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零二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十二)
    和布鲁克骑士预料的一样,他还未出克洛维伯爵的领地,就已经遭遇了四次偷袭。

    他奋力抗争,好容易才带着莳七和威廉突破重围,死里逃生。

    莳七的马车在逃亡的过程中也丢弃了,她在市集上买了一匹马,换上骑马装和布鲁克一起往基恩的方向走。

    威廉在此期间曾无数次想贿赂莳七放他走,莳七都只是嗤笑一声。

    布鲁克对她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在他看来,之所以有这么多偷袭,都是因为西珀尔太招眼了,惹来了强盗的注意。

    在第四次偷袭结束后,莳七将她捡的一柄长剑递给布鲁克。

    布鲁克不明白她的意思,莳七轻笑一声:“这样的利剑,能是强盗拥有的?”

    冷兵器时代,像这样铸造精良的利剑,唯有军队才有能力铸造。布鲁克顿时明白了她想传达的意思,所以这四次偷袭都是克洛维伯爵的手笔。

    “你以为是强盗,所以尽走大路,这样反而容易暴露踪迹,走小路虽然需要多花两天,可军队不容易发现我们。”

    布鲁克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淑女,跨坐着骑马,遇到危险也能临危不乱,甚至可以冷静分析,如果换成其他贵族小姐,估计早就吓晕了。

    他想了片刻,最终同意了莳七的提议,走小路。

    果然,因为他们选择了走小路,而且有意隐藏踪迹,反而再没遇上偷袭。

    等他们好不容易到基恩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

    莳七在基恩的希腊街租了一栋房子,而布鲁克则带着威廉去了皇宫。

    这段时间的奔波,让莳七感到十分疲惫,简单收拾了一下,她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只看见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了地上。

    “我的小天使,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房间的角落里传来尤利塞斯满含笑意的声音,莳七被他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吓到你了,我的小天使,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尤利塞斯从黑暗中缓缓走到她床边坐下,牵起她的手轻轻一吻,一双绿眸笑意灼灼。

    莳七终于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总喊我小天使呢?”

    “因为你像一个圣洁的天使,让人忍不住想要弄脏掉。”尤利塞斯的俊脸微微靠近莳七,眸光暧昧的凝着她,低声说道。

    莳七唇角扬起一丝浅笑,胳膊一把勾住了他的脖颈,双唇靠近他的唇边,声色暧昧:“是吗?”

    “是的。”尤利塞斯轻轻低应了一声后,薄唇擒住了她的双唇,辗转轻吻,细细描摹。

    他的唇瓣冰凉,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却惹来他的低声轻笑,尤利塞斯的双唇微微离开了一点,“你要习惯的。”话音刚落,他的薄唇再次覆上了她的唇瓣,从蜻蜓点水到急促凶猛,他环在她腰上的手微微向下。

    莳七气喘吁吁的一把推开了他,尤利塞斯有些不满的舔了舔唇瓣,但是他并不想勉强她。

    戒指上的玉石还是淡黄色的光芒,她不确定尤利塞斯是不是认真的,他向来甜言蜜语惯了,她不能冒险,毕竟她现在是贵族淑女西珀尔。

    “你打算怎么处置威廉?”

    “绞刑吧。”尤利塞斯一听她提起别人,兴致顿时有些怏怏的。

    其实她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会在乡下看见他,他出现在克洛维的领地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且他为了她杀死了费迪南德侯爵,又为什么一定要嫁祸给威廉?

    尤利塞斯并不像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他的心思,或许很重。

    “这样一来,克洛维伯爵就没有继承人了。”莳七微微一笑。

    尤利塞斯把玩着她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回答她:“爵位和庄园的新继承人是他的一个远亲。”

    “他不会放任爵位和庄园沦落到远亲手里的。”那也算是他一辈子的心血了,没想到最后还是付之东流。

    “这就是他的事了,不过我想他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尤利塞斯忽然想到了什么,唇角扬起一丝放荡不拘的笑,“你知不知道你的邻居是什么人?”

    莳七看见他这样的笑,只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人?”

    “一位夫人带着几个美貌的女儿。”他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

    他说的有些隐晦,可莳七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还以为教会不会允许她们的存在。”

    “是不允许,但她们是寻找丈夫的淑女,谁能拦着淑女们找丈夫呢?”

    “你这么了解,看来是去过了!”莳七唇角漾着几分温和的笑意。

    不知为何,她明明是笑着的,可尤利塞斯还是觉得一阵后背发凉,他连忙解释:“不是,我没去过,也不是,我去过……”

    他越解释越乱,莳七难得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强忍着笑意看着他。

    “是,我去过,但是没有和她们……”尤利塞斯有些懊恼给自己挖了个坑,他信誓旦旦的看着莳七,“她们太脏了,我只喜欢干净的。”

    就像她一样,看了她第一眼,他就想着哪怕天使也不过如此吧。

    莳七微微蹙眉:“可我已经结过婚了。”

    尤利塞斯笑着牵着她的手亲吻:“可你还是个小天使,理查森侯爵一直没有碰过你吧。”

    在西珀尔的记忆中,确实没有过任何与理查森发生关系的印象。

    “你怎么知道?”莳七有些纳闷。

    尤利塞斯诡秘一笑:“理查森和你结婚两年,一直没碰你,你就一点也不奇怪,你这样漂亮,全帝国的绅士都无法抗拒的。”

    他眼底隐隐露出几分迷恋,手指轻轻缠绕着她金色的发丝。

    这话提醒了莳七,也许换做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女人,她们可能猜不出来,能做到两年都不与新婚妻子发生关系的男人,只有两种,第一种,他有心无力,第二种,他对女人根本没兴趣。

    如果是第一种,就算有心无力,理查森也不会根本不和西珀尔有任何的亲密接触,那么理查森就是第二种了。

    莳七只想大笑几声,格瑞丝自以为钓到了金龟婿,没想到金龟婿根本不喜欢女人。

    不知道如果格瑞丝知道了这件事,会是什么反应呢,她还真是有点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