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零六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十六)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威廉就被处以绞刑了。

    行刑的那天,莳七去看了,威廉看向她的眼眸中盛满了恨意,莳七唇角勾起一抹微笑,然后戴上宽大的斗篷帽子,缓缓离去。

    刚一回到家,就看到凯瑟琳在敲她的门。

    “怎么了,凯瑟琳?”莳七轻声询问,她对这个姑娘一直挺有好感的。

    凯瑟琳眉目间带着几分难得的笑意:“西珀尔小姐,我之前说的那个黑头发人,他这两天就在基恩附近的雷蒙德。”

    莳七微笑道:“真的吗?那我这两天抽空去拜访他一下。”

    雷蒙德是基恩附近的一座交通枢纽,有着诺顿最大的港口,因为交通便利,各国来诺顿做生意的商人总会先去那里,久而久之,雷蒙德也算是诺顿比较重要的经济城镇了。

    莳七带着凯瑟琳和坡脚比尔,一起去了雷蒙德。

    经由坡脚比尔的介绍,她们找到了那个黑头发的人。

    莳七一见到那个人顿时大失所望,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东方人,他的五官深邃,眸子是棕色的,看起来像是混血。

    “你好,我是因特莱肯小姐,听说你手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男人也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姓陈,然后就带着他们进了房子。

    莳七一愣,试探着问道:“你是大唐人?”她先前无聊的时候算了一下,诺顿现在的年代差不多是中国的大唐年间,也许还正是贞观之治,只是她不知道这个位面的大唐是不是她先前了解过的大唐,还是名字换了,但是朝代还是那个差不多的朝代。

    “您要说的是大庄吧。”陈先生先是有些疑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父亲是大庄的商人,母亲是威尔斯的舞女。”

    威尔斯是在欧洲的南部,所以陈先生来的这条路就是海上的丝绸之路?

    “你们这回来带了多少东西?”

    “其实丝绸和瓷器那些紧俏的东西都在威尔斯被人预定了,现在手里只剩下一些漆器、摆设和铁器了。”正说着,陈先生就把他们带到一个库房,果不其然里头只剩下他刚刚说的东西了,而且数量不多。

    莳七皱了皱眉,现在大庄的丝绸和瓷器已经在威尔斯刮起了一阵东方风,所有的贵族均以能穿东方的丝绸为荣,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贵族之气,这股风气还没有挂到诺顿来,诺顿人一向自恃清高,很难接受外来文化,不过如果有人引领,相信贩卖东方的丝绸和瓷器很快就会成为诺顿最赚钱的一行。

    可眼下这些东西已经被人预定了,等等,预定而已,并非出售。

    “陈先生,你们商队的丝绸和瓷器,卖给威尔斯的人是多少钱?”

    陈先生说出了一个数字,其实他们来威尔斯贸易,谈好的那笔生意却迟迟没有付款,他们确实是将价格定得偏高,可谁叫威尔斯的人喜欢他们的东西呢。

    莳七微微一笑:“这样,我以两倍的价格买下你们商队一半的丝绸和瓷器,这些剩下的漆器和摆设我也一并要了,不过我要和你们签订一个条约,从此以后,你们商队再来贸易,带来的东西,我均要一半,价格只会被卖给威尔斯的多,不过你们的东西不准再卖给诺顿的任何一个人,怎么样?”

    陈先生有些犹豫,这麽一大块肥肉,他确实很想吃下去,可是他们已经和威尔斯的人说好了。

    “威尔斯那里预定了,可是应该还没有付款吧,我的条件这么丰厚,你们就真的不动心?”莳七挑眉看着陈先生。

    陈先生犹豫再三,最终决定答应莳七,反正就算水了威尔斯商人一次,他们以后可以和这位因特莱肯小姐合作,更何况威尔斯的那几个商人到现在都没有付款,他们也实在有些不耐烦了。

    陈先生说他们的货物在威尔斯的码头,他现在就联系他们商队的人把东西全部运过来。

    本着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原则,莳七在半个月后见到了货物,她让人将东西全部运到一个仓库,但是她又不放心,这个年代的仓库,一把火就可以把她的东西烧得干干净净了。

    于是她趁着人不注意,将货物全部藏在了戒指里。

    与此同时,她戒指里的嫁妆也只剩下几件了,其他全被卖掉给了陈先生。

    就在一切安顿好的时候,国王颁布一条政令,由于费迪南德侯爵在因特莱肯二小姐的成人礼上被杀,特取缔贵族的成人礼,全部由皇家统一安排,同时每年四月份的社交月延长至七月底,总共为期四个月。

    这一政令的颁布,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老派的贵族义愤填膺,不肯成人礼被取缔,在他们看来,成人礼是他们诺顿老派贵族迷人的教养,取缔成人礼,只会让他们活得更像个欧洲人,而他们是诺顿人。

    不过国王的政令还是得到了不少的拥护者,他们大多是新式贵族,根基不深,成人礼对他们而言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负累。

    正因为新式贵族和老派贵族的相争,让尤利塞斯再次忙了起来。

    莳七闲下来的时候一算,她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尤利塞斯了。

    终于在快到社交季的时候,尤利塞斯露面了。

    他看上去心情很不错,抱着莳七飞上了教堂的顶端,莳七吓了一跳,她死死的环住他的腰身:“你把我带上来做什么?”

    “看。”尤利塞斯唇边的笑意恍如春日里的暖阳,真切又热烈,他轻轻在莳七唇边落下一吻,继而抬手指了指夜空中的那一轮圆月,“漂亮吗?”

    “嗯,好像一伸手就能够得到。”莳七依偎在他怀里。

    教堂是整个基恩最高的建筑,站在顶端可以俯瞰全城,凉风吹拂着她的面庞,像是他温柔的手轻轻的抚摸。

    “我小的时候经常来这里,一坐就是一晚上。”

    这是他第一次说起自己的事情。

    莳七见他眉宇间似有一种怀念,她想那段时间一定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吧。

    “尤利塞斯。”她轻轻唤了他一声。

    他听见她的声音,微微低眸,却意外被她吻上了唇,他一怔,轻轻阖上双眸,回应着她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