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零九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十九)
    莳七的丝绸供不应求,她适时推出了其他富有东方气息的瓷器、漆器和小物件。

    一时间,一股东方风悄无声息的席卷了整个基恩,然后由基恩扩散到全国,莳七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铂盈。

    而与此同时,城里开始沸沸扬扬传出理查森侯爵喜欢男人的传闻。

    理查森侯爵知道这是莳七散布的消息,一大早就怒气冲冲的找到了莳七的住所。

    莳七还没睡醒,艾瑟尔来喊她的时候,她本想让艾瑟尔把他撵出去,后来想了想,还是起身梳洗。

    “理查森侯爵,我们的关系应该还没有熟到可以早上登门拜访的地步吧?”莳七穿着稍显居家的裙子,手执雕花扇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城里的消息是你散布的吧!”理查森侯爵咬牙切齿的看着莳七。

    莳七微微一笑,在沙发上坐下:“是啊,可是那又怎么样?”

    理查森气得拿着帽子的手都在抖:“因特莱肯小姐,我知道你对我一直钦慕,当初也是你和男仆偷情,我们才离婚的。”

    “是麽?真的是我和男仆偷情的吗?”莳七嗤笑一声,眼底尽是讥讽,“为什么我喝了你端给我的那杯酒之后,就觉得浑身发热呢?”

    “为什么你明知道我不舒服,还让我去花园呢?”

    “又是为什么那个男仆在事情发生后不久,就突然死了呢?”

    莳七站起身,一句句掷地有声,理查森被她的眼神直视,节节败退,她见状,唇角勾起一抹轻嘲:“克洛维伯爵要将我献给费迪南德侯爵做情妇,是你的主意还是贝克的主意?”

    一连串的发问,理查森侯爵几乎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西珀尔盛气凌人,和从前的那个只知道舞会衣服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他张了张口,没有回答。

    莳七眼底盛满了讥讽,懒懒开口:“你不说也没关系,这笔账,我记在你们俩头上。”

    尤利塞斯在藏书室的时候说过,理查森侯爵、费迪南德侯爵和克洛维伯爵最近在密谋什么,应当是要将她给费迪南德做情妇的事把,可这仅仅只是费迪南德和克洛维之间的事,那么理查森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应该是介绍人吧,或者来说,是整个事情的策划者,格瑞丝应当也参与了。

    因为费迪南德和克洛维不熟,但是和理查森的交情甚笃,不过她还有一点没想明白,为什么尤利塞斯一定要杀了费迪南德和威廉。

    “理查森侯爵,我对你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要不然我当时就喊了所有人去围观不是更好?”

    过了几天,莳七听说格瑞丝的病好了,又和理查森侯爵成双入对的出入各大交际场所,全力为理查森洗白。

    听到尤利塞斯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还啧啧叹了几声,这女人也是对敌人狠,可对自己更狠,本来一颗心都扑在了理查森的身上,没想到他喜欢男人,还当场撞破。

    估计这几天格瑞丝已经想明白了,所以才迅速调整,既然男人得不到,那就必须让利益最大化。

    “那天和理查森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我一直觉得很眼熟,直到前两天我去找你时,才发现是谁。”

    尤利塞斯含笑看着她,一把将她拥在怀里。

    “嗯,是谁?”

    莳七有些自得的抬眸看他:“是你骑士团的副团长,哈维骑士。”

    那男人被发现后仓皇逃掉了,可她还是从他慌乱的逃离中注意到了他的长相。

    尤利塞斯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色,只是笑着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莳七有些挫败,“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不过也是,理查森和哈维在花园偷情的消息就是尤利塞斯告诉她的,他知道也不奇怪。

    “哈维喜欢女人,更喜欢男人。”

    尤利塞斯抱着她,大掌并不安分,说起来,他们在一起已经半年了,所有接触最亲密的就是接吻。

    竟然还是个双!莳七一双湛蓝色的眼眸中盛满了惊讶,“哈维既然和理查森是那样的关系,是不是意味着哈维其实早就为理查森所用?”

    那么哈维就是理查森安插在尤利塞斯身边的一颗棋子了。

    “克洛维那里已经不安分了,估计理查森很快也会有动作了。”尤利塞斯低头轻轻吻上她白皙的脖颈,声音含糊不清,“哈维就先留在着,我还有用处。”

    一阵酥麻从脖颈处传来,莳七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尤利塞斯听在耳中,眸光微暗,喉结一滚,他忍不住将她压在身下,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的脖子,辗转流连。

    “我的小天使,你愿意永远陪着我吗?”

    莳七一愣,她看着他眼底渐渐染上的情欲,立刻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

    她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脸按在自己的脖子上,轻声道:“让我成为你的同类吧,永远陪伴着你。”

    尤利塞斯强压着指尖的颤抖,再一次亲吻上她的脖颈,微微向下,舌尖在她的锁骨处轻轻画了个圈,骨节分明的手指隐隐探入她的衣裙,辗转流连。

    他缓缓抬眸,压低了声音:“你不后悔?”

    莳七摇头,尤利塞斯没有说话,继而褪去她身上的睡衣,吻上她的唇。

    “从此以后,是无尽的黑夜,任何食物再也没有味道,你无法抗拒鲜血的诱惑,也再不会有体温和心跳,漫长的岁月会磨灭你所有的期盼,这样,你也不后悔?”

    莳七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唇瓣轻轻摩挲着他的眉眼,轻声道:“可是,我还有你,不是吗?”

    越了解尤利塞斯,她越发现他的内心极度的没有安全感。

    尤利塞斯眸光一怔,继而笑了。

    他的指尖描摹着她的唇瓣,长腿挤进了她两腿之间,缓缓倾身,吻上她的锁骨,一路向下。

    皎洁的月色透过窗子洒在床前的地上,光和影的交界处是两具缠绵的躯体,银白和灰暗的光影在此刻显得异常暧昧。

    莳七额间满是细汗,红唇微启,唇齿间漏出几声嘤咛,尤利塞斯眸光暗沉,看着她在自己身下丧失神智。

    就在他最后那凶猛的几下中,莳七忍不住尖叫出声,一双湛蓝色的迷离眼眸中布满了水雾。

    尤利塞斯看着她缓缓阖上双眸,沉沉睡去,俯身轻轻吻去她脸颊上的几抹晶莹泪珠,低声呢喃:“可是,我怎么舍得让你承受那样的痛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