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零七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十七)
    在社交季开始前夕,不少贵族们都陆陆续续的到了基恩,斯威特太太十分高兴,这意味她的生意又会好起来了。

    莳七将丝绸给几位姑娘做了裙子,效果很好,她们手中的扇子也变成了富有东方气息的镂花折扇,最后,莳七又取出一些金银簪子替姑娘们做了简单的发型。

    露娜显得很激动,她知道在威尔斯,只有贵族才穿得起丝绸。

    “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有人送给斯威特太太的。”莳七怕她们说漏嘴,特意嘱咐了一句。

    她要的是这把火烧得越来越旺,然后她再出售这些丝绸,一定会哄抢一空的。

    随着社交季的开始,基恩的大街小巷热闹非凡。

    斯威特太太这几天嘴都快合不拢了,不少贵族绅士听说她的姑娘们穿的裙子很特别,都纷纷跑来,一时间,她的生意是同行中最好的。

    其实裙子特不特别都是借口,只不过穿上去和脱下来的情趣不一样罢了。

    贵族夫人和小姐们也听到了些风声,听说基恩有几个伎女很会穿衣服,她们先是不屑一顾,可渐渐的,绅士们谈论那几个伎女的热度越来越高,听说有几个伯爵和子爵已经包了这些伎女做情妇,不少活动都明目张胆的带着她们,贵族夫人们这才按耐不住了,悄悄派了贴身女侍去那附近看看。

    贴身女侍回来的说法也各不一样,有的嗤之以鼻,觉得只有威尔斯人才会那样穿,有的说她们那样的打扮确实很赏心悦目。

    终于有几个贵族夫人忍不住了,戴上了大檐帽,悄悄的去附近张望。

    莳七站在楼上看着下头几个形迹可疑的妇人,微微一笑,快了。

    诺顿的贵族是骨子里浸染的骄傲,就像现在这样,倘若是威尔斯或是别的国家的贵族,她们兴许早就效仿这些伎女们的打扮了。

    “诺顿的时尚一向是贵族们引领的,看着吧,绅士们只是一时新鲜而已。”一个贵族夫人看了伎女们的打扮之后,冷笑一声,在她看来,只有她们才是诺顿时尚的引领者,几个伎女也妄想改变诺顿的时尚?笑话!

    社交季一向有各种活动,马术、花展、舞会宴会、博览会、音乐会、戏剧演出等等。

    就连皇宫也举办了宫廷舞会,凡是在基恩的贵族均受到了邀请。

    和从前的宫廷舞会不一样的是,这次鲜少露面的国王殿下竟然出席了,国王殿下还没有王后,这让不少未婚的淑女们蠢蠢欲动。

    所以,当莳七出场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被一群女人包围的尤利塞斯。

    在场的众人纷纷朝她望去,绅士们见到她的打扮顿时眼前一亮,而淑女们则是不停地打量着她的裙子,西珀尔总有办法在各种场合压她们一头,哪怕她现在是这样的名声。

    莳七站在门前,目光静静地落在他的身上,那一瞬间,他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对身旁的几位少女低声说了句失陪,然后大步流星走向莳七。

    “你好像还挺开心的。”莳七唇角噙着一抹浅笑,将手搭在他的掌心。

    尤利塞斯微微一笑,看着她一身的打扮:“你今天格外漂亮。”正说着,他微微靠近她的耳畔,低声道:“你看周围那些像狼一般的眼神,他们快把你吃了。”

    莳七轻笑一声:“不是他们,是她们吧。”

    尤利塞斯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我是绅士,总不好赶她们走吧。”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莳七笑了笑,故意逗他,转身就要走。

    尤利塞斯以为她真的吃醋了,长臂一览将她圈在怀里:“不行,你今晚只能是我的女伴。”

    周围有意无意朝这边看的人都惊住了,国王殿下竟然公开抱了西珀尔,难道外界关于西珀尔的传闻是真的?她真的是国王的情妇?

    “怎么没看见因特莱肯家的人?”莳七有些疑惑,别说今晚,就是这些天她都没有听到任何克劳莉丝来基恩的消息。

    尤利塞斯的眸子骤然泛起一丝狠厉:“几个老派贵族抵制取消成人礼,其中因特莱肯家的人闹得最凶,他们今年都不会来了。”

    “克洛维伯爵是在报复你吧。”查兹沃思举办一场克劳莉丝的成人礼都元气大伤,按理说取缔成人礼,克洛维伯爵一定不会反对,可他却闹得最凶,是想像国王证明,没了他们老派贵族的支持,他这个国王位子也坐的不安稳吗?

    “理查森侯爵也没来?”

    “他们倒是来了,看,就在那边。”

    莳七轻笑一声:“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这次理查森侯爵居然来了。”来了就等于支持国王新颁布的政令。

    尤利塞斯薄唇勾起一抹弧度:“他是他们三人中心思最重的,来了也并不代表什么。”

    就在此时,布鲁克骑士远远走了过来,尤利塞斯知道有事,他对莳七低声道:“我一会儿就回来。”

    尤利塞斯走后,立刻就有个粉裙少女冷嘲热讽:“这么快就勾搭上国王殿下,也真是好手段,不过这舞会来的都是贵族,她又算什么?”

    “她不是因特莱肯家的人吗?”另一个贵族小姐小声说。

    粉裙少女嗤笑一声:“她早就被因特莱肯家除名了,现在就是个平民。”

    那几个少女只是聚在一起议论,也不敢堂而皇之的和莳七呛声,所以,当莳七出现在她们的身后时,那几人都吓了一跳。

    “你好像对我的事情很感兴趣,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我全部告诉你,也省得你在这里瞎猜了。”

    粉裙少女色厉内荏:“谁对你的事情感兴趣,你和希腊街的那几个女人有什么两样。”

    “啪”的一声,莳七猛地扬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少女的脸上顿时出现了通红的手指印。

    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淑女怎么会打人呢!

    “你要是再胡言乱语,我听见一回打一回!”莳七比她高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睥晲着她。

    围观的贵族们觉得震惊了,西珀尔居然这样强势,虽然一点也不淑女,可她现在的气场很是惊艳。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温婉的声音,“西珀尔小姐,这么盛气凌人的,不太好吧。”

    莳七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格瑞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