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二十二)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室内隐隐镀上了一层清冷的光泽,如东方瓷器上流转的浅蓝色光影。

    一只黑色的蝙蝠远远飞来,在空中盘旋一圈,停在窗台上。

    它用小脑袋顶开窗户,飞入室内落地化成一个俊美的绅士。

    尤利塞斯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径直往床边走去,可他刚走到床前就发现床上空无一人,他伸手摸了一下被子,是冷的。

    她早走了吗?

    可是她在他身下的时候,还断断续续的说等他回来,怎么突然就走了?

    心底骤然传来一阵不安的感觉,他强压下这股不安,伸手摇了摇床边的铃铛,不过多时,一个女仆走了进来。

    “格兰瑟姆子爵呢?”

    女仆有些吃惊国王怎么会问这个:“子爵说她和您说过了,就先回去了。”

    尤利塞斯冷着脸摆了摆手,女仆正要出去,却又听他问道:“她走之前在和你说了什么?”

    女仆费力的想了想,才回答:“半夜的时候,格兰瑟姆子爵醒了,说她想吃宵夜,我就夸了她很漂亮……”

    “除了这个呢?”

    “我端着宵夜进来的时候,看见格兰瑟姆子爵在看那幅画。”

    “哪幅?”尤利塞斯的声音有些急促,他心底大概有了猜测,可又不愿相信。

    女仆指了指角落:“就是那幅画。”

    “她说了什么没有?”

    “格兰瑟姆子爵问我这幅画上的人是谁,我就说了。”

    尤利塞斯脸色阴冷:“你说了什么?”

    女仆被他的脸色吓坏了,声音有些颤抖:“我……我说她是您的王后。”

    尤利塞斯一听她的话,顿时亮出尖利的獠牙,五指对她张开,女仆被他吸了过来,他用尖牙狠狠咬破女仆的喉咙,然后往地上一扔,变成血红色的双眸里盛满了戾气:“胡言乱语,死不足惜!”

    他走到那幅画前,冷冷地凝着画:“你都被封印这么久了,竟然还给我惹麻烦,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该留你。”

    画中传来一个妩媚的声音:“那又如何,你现在也不敢毁了我,毁了我,你自己也会被反噬的。”她怎么能容忍那个贱人在她面前和他那样亲密,他都不曾对她那样。

    尤利塞斯唇角勾起一抹放荡不拘的嘲讽:“是吗?你以为这样说,就能永远控制我吗?”话音刚落,他的指尖燃起一簇火焰,对着油画扔去。

    油画顿时惊慌失措,“尤利塞斯,你快放我出去!是我赐给了你永恒的生命,你不能这样对我!”

    尤利塞斯的绿眸再次变成了血红色,他的周身隐隐笼罩着一股黑气。

    “伊莎贝拉,我从来没有感谢过你将我变成吸血鬼,正相反,你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让我对你恨之入骨!”尤利塞斯的声音阴沉得可怕,“不过我要感谢你的是,你给了我无尽的岁月,可就是这无尽的岁月,让我等到了她。”

    “所以,我只是把你烧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火苗袭卷着拖地的窗帘,渐渐爬上了那幅油画的地步,一点点的吞噬着油画。

    女人的声音撕心裂肺,渐渐消逝在火焰中。

    尤利塞斯喉咙一阵腥甜,一口血猛地喷了出来,他面无表情的擦干唇角的猩红,将女仆的尸体一并送入大火中,然后化作蝙蝠飞了出去。

    莳七回到自己的房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一直在想尤利塞斯是不是将她当做替身的这件事。

    如果是,那么戒指上的颜色怎么解释?弄假成真?

    如果不是,那为什么那个女仆又说那幅画上的女人是他的王后?

    而且她和他初见面的时候,他就表现出对自己极大的兴趣,莳七想的太阳穴突突的疼。

    她盘腿坐在床上,心想尤利塞斯该回来了,他要是发现自己不在那里,会不会反应过来,还是没心没肺的单纯以为自己就是不想一个人在那里?

    想着想着,她就歪在床上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尤利塞斯就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

    莳七又被他吓了一跳,抱怨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我睡觉的时候盯着我看!”

    尤利塞斯见她还有抱怨他的心思,心里一直吊着的一口气终于舒了出来。

    “小天使,你生气了吗?”他起身坐在她的床边,小心小心翼翼的问。

    莳七轻笑一声:“你接近我就是因为画上的那个女人?”

    “不,不是!”尤利塞斯连忙解释,“我根本不喜欢她,一直喜欢的人只有你。”

    “那她是谁?”

    “她是我的长亲,当初就是她把我变成的吸血鬼。”尤利塞斯抿了抿薄唇,缓缓开口,“那时伊莎贝拉想要找个能永远陪伴她的人,她挑了很多人,最终挑中了我,我当初遇见她的时候,只觉得她相貌让我感觉很熟悉,我一开始确实以为那是一见钟情。”

    “可当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不,不对,我从前也见过你,但是那个时候只觉得你和伊莎贝拉很像,却并没有能让我内心想要亲近。”

    “真正让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那次,是你在乡下的院子里,我化成蝙蝠停在房顶。”

    莳七静静地听着他的话,心底有几分震惊,尤利塞斯的意思是,他对她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所以当他第一次遇见和她长得很像的伊莎贝拉时,他忍不住靠近了,但他后来发现不是。

    他之后遇见了西珀尔,可那时的西珀尔还是真正的西珀尔,所以他只觉得她和伊莎贝拉很像。

    直到自己来到这个位面之后,尤利塞斯再一次看见了自己,这时的西珀尔就已经成了她了。

    类似的话语,她曾经在舒衡的口中也听过,而且她攻略过的所有人,无一例外,锁骨上都有个红色胎记。

    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尤利塞斯见她久久不语,以为她还是生气了,急忙抱住她。

    “我已经把伊莎贝拉烧死了,要不是因为她是长亲,我早就把她杀了。”

    他的话音刚落,顿时喉咙又是一阵腥甜,他强忍着不要喷出来,可鲜血却顺着他的薄唇缓缓溢出。

    莳七吓了一跳,抬手帮他抹去唇角的猩红:“你杀了长亲,是会被反噬的吧!”

    尤利塞斯见她担心自己,忍不住笑了,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我没事,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