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二十一)
    莳七当初和斯威特太太说好了分她一成的佣金,可眼下她却把财产全部捐了出去换成了爵位。

    斯威特太太有些坐不住了,西珀尔最近总是待在王宫里,鲜少露面,她等了很久才等到了西珀尔。

    “西珀尔小姐,啊不是,格兰瑟姆子爵。”

    一看见莳七,斯威特太太立刻迎了上去,脸上堆满了笑。

    莳七大抵猜到了她的来意,微微一笑:“不会少了你的,你跟我来吧。”

    对外是将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了军队,实际上她还留了一部分,再多一些,尤利塞斯也不肯。

    将说好的那一成给了斯威特太太,斯威特太太欢天喜地的连声道谢,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莳七喊住了她。

    “凯瑟琳最近怎么样了?”其实她想问的那次带凯瑟琳出去骑马的贵族是谁,现在社交季已经过了,贵族们纷纷回了领地。

    斯威特太太一提起凯瑟琳,满脸都是笑意:“她比我其他的几个女儿幸运多了,她现在是布鲁克骑士的情妇。”言罢,眸光还有意无意的瞥了瞥莳七。

    莳七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脸上尽是惊讶的神色,竟然是布鲁克骑士。

    “布鲁克骑士和凯瑟琳已经很长时间了吗?”

    斯威特太太点了点头:“已经两个月了。”

    两个月,所以凯瑟琳喜欢上的人是布鲁克?

    斯威特太太见没事了,起身向莳七告辞,她刚出了门,便叹了口气,旁人可能没看出来,可她在希腊街开伎院这么多年,眼睛毒的很,其实凯瑟琳身上的某种感觉,和西珀尔小姐特别相似。

    为了平定南部的叛乱,尤利塞斯特地授予布鲁克骑士为统帅,率领军队南下。

    布鲁克骑士单膝跪地,虔诚的开口:“我亲爱的国王殿下,请等我凯旋。”

    哈维骑士的脸色很难看,他本是最有可能成为统帅的人,可眼下国王竟然越过他,直接让布鲁克做军队的统帅,不过还好,他是军队中除了布鲁克之外权利最大的人,更何况他的资历比布鲁克老得多。

    送军队出城的那天,莳七并不意外的看到了前来送行的凯瑟琳。

    凯瑟琳并不敢上前像其他人一样和骑在战马上的布鲁克握手,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眼中便已是模糊一片。

    布鲁克骑在战马上,红色的战袍被风吹得扬起,顿时引得送行的少女们一阵心动。

    他眸光微微低垂,正好瞥见一双湛蓝色的眸子,他勒紧缰绳,停住了脚步。

    “格兰瑟姆子爵。”

    莳七微微颔首:“平安归来。”

    布鲁克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低眸看着她:“冒昧问一句,国王殿下的卧室,你去过吗?”

    莳七神色一怔,当她回过神时,布鲁克的军队已经走得很远了。

    她现在是子爵,出入王宫比之从前要便利的多。

    宫廷总管将她带到尤利塞斯那里,莳七等屋里只剩下他们俩人时开口:“布鲁克可靠吗?”

    尤利塞斯看着羊皮地图,笑了笑:“他也算是个吸血鬼。”

    “嗯?什么叫算?”

    尤利塞斯长臂一览,将她搂在怀里:“他有四分之一的吸血鬼血统,所以他更像个人类。”

    “那他也知道你是吸血鬼了?”莳七抬眸看着他。

    “嗯,他是第一个知道我是吸血鬼的人类。”布鲁克吸血鬼的血统只有四分之一,所以他吸血鬼的能力很低,但是同样吸血鬼的弱点他也几乎没有。

    莳七有些惊讶,布鲁克居然是个类吸血鬼。

    尤利塞斯抱着她的大掌有些不安分,他的薄唇轻轻在她的脸颊上摩挲:“我今晚要离开王宫,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你要去找布鲁克?”莳七按住了他在她身上四处使坏的手。

    “我天亮前回来。”尤利塞斯微微颔首,他想要一把托起她的臀部,却被她裙子里宽大的裙撑给挡住了,他有些懊恼,“你就不能引领一下,让女人们都穿小一点的裙子?”

    莳七被他逗乐了:“这几百年的传统了,我哪有那本事。”

    尤利塞斯解开她身上的束腰,可脱到裙撑的时候,他还是束手无策。

    莳七叹了口气,让他帮忙,好不容易才把裙撑给脱了。

    尤利塞斯几乎是立刻将她抱在怀里,大掌托着她娇俏的臀部,亲吻上她的唇,舌尖邀请她共舞。

    莳七见他把自己放在书桌上,小手顺着他的脖子轻轻抚摸,声色暧昧:“去你的卧室吧。”

    尤利塞斯眼神微暗,强压着心里的欲火,哑着声音:“太远了。”

    “我想在你每天躺着的床上,嗯……”莳七光裸着的长腿轻轻勾住他的腰身,神色诱惑。

    尤利塞斯的卧室里有个密室,那里有口棺材,他其实每天都是睡在那里的,卧室的床只是摆设,不过难得看到她这样主动,也许今天还能解锁新的姿势,想到这里他只觉得腹部升起一团火焰。

    他推开门,见四下无人,抱着半裸的莳七走回了卧室。

    刚一关上门,他就把她压在了床上,她金色的长发散落在床上,半褪的衣裳遮掩了部分风景,尤利塞斯看的喉头一紧,紧接着便亲吻上她的胸口。

    当莳七从沉睡中醒来时,窗外的夜色已深,清辉的月色给这室内平添了几分清冷。

    她摇了摇床边的铃铛,不出片刻,一个女仆低着头走了进来,“您有什么吩咐?”

    格兰瑟姆子爵和国王的关系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子爵留宿皇宫。

    “把灯点上,我有点饿了。”

    女仆连忙答应,然后就忙碌了起来,她悄悄打量着格兰瑟姆子爵,只见她慵懒的坐在床上,湛蓝色的眼眸比蓝宝石还要让人沉醉。

    “格兰瑟姆子爵,您真漂亮。”

    莳七淡淡一笑:“谢谢。”

    “这么晚了,国王殿下怎么不在?”女仆还是有些疑惑。

    “他在书房呢。”

    女仆没有再说话,去厨房吩咐他们做一顿宵夜送上来。

    莳七光着脚踩在地毯上,眸光缓缓落在了角落墙壁上挂着的油画上。

    油画上是一个女人,金子般璀璨的长发,湛蓝色如大海般波光粼粼的眼眸,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像极了一个人。

    莳七整个人像是置入极寒之地,画上的女人,像她,却又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