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九十九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九)
    大厅里的舞会还在继续,克劳莉丝正笑盈盈的在和霍布森伯爵家的继承人聊天。

    他长相英俊,谈吐不凡,可他的眼里却唯有自己一人,克劳莉丝能感觉到他对自己很痴迷,这让她很得意,她就知道,她从来不比西珀尔差,西珀尔能让诺顿的绅士们倾倒,她也同样可以。

    想到这里,克劳莉丝抬眸看了眼大厅,她对那个继承人微微颔首:“请稍等一下。”

    克劳莉丝走出了大厅,对伊芙琳招了招手,伊芙琳连忙走了过来。

    “克劳莉丝小姐有什么事吗?”

    克劳莉丝看了眼四周,见四下无人,遂低声问:“西珀尔现在哪里?”她握着扇子的手隐隐有些颤抖,方才她环顾大厅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好久没见到西珀尔了,她想起了那个计划,也许西珀尔现在已经……

    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心底就是压制不住的激动。

    伊芙琳眉目间微微泛起一丝讥笑:“西珀尔小姐正和费迪南德侯爵待在藏书室里。”

    “去了多久了?”克劳莉丝迫不及待的问。

    “已经好一阵子了,估计……”接下来的话,伊芙琳并没有说完,但是足够克劳莉丝脑补很多了。

    克劳莉丝心领神会,和伊芙琳对视一笑。

    接下来的时间,克劳莉丝在大厅里交际,宛如穿梭在花丛间的蝴蝶,笑语盈盈,让在场不少未婚绅士们都不由关注到了这个初入社交圈的少女。

    就在舞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一袭淡蓝色克里诺林裙的莳七缓缓从楼梯上下来。

    她的出现再次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她似乎比之前还要耀眼,一头金色的长发在灯光下灿烂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克劳莉丝正在听那个继承人侃侃而谈自己的见闻,不时用扇子轻轻掩住唇鼻,笑得开怀却不失优雅。

    可那个继承人的目光却忽然越过她看向她的身后,眼神痴迷。

    克劳莉丝被羞辱了,眼前有个淑女在他面前,他却看着她身后的某个人,面露迷恋,她倒要看看是谁敢当着她的面勾引他!

    她猛地回眸,却正对上西珀尔那双湛蓝色的眼眸,那双眸子里俱是冷意。

    西珀尔!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和费迪南德侯爵在藏书室里……

    “啊——”一声充满着惊恐的尖叫打破了原本热闹的大厅,紧接着,一个身穿着宝蓝色克里诺林裙的贵妇跌跌撞撞的从楼上跑了下来,她的头发隐隐有些凌乱,脸色惨白,神色惊惧。

    是费迪南德侯爵夫人。

    她一脚踩空,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在场的几个贵族夫人连忙上前将她扶起,关切的询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费迪南德侯爵夫人的眼泪一瞬间如山洪般爆发,她抱着其中一个贵妇人嚎啕大哭:“弗兰克……弗兰克他死了!”

    她从舞会开始时就发现弗兰克不见了,于是她一直在找他,听一个仆人说她看见弗兰克往藏书室的方向去了,于是她就去了藏书室,那里门是开着的,昏黄的炉火映衬着整个房间,她想弗兰克一定是喝多了,所以找了个地方休息,她推开虚掩着的门,看见拉开一条缝的窗帘边上立着一个人影。

    她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没想到他的头颅就这样咕噜噜的滚了下来,而没了头的尸体则失去了支撑,轰然压在了她的身上。

    饶是她和弗兰克恩爱多年,也还是被吓得没了魂。

    她不停地尖叫着推开他的尸体,跌跌撞撞的朝外跑去,却一脚提到了他掉在地上的头颅……

    费迪南德侯爵夫人哭哭啼啼的将她看到的一切全盘托出,在场的所有人皆是惊呆了。

    他们这才注意到她宝蓝色的裙子上隐隐有血迹,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费迪南德侯爵竟然已这样凄惨的方式死在了查兹沃思庄园。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西珀尔和克劳莉丝身上。

    莳七顶着众人的目光,依然泰然处之。

    可是克劳莉丝就没有她这么淡定了,她脑子一片混沌,几乎站不稳。

    闻声赶来的克洛维伯爵、伯爵夫人和威廉,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听完了亨利报告的所有事情。

    克洛维伯爵脸色阴冷,他先是让议论纷纷的众人安静下来,然后才开口:“费迪南德侯爵在查兹沃思被人谋杀,我感到十分心痛,请大家放心,我一定彻查此事,给侯爵夫人一个交代。”

    伯爵夫人上前柔声安慰着受了巨大惊吓的费迪南德侯爵夫人,威廉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莳七。

    一直在旁观的格瑞丝眼底尽是冷意,费迪南德侯爵是她和理查森介绍来的,现在怎么会死在了查兹沃思!

    理查森侯爵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压低了声音对格瑞丝说:“他不是应该和西珀尔在一起吗?那么出事的时候,西珀尔在哪里?”

    这话提醒了格瑞丝,格瑞丝眸光探究的看向莳七。

    “克洛维伯爵不是说他已经安排好了?”

    理查森侯爵也看向了莳七,眼神意味深长:“她不该在这里,如果正如克洛维伯爵所说,她现在身上的药效应当能让她昏睡到明天早上。”

    “是她杀了费迪南德侯爵?”格瑞丝手指死死地捏着手中的扇子。

    “也许。”理查森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如果真是西珀尔干的,他不禁有些后背发寒,费迪南德那样吓人的死法,他无法想象从前的西珀尔究竟是装出来的天真还是真的天真?

    格瑞丝一想到西珀尔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她不能将自己这么重要的把柄拿捏在西珀尔手里,在这里,倘若大家知道这骨子里的灵魂已经被换了,她会被当做女巫烧死的!

    也许西珀尔不怕被烧死,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想到这里,格瑞丝心底一沉,上前一步缓缓开口:“西珀尔小姐,请问你刚才很长一段时间去了哪里?为什么你回来不久,费迪南德侯爵就被人杀死在了藏书室里。”

    理查森侯爵听见格瑞丝的话,不由皱了皱眉,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费迪南德已经死了,这条船上不了了,而他还是他们介绍来的查兹沃思,一旦他的继承人追究起来,他和格瑞丝也会受到牵连。

    思及至此,理查森侯爵也开了口:“西珀尔小姐应该不是去换衣服的吧。”毕竟她身上还是原来的那一套。

    一时间,大厅里的议论声再次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