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国王是只吸血鬼(二十四)
    谣言总是如杂草般疯长,尤其是能搅得人心惶惶的谣言。

    如今整个诺顿已经将莳七和尤利塞斯妖魔化了,虽然基恩还在莳七的掌控之中,可她依然能感受到王宫里的人看她的眼神也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多了一种难以遮掩的恐惧。

    莳七站在尤利塞斯沉睡的棺材前,指尖轻轻抚摸过他的眉眼,唇角牵起一丝苦涩。

    “尤利塞斯,你再不醒来,只怕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她不知道她能撑多久,在这个位面,她只是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普通人,都不用布鲁克的军队攻进来,只需要莫西莱肯宫的仆人就可以杀死她。

    不过说到这个,她倒是该感谢那些谣言,让莫西莱肯宫里的人对她心生畏惧,至少她暂时还是安全的。

    僵持终于在十日后的清晨被彻底打破了。

    基恩城内发生了暴动,是一帮被谣言蛊惑了的平民。

    他们揭竿而起,想要推翻格兰瑟姆子爵对王城的控制,甚至,他们也不再需要国王,他们希望布鲁克统领能做新一任的国王。

    莳七终于出动了尤利塞斯交给她的军队。

    军队虽然镇压了暴动,可军队里的那些士兵,看向莳七的眼神却并不友善。

    终于,在布鲁克的军队开始攻城之时,莳七叹了口气,换上一身帝国军装,将金色的长发高高束起,腰间别着佩剑,临别之时在尤利塞斯唇角轻轻留下一吻,然后跨上战马。

    也许是永别了,尤利塞斯。

    城门缓缓打开,军队有序的踏出,两军对垒,莳七这边明显处于下风。

    “你终于露面了,格兰瑟姆子爵。”

    布鲁克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俊朗的眉眼间隐隐溢出几分嘲讽。

    莳七面色平静,缓缓褪下白手套朝布鲁克的脸上扔去,布鲁克嗤笑一声,一把抓住飞过来的白手套:“我从不打女人,更不会和她们决斗。”

    “试试吧。”

    “你是个女人。”布鲁克见她缓缓举起腰间的佩剑,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

    莳七冷笑一声:“那又如何?”

    “赢了你太丢脸。”

    “那你先赢了我吧。”莳七并不多言,只是一夹马肚子,举着佩剑朝布鲁克刺去。

    要想赢布鲁克,她连一分的把握都没有,虽然在这一年里,她学习了诺顿绅士才会学的骑射,可布鲁克毕竟是骑士。

    莳七只能寄希望于她的意念,她曾经靠意念让迷惑林善在舒衡面前打了自己,玄净的那个世界太过于怪力乱神,以至于她一直没有使用。

    “布鲁克,看着我的眼睛,宣布你决斗的誓言吧!”莳七眸光紧紧锁住布鲁克的眼眸,试图催眠他。

    布鲁克神色开始有些恍惚,可只维持了片刻,他的神智再次恢复了清醒。

    时间很短,难道是因为他是个类吸血鬼?

    虽然没有成功,可是莳七成功的刺了他一剑。

    就在布鲁克在决斗中渐渐处于下风,莳七乘胜追击的时候,一柄利剑骤然架在了她的脖颈处。

    “把手里的剑扔掉。”是格瑞丝的声音。

    莳七轻笑一声,听话的松开手里的剑:“布鲁克,原来你早就留了一手。”

    布鲁克捂着腰间的伤口,眉目阴冷:“先留着她。”

    格瑞丝不甘心的点了点头:“是。”

    不远处,本来还在厮杀的军队,一见格兰瑟姆子爵被俘虏了,本来就不忠诚的他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贝克,你好手段啊,竟然能让布鲁克放了你和理查森。”莳七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格瑞丝讥笑看着她:“西珀尔,你是不是一直以为你将我耍的团团转?实话告诉你,策划这场南部叛乱的人根本不是理查森,他哪有这个智商!”

    至于理查森的男情人哈维,早在平定南部叛乱时被布鲁克设计弄死了。

    她说的这些和莳七猜的有些出入,不过大方向却是一样的。

    她佯装震惊的转眸看格瑞丝:“你说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国王之所以会出现在克劳莉丝的成人礼上,就是因为那时布鲁克告诉他,你父亲、老费迪南德和理查森三个人密谋反叛,所以国王才会去了克洛维的领地。”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格瑞丝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布鲁克现在最信任的就是我。”

    有交易才会有信任,她给了布鲁克最需要的东西。

    “理查森那三个人中,也只有理查森知道布鲁克是幕后的推动者,你父亲和老费迪南德都被蒙在鼓里。至于杀死威廉,也是布鲁克向国王提议的。”

    格瑞丝讲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嗤笑一声:“不过说起来,你看上的男人也真够蠢的,竟然这么相信布鲁克。”

    莳七眼底溢出几分薄怒,在尤利塞斯很漫长的生命中,他很难得的相信一个人,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才是幕后黑手。

    她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格瑞丝,格瑞丝渐渐双眸空洞,莳七一把抢过她手中的利剑,一夹马肚子,直直朝布鲁克的后背刺去。

    就在她快刺到布鲁克时,他灵活一闪身,莳七刺了个空。

    坐在马背上的她,身形一个不稳,差点栽了下去。

    一个巨大的黑影飞快掠过,将她捞在怀里,莳七惊魂未定,在反应过来时,她正被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抱在怀里。

    “尤利塞斯,你醒了?”当她看清他的长相时,惊喜的叫出了声。

    尤利塞斯揽着她的腰,飞过众人,最后稳稳落在高高的城墙上。

    他低眸含笑看着她,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副珍珠耳环和项链帮她戴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样东西一直躺在我的棺材里,看,它们多衬你。”

    “尤利塞斯,你终于出现了。”

    布鲁克的声音打断了她和尤利塞斯的互动。

    尤利塞斯眸光淡淡瞥向他:“布鲁克,这些年真是难为你了,隐藏得这么深。”

    莳七忽然一阵惊诧:“尤利塞斯,你的眼睛怎么变成黑色的了?”

    尤利塞斯并没有注意到他瞳孔的颜色:“有吗?我也不太清楚。”

    他沉睡了很久吧。

    因为他感觉他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的场景清晰却又奇怪,可他现在却半点也不记得他梦到了什么。

    只是梦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还隐隐停留在心口,让他恍惚。