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十)
    莳七手执扇子亭亭而立,面对众人探究的目光,淡淡开口:“我刚才回了趟房间。”

    顿了顿,她眉目间满是讥讽:“再说我有什么动机?”言罢,她眸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克洛维伯爵,克洛维伯爵被她的眼神看得心里一跳,难道真的是西珀尔?

    理查森侯爵哑然,倒是格瑞丝轻笑一声:“你和理查森侯爵离婚了,总要谋条生路。”

    言外之意,西珀尔为了和从前一样的生活,想要做费迪南德侯爵的情妇,却被他拒绝了?在场的贵族也都是人精,哪里能听不出格瑞丝的意思。

    其实贵族们多多少少都会有几个情妇,有寡妇、伎女,各种身份的女人,如果哪位绅士没有情妇,在交际圈里是会被人笑话的,大家会觉得他的魅力不够,竟然没有女人愿意做他的情妇。

    莳七几乎笑出了声,她唇角弥漫着讽刺:“贝克小姐,你以为我是你麽?”

    克洛维伯爵听着格瑞丝和理查森侯爵似乎是想将矛头引到西珀尔身上,他有些犹豫该不该开口替西珀尔解围,毕竟西珀尔现在还是他的女儿,西珀尔杀了人,于他而言,没有半点好处,反而会让查兹沃思庄园在贵族圈子里陷入尴尬的境地。

    他心里左右为难,终于打算为了查兹沃思开口替西珀尔解围的时候,却收到了理查森侯爵警告的眼神。

    克洛维伯爵双手紧握成拳,僵持了良久,他终于决定还是跟着理查森,毕竟那件事要是成了,查兹沃思庄园可一跃成为帝国地位最高的庄园。

    “西珀尔,你说你回了房间,有没有人能证明?”

    克洛维伯爵神色严肃的看着莳七,他脸上的神色让莳七想到了正义,似乎一旦真是西珀尔干的,他便大公无私的将她交出去。

    莳七忍不住嗤笑一声:“有。”

    “是谁?”格瑞丝有些紧张,难道她真的有人证?

    “不能说。”

    格瑞丝险些笑了出来,西珀尔现在就是在自掘坟墓,看来她只需要推波助澜,这件事就会尘埃落定的。

    理查森侯爵一脸严肃:“西珀尔小姐,你要是真的有人能证明,还是让他出来帮你作证,不然在场只有你一个人在那段时间里离开了大厅。”

    理查森严肃的样子,让在场的少女们心中小鹿乱撞,明明是西珀尔背叛了他,没想到当她有危难的时候,他还是能替她考虑,西珀尔是眼瞎了吧,这么好的一位绅士不珍惜,偏偏去和男仆偷情!

    就在此时,伊芙琳突然开了口:“老爷,我可以作证,西珀尔小姐当时去了藏书室。”

    伊芙琳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从前因为一条裙子,西珀尔斥责了她,让她在仆人们面前下不来台,所以一旦西珀尔失了势,她最高兴。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莳七,莳七还是没有任何辩解,对于她声称的证人怎么也不肯开口,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在狡辩。

    也许真的像格瑞丝猜测的那样,西珀尔想做费迪南德侯爵的情妇,却被他拒绝了,从而怀恨在心杀了他。

    “将她捆起来吧。”克洛维伯爵长长的叹了口气,面露疲惫,像是在自责。

    一时间,大家又十分同情克洛维伯爵了,碰上这样让家族蒙羞的女儿,任谁都会疲惫的。

    “慢着。”

    就在伊芙琳上前,正要押着莳七的时候,一个清润的男声从楼梯上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楼梯上站着一个相貌俊美的绅士,他俊朗的眉眼,深邃的五官,挺拔的身姿,让他比在场所有的绅士都要出众。

    克洛维伯爵看清来人时,顿时吓了一跳,明明应该远在基恩的国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国王一向深居简出,虽然在场的都是贵族,可见过他面的人寥寥无几,就连必要的爵位受封,也都是由主教负责。

    克洛维伯爵连忙躬身行礼:“我亲爱的国王殿下,请接受我诚挚的祝福。”

    在场的人顿时如梦初醒一般,连忙行礼。

    莳七看尤利塞斯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不由哑然失笑。

    待众人皆站直了身体,尤利塞斯才缓缓开口:“刚才西珀尔小姐一直和我在一起,这点没有必要怀疑。”

    “是的,国王殿下。”克洛维伯爵点了点头,后背却开始出了虚汗。

    西珀尔竟然入了国王的眼,如果能勾搭上国王,就算她现在的名声不能做王后,哪怕做个情妇,查兹沃思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可是西珀尔却好像知道了他原本想让她做费迪南德的情妇。

    所以费迪南德侯爵究竟是怎么死的?

    众人听到了尤利塞斯的话,神色晦深莫测,皆是意味深长,一位女士,单独和一位男士待在一起很长时间,想想也知道干嘛去了。

    格瑞丝一阵心惊,她跳舞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国王!

    西珀尔竟然和国王待在一起,这对她很不利!

    “西珀尔小姐谈吐不凡,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很欣赏她。”

    尤利塞斯似乎还嫌众人惊讶的程度不够,唇角微扬着笑意看着莳七。

    凡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国王看向西珀尔的目光里似有几分迷恋,国王竟然对西珀尔产生了兴趣。

    莳七一抬眸便对上那双满含笑意的绿眸,如一汪深潭,叫人沉醉。

    她不由想起在藏书室里,她身上的药效让她浑身瘫软,尤利塞斯便将她打横抱起,两人离开了藏书室。

    到了她的房间,尤利塞斯才笑嘻嘻告诉她,他可以用吸血鬼的能力帮她把药效去掉。

    莳七又是一阵无言,“所以何必呢?”

    尤利塞斯理直气壮的说:“不然我怎么抱着你?”

    莳七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尤利塞斯笑嘻嘻的用能力帮她解了药效,然后便抓着她的手靠在唇边轻轻地吻着。

    “西珀尔,你既然不愿意做费迪南德侯爵的情妇,那做国王的情妇怎么样?”

    莳七看着他眸光缱绻的样子,本想问为什么一定是情妇,但当她的眸光瞥见还只是淡黄色光芒的戒指时,到底还是没问出口。

    她相信,总有一天,尤利塞斯会亲口提出让她做他的王后。

    想到这里,莳七抬眸看着他,笑意融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