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九十七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七)
    尤利塞斯微微躬身,伸出一只手,笑着凝着她。

    莳七看着周围翩然起舞的众人,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微笑,将手轻轻放在他的掌心。

    尤利塞斯双眸含笑的凝着她,薄唇轻轻在她手背落下一吻,然后一用力将她带入怀中,莳七猝不及防的撞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抬眸睨着他,却听到他唇齿间溢出的低笑声。

    “我的错,小天使,谁让我一看到你就心神不宁。”尤利塞斯大掌环在她的腰间,低着头在她耳畔轻声说道。

    莳七真的是第一次遇见这样情话技能满点的被攻略者,她一阵无言,然后淡淡的说:“你还真不是一个传统的绅士。”

    “绅士有什么好,故作骄矜而已。”尤利塞斯低笑两声,又道,“你也不是个传统的淑女,我们是一类人。”

    “绅士和淑女没什么不好,只是很多人不是,却装模作样,就像硬撑着天鹅气质的野鸭,迟早会露馅的。”

    尤利塞斯被她的话逗笑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跟她们都不一样。”

    “你是什么来历?”

    “我麽?你真的想知道?”尤利塞斯眼底升起一抹狡黠。

    莳七微微颔首,她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并非那么简单,那天深夜在乡下的院子里,戒指分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可四周却一个人也没有。

    尤利塞斯微微一笑:“等你来基恩,我再告诉你吧。”

    一曲舞毕,音乐渐渐换成了较为活泼的风格。

    大厅中的人纷纷交换舞伴,没有人愿意和莳七一起跳舞,至少在现在而言,尤利塞斯假装没看到周围贵族小姐们暗送的秋波,只是牵着莳七的手,开始了下一支舞。

    不少贵族小姐们暗恨不已,明明西珀尔的名声烂成那样,为什么今天全场最英俊的绅士还这么痴迷着她?

    “你不换舞伴,她们都恨上我了。”莳七轻笑一声,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尤利塞斯眼底的笑意几乎快沉溺了她:“她们都没有你漂亮,我只想和全场最美的姑娘跳舞。”

    饶是莳七已经经历过三个位面,面对尤利塞斯这样情话猛攻,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连着跳了四支舞,莳七终于有些站不住了,正好此时音乐渐渐停了下来。

    尤利塞斯端了一杯白兰地递给她,就在此时,克劳莉丝盛装出场,所有人皆向她看去。

    伯爵夫人笑着介绍克劳莉丝,克劳莉丝提起裙摆,微微一低头,行了个礼。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被推上了顶峰,淑女们聚在一起笑着聊天,绅士们也是文质彬彬的聊天,可眼光却皆是有意无意的看向淑女们。

    莳七唇角勾起一抹轻笑,漫不经心道:“其实这种成人礼是很费心费力还没太高效率的。”

    “怎么说?”

    “倘若每年把同年成人的淑女们一齐聚到基恩,统一由王室介绍给贵族的绅士们,然后将每年一月的交际月延长至四个月,这样不仅能拉动基恩的经济,而且能将贵族们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基恩,此事由王室举办,更能增加王室在贵族中的影响力。”

    每个成年少女的成年礼皆是在封地的庄园举办,每年贵族们都会集中在不同的封地,基恩的王室却渐渐形同虚设,唯有每隔三年的宫廷舞会才会让诺顿的贵族聚集在基恩。

    就像西珀尔还是理查森侯爵夫人的时候,理查森侯爵的封地几乎是贵族们最愿意去的地方,这点甚至超过了基恩。

    尤利塞斯眸光一亮,他久久凝视着眼前的金发女子,越发觉得她和传闻中的不一样了。

    “取缔成人礼,贵族们不会同意的吧?”

    莳七抿了一口白兰地,嗤笑一声道:“不会,现在大部分的贵族要维持封地的开销和自己的门面,已经入不敷出,可成人礼却是一笔巨大的花销,偏偏又不能从简,不然只会让其他贵族们嗤之以鼻,这就意味着子女没有办法有个更好的联姻对象,现在全部取缔成人礼,谁那么傻会不同意?”

    “将社交月延长至四个月,所有的花销全在基恩,不同样是笔巨大的开支?”

    莳七转头看他,轻笑道:“这些花销在封地同样要支出,更何况和招待大部分贵族的成人礼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

    尤利塞斯的一双绿眸里满是惊艳,他唇角含笑的看着她:“西珀尔小姐,你比我想象中的更有意思。”

    就在此时,管家亨利远远的挤了过来,低声道:“西珀尔小姐,老爷让您去一趟藏书室。”

    “父亲现在找我?”

    “是,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理查森侯爵的事。”亨利做了个请的手势。

    莳七对尤利塞斯微微一笑:“失陪。”

    跟着亨利上了楼,走到藏书室门前,亨利帮她开了门,莳七便缓缓走了进去。

    藏书室没有点灯,唯有壁炉里烧着昏黄的炉火,映衬得整个藏书室昏暗暧昧。

    莳七心中顿觉不对劲,她下意识回眸,却听见咔嗒一声,身后那扇高高的门被亨利从外面锁了起来。

    这时,背对着她的沙发上缓缓站起了一个男人的身影,炉火的光辉依稀可辨他的体态,一身黑白的燕尾服显得他十分高大,身材微胖,是个中年男人,却绝不是克洛维伯爵。

    莳七心底冷笑一声,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她就说克劳莉丝竟然能容忍自己穿比她还要漂亮的裙子,原来为了这般!

    “你是谁?”

    男人缓缓转过身,对着她微笑:“西珀尔小姐,好久不见。”

    莳七看清了他的长相,只觉得有些眼熟,在西珀尔的记忆力,应该是见过的,她努力回忆着,终于试探着开了口,“费迪南德侯爵?”

    费迪南德侯爵微笑着走上前,牵起她的手轻轻一吻:“能被你记住,我感到很荣幸。”

    他做完吻手礼,却依旧没有要放开的意思,莳七便用力抽回手。

    “失陪了。”莳七转身便去开门。

    费迪南德侯爵只是看着她笑:“门从外面锁起来了,你出不去的。”

    莳七眉梢俱是冷意:“费迪南德侯爵,您是个绅士。”

    费迪南德侯爵不以为然的哈哈大笑:“你父亲已经答应让你做我的情妇,我今天来就是先验验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