后。

    他眼神凌厉的睥晲着莳七:“因特莱肯小姐,我们已经离婚了,所以我不希望你欺负我的未婚妻。”

    周围的笑语声顿时小了很多,所有人都纷纷看向这里,俨然看好戏的样子。

    莳七低着头嗤笑一声,然后猛地合起书,款款站起身:“理查森侯爵,一个真正的绅士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痛斥一个淑女。”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莳七的话很重了,因为诺顿的贵族们若是被人说不是绅士或淑女,确实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理查森侯爵强忍着怒火讥讽道:“你是说你是位淑女?”

    “是的。”莳七微微一笑。

    理查森侯爵知道若是再和她纠缠下去,只会沦为整个基恩交际圈闲谈的资本,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了,但是他并不准备给旁人提供更多的谈资。

    他拉着格瑞丝去了大厅的另一边。

    过了一会儿,一阵悠扬的音乐响彻在大厅。

    不一会儿,一个个绅士便上前邀请淑女们跳舞,莳七如洪水猛兽一般,虽然艳压群芳,却没有一个人邀请她。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

    “漂亮的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莳七一回眸,却对上一双满是笑意的绿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