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零八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十八)
    莳七缓缓转身,果然看见格瑞丝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西珀尔小姐,黛西小姐没有恶意,只是口直心快,你又何必打她呢?”

    莳七嗤笑一声,轻声道:“贝克小姐,多管闲事可是会活不长的。”

    她知道格瑞丝想在众人面前树立一个善解人意的形象,毕竟格瑞丝本身是男爵的女儿,身份地位很低,现场有不少贵族都看不起她,她要想在贵族圈里得到认可,除了嫁给理查森之外,广结善缘也很重要。

    莳七说完这句话,也不管格瑞丝的脸色如何,她看见尤利塞斯了,遂朝他走去。

    尤利塞斯刚刚虽然不在,但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听人说了大厅的情况。

    “受委屈了?”他低声问她。

    莳七微微颔首,似有几分委屈:“我现在可只有你一个人了,你要帮我出气啊。”

    “当然。”尤利塞斯亲昵的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

    过了一会儿,他看见黛西正委委屈屈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动,用手指了指她:“你是莱斯曼伯爵的女儿是吗?”

    黛西顿时欣喜若狂,立刻走上前,提着裙摆行了一礼:“是的,我亲爱的国王殿下。”

    “听说你钢琴弹得十分动听。”尤利塞斯含笑看着她。

    黛西有些羞赧的点了点头,看见一旁的莳七时,还微微扬了扬下巴。

    “你去弹支曲子吧。”

    黛西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她是贵族小姐,是淑女,又不是乐师。

    旁观的人看国王殿下竟然为了西珀尔给了黛西难堪,都神色各异,看来西珀尔确实是国王殿下的情妇不假,而且现在正得国王的喜欢。

    黛西脸色煞白,低着头说:“原谅我,国王殿下,我的手前两天被门夹到了,不能弹奏。”

    尤利塞斯微微一笑,最终也没让黛西弹钢琴,反正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估计现在没人敢找他的小天使的麻烦了。

    “刚刚回来的时候路过花园,看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尤利塞斯唇角噙着半抹笑意,低声道。

    莳七抬眸看他:“是什么?”

    “理查森侯爵,和一个男人。”尤利塞斯说的很隐晦,莳七却立刻明白了。

    她抬手摸了摸下巴,看着不远处正谈笑风生的格瑞丝,唇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弧度。

    “有好戏看了。”

    她抛下尤利塞斯,缓缓走向格瑞丝。

    “贝克小姐,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格瑞丝笑得一脸温柔:“好啊,西珀尔小姐,我一直想和你谈谈的。”

    莳七看了眼周围装作不在意,可是耳朵快竖起来的人,轻笑一声:“还是不要打扰大家聊天了,我们出去谈吧。”

    莳七和格瑞丝出了大厅,她有意无意的带着格瑞丝往花园方向走。

    “理查森侯爵对你好吗?”莳七的声音似有几分酸涩。

    格瑞丝听了她的话,心里很是自得:“当然很好了。”理查森对她却是很好,虽然她一开始是利用了他,想靠着他往上爬,但是理查森对她细心又体贴,让她情不自禁动了心。

    “是吗?你和他接吻了吧。”

    格瑞丝坦然承认:“是。”

    莳七唇角牵起一丝诡秘的笑:“我和他结婚两年,他碰都没有碰过我。”

    格瑞丝一愣,她不太明白西珀尔的意思,可作为一个女人,她本能的是万分欢喜,在她看来,未婚夫没碰过前妻,这很难得。

    “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是什么呢?能让他这样为你?”莳七的声音有几分诡异。

    她说的是理查森为了格瑞丝,竟然忍着心里的不适亲了她,可格瑞丝显然没听明白她的意思,她还以为西珀尔说的是理查森为了她守身如玉,这让她的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莳七嗤笑一声,恋爱中的女人真是没脑子,她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

    “我和你的差别,只是你家里更有钱而已。”

    格瑞丝脸色有些难看,西珀尔是说理查森娶她只是为了钱?

    莳七隐隐听到男人可以压低的喘息声,手指轻轻抵在格瑞丝正要开口的唇上,低声道:“别说话,送你个惊喜。”

    她拉着格瑞丝走进花园,只见一个男人裸着下半身,将另一个男人压在树干上,被压的那个男人闭着眼,月色洒在他的脸上。

    格瑞丝只觉得像是被人泼了盆冰水,脑子一片空白。

    宫廷舞会之后,西珀尔再一次火了,所有人都在传她的那一巴掌,不少人虽然表面上嗤之以鼻,可她生气时的样子还是让不少绅士沉醉其中。

    就像吃腻了清淡的甜汤,突然来了个够劲儿的大餐,总是会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这几年,贵族少女们总是佯装温柔娴淑的样子,这股风就是西珀尔刮起来的。

    现在,西珀尔同样带起了另外一股风,以至于她当晚的妆扮开始渐渐在贵族间流行起来。

    可当她们一问才知道,西珀尔的那身妆扮,在诺顿没有卖的,只有威尔斯才有,她们想要模仿西珀尔的心暂时停歇了。

    可是当西珀尔穿着同样风格的裙子出现在各大舞会宴会和歌剧院时,绅士们的眼睛里几乎再也看不见旁人了。

    凯瑟琳告诉莳七,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向她们询问她们的裙子究竟是在哪里买的,莳七只是微微一笑,还不是时候,凯瑟琳有些奇怪,她更多的是担忧,“西珀尔小姐,如果现在将丝绸卖出去,一定会销售一空的。”

    如果再积压下去,等贵族们的兴趣过了,这些丝绸只怕要砸在手中了。

    “不急。”莳七慢悠悠的回答她。

    凯瑟琳万般不解,可又过了几天,她终于明白了西珀尔的意思,因为买不到丝绸,基恩城里开始出现了仿制的丝绸。

    有个贵族少女兴高采烈的穿上了那条仿制丝绸的裙子,立刻成为了当天宴会全场的焦点,她心里得意洋洋,虽然西珀尔名声不好,可她在基恩时尚圈的影响还是无人撼动。

    可是仿制的就是仿制的,她穿着这条裙子跳舞时,那仿制的丝绸被她手指上的戒指轻轻勾了一下,立刻抽丝剥离一般,整条裙子都成了一团破布,她成了全场的笑话。

    一时间,丝绸成了奢侈品。

    而就在此时,一家专做丝绸衣裙的时装店在基恩开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